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卷 >>文献详情

《沫若诗词选》与郭沫若后期诗歌文献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史料辨正 作者: 魏建 浏览次数:159
摘要:  从郭沫若的人生历程来看,对前期郭沫若的研究,成果最多。但就已发表的研究成果来看,郭沫若后期大量的原始文献并没有进入研究者的视野,有些研究成果论及后期郭沫若的文献依据多有挂一漏万之嫌。其客观原因主要是郭沫若后期、特别是晚年的大量作品没有收入《郭沫若全集》 。以郭沫若后期诗歌研究为例,许多研究者的文献依据主要是《郭沫若全集》里从《新华颂》到《沫若诗词选》等作品集,而《郭沫若全集》里的《新华颂》 、 《沫若诗词选》等作品集都是很不完整的。本文在对《沫若诗词选》不同版本篇目进行整理、核查、考订、辨析的基础上,对郭沫若后期,特别是晚年诗歌文献的复杂性,做了初步的探究。
作者简介:  作者为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副会长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沫若诗词选》与郭沫若后期诗歌文献
    作者: 魏建

    从郭沫若的人生历程来看,对前期郭沫若的研究,成果最多;中期次之;后期再次之,基本规律是越靠后研究成果越少。近年来,学界对郭沫若的后期(新中国时期)逐渐重视起来。但就已发表的研究成果来看,郭沫若后期大量的原始文献并没有进入研究者的视野,有些研究成果论及后期郭沫若的文献依据多有挂一漏万之嫌。其客观原因主要是郭沫若后期、特别是晚年的大量作品没有收入《郭沫若全集》。以郭沫若后期诗歌研究为例,许多研究者的文献依据主要是《郭沫若全集》里从《新华颂》到《沫若诗词选》等作品集,而《郭沫若全集》里的《新华颂》、《沫若诗词选》等作品集都是很不完整的。本文在对《沫若诗词选》不同版本篇目进行整理、核查、考订、辨析的基础上,对郭沫若后期,特别是晚年诗歌文献的复杂性,做了初步的探究。

    一、郭沫若作品的异本现象与《沫若诗词选》的版本问题

    于立群说:“郭老在他每一部著作出版前都要亲笔校阅、反复修改。”[※注]郭沫若的这一特点是造成他作品出现多版本现象的主要原因。这使得他的许多单篇作品在报刊上发表的版本与进入作品集的版本有所不同;还导致他的一些单部作品集再版和收入文集的时候又有版本之别。本来,修改自己的作品是著作人的基本权利,把自己的作品修改得更好是为读者负责的积极态度。但是,如果作者修改后不说明修改,就不应该了;若修改后依然保留最初的写作时间,这就很容易对读者形成误导。郭沫若正是这样,他经常修改自己的作品,却几乎从不说明做过修改。对于研究者来说,这是郭沫若的一个非常突出的缺点,也是郭沫若研究的一大难点。

    用版本学的说法,不同的版本叫做异本。郭沫若后期诗作的异本现象非常突出。其中不少文本的变化呈现了历史的某种变动,也反映了作者心灵的波动。忽略这些文本的变动,研究者就有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而认真研究这些作品变化的面目,才有可能深化对文学史复杂面目的认识。如新中国成立后不久,郭沫若为斯大林写的祝寿诗,就是一改再改的典型。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七十寿诞。从这年的11月到12月,郭沫若先后发表了献给斯大林的两首祝寿诗,还发表了两篇纪念文章。这两首祝寿诗,第一首名为《斯大林万岁》,最早见于中国文艺界人士为庆祝斯大林大元帅七十寿辰赠送的纪念册,后发表于1949年12月13日《人民日报》。第二首诗题为《我向你高呼万岁!》,几乎同时刊登在两个杂志:一是《观察》第六卷第四期[※注],二是《中苏友好》第一卷第二期[※注]。在两个刊物上刊登的这一首诗实际上是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除了个别字词、标点、空行等微小差别之外,最大的不同是“《中苏友好》版”署名是“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总理兼文教委会主任、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副会长郭沫若”。这第二首诗的两个版本差别且不论,同样是给斯大林的祝寿诗,先看看它与第一首诗有哪些不同。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卷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10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史料辨正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全集》收录若干问题浅论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八篇 观点摘编

    《郭沫若全集》自2002年出齐以来,由于编辑体例、历史限制所导致的“全集不全”问题,已为学界所重视。从《郭沫若全集》编选收录的微观角度来看,《全集》对《出土文物二三事》《邕漓行》《东风第一枝》等郭沫若作品集的处理值得商榷。通过分析《全集》对这三部作品集的处理,评议《全集》编选得失,指出其影响,这对《郭沫

    作品异本与作品集异本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文摘

    郭沫若后期(1949—1978年)诗作的异本现象比较突出,在许多诗作呈现的不同文本形态中,有的是具体作品多次修改,但没有注明;还有的是作品集就有差异很大的版本,尤其是单行本《沫若诗词选》和《郭沫若全集》中的《沫若诗词选》异本现象最为明显。其中不少文本的变化呈现了历史的某种变动,呈现了作者心灵的波动。面对郭沫

    郭沫若佚作与《郭沫若全集》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若问一位中国现代文学巨匠一生创作的文字数量,总会有专家告诉你一个出入不会太大的答案,如:鲁迅一生创作了多少万字,茅盾多少万字,巴金多少万字,老舍多少万字……然而,要是问郭沫若全部作品的文字数量,没有多少专家能答得上来。只要他真是专家,他就知道:郭沫若的大量佚作,连大多数郭沫若研究专家都没有见过。这里

    郭沫若《重到晋祠》考辨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重到晋祠》以《大寨行》组诗之首,于1966年1月1日刊发于《光明日报》,但在其后却被忽略,甚至未被收入卷帙浩繁的《郭沫若全集》(38卷)而成为一首佚作。但所幸,此诗于近年来被重新发掘,主要论著有:丁茂远编著《〈郭沫若全集〉集外散佚诗词考释》[※注]将这首七律列出,并做了四点注释;冯锡刚《“康公左手书奇字”—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于立群:《东风第一枝·序》,四川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
删除1949年12月16日出版。
删除1949年12月出版。
删除《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一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111、115页。
删除见《郭沫若全集》各编第一卷。
删除见《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五卷《说明》,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
删除《郭沫若作品词典》,河南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第12页。
删除《简明郭沫若词典》,甘肃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第190页。
删除见单行本《出版说明》,人民文学出版社1977年9月出版。
删除如《回京途中(二首)》、《宿楚雄(二首)》、《过西陵峡(二首)》、《访翠亨村(二首)》、《如梦令(二首)》、《访问厦门前线(二首)》、《西江月(二首)》、《赠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二首)》、《毛主席永在(二首)》等。
删除如《沫若诗词选》里的《颂大寨》、《在太原参观大寨展览》、《访运城》等。
删除《大寨行》原是由18首诗辑成的组诗。“单行本”选了其中的9首。“全集本”把《大寨行》中没编入《沫若诗词选》的8首诗以附录的形式编入,其中多篇作品有赞颂大寨的词句。还有一首诗被删除,后文将论及。
删除在不同的版本里,此诗标题的形式不同。在“单行本”里诗题标为《粉碎“四人帮”(水调歌头)》该诗的手迹原稿标为“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
删除我们今天所说的“郭沫若的佚作”,是指散佚在《郭沫若全集》之外的作品。
删除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
删除尽管很少有人非常明确地说郭沫若的晚年应从1949年算起,但在许多学人的论文或著作中,谈到郭沫若晚年的时候所举的例子多是新中国成立后郭沫若的作品或行为。类似的例证,如蔡震的文章《郭沫若晚年的精神之旅》,载《纵横》2010年第2期。
删除最典型的代表是冯锡刚的《郭沫若的晚年岁月》,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
删除《沫若诗词选》之前,郭沫若自选诗集中时间最晚的是《东风集》。《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四卷《说明》,却说“《东风集》收1959年3月至1963年2月间诗作”,见该卷第1页。
删除傅斯年:《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载欧阳哲生主编《傅斯年全集》第三卷,湖南教育出版社2003年9月第一版,第10页。
删除傅斯年:《史学方法导论·史料略论》,载欧阳哲生主编《傅斯年全集》第二卷,湖南教育出版社2003年9月第一版,第309页。
删除郭沫若:《管子集校·叙录》,《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8页。
删除郭沫若:《管子集校·校毕书后》,《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八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46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