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卷 >>文献详情

郭沫若佚作与《郭沫若全集》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作者: 魏建 浏览次数:197
摘要:  若问一位中国现代文学巨匠一生创作的文字数量,总会有专家告诉你一个出入不会太大的答案,如:鲁迅一生创作了多少万字,茅盾多少万字,巴金多少万字,老舍多少万字… …然而,要是问郭沫若全部作品的文字数量,没有多少专家能答得上来。只要他真是专家,他就知道:郭沫若的大量佚作,连大多数郭沫若研究专家都没有见过。这里所说的“佚作” ,是指《郭沫若全集》之外的作品。但愿郭沫若佚作的出版,不会成为永远的历史遗留问题。
作者简介:  作者为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副会长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郭沫若佚作与《郭沫若全集》
    作者: 魏建

    若问一位中国现代文学巨匠一生创作的文字数量,总会有专家告诉你一个出入不会太大的答案,如:鲁迅一生创作了多少万字,茅盾多少万字,巴金多少万字,老舍多少万字……然而,要是问郭沫若全部作品的文字数量,没有多少专家能答得上来。只要他真是专家,他就知道:郭沫若的大量佚作,连大多数郭沫若研究专家都没有见过。这里所说的“佚作”,是指《郭沫若全集》之外的作品。

    2002年深秋,中国大陆在宣传郭沫若诞辰110周年纪念活动的同时披露了一个信息:由人民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和科学出版社共同出版的《郭沫若全集》已经“大功告成”,还说“《郭沫若全集》三十八卷全部出齐,为郭沫若作品的阅读和研究,提供了完整、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注]这一信息使熟悉内情的郭沫若研究者大为失望。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将要成为现实:这套《郭沫若全集》非但不是“完整的第一手资料”,反而极有可能是最不全的作家“全集”之一。与“历史编”和“考古编”相比,《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的作品缺漏现象更为突出。仅本人已经搜集到的佚诗和佚文来看,《郭沫若全集》“文学编”遗漏的文学作品至少有1600篇以上,随着我们辑佚工作的延伸,这个数量肯定还会增加,甚至会大大增加。

    《郭沫若全集》“文学编”之外的这些佚作由于缺乏汇总和整理,更谈不上对这些作品进行研究了。多年以来,我们的郭沫若研究就是建立在大量作品遗漏的基础上进行的,所以以往发表的许多研究成果对郭沫若的基本把握多是很不完整的,其结论的科学性也是很难保证的。例如,世人只知《女神》收入了郭沫若“五四”时期的诗歌,但很少有人知道《女神》时期的郭沫若还发表了五十多首诗作(与《女神》中诗篇的数量差不多)。这些佚诗具有多样的风格、体式和创作追求,其中有相当多的作品并不具有“五四”时代的时代特征,并不带有浪漫主义或现代主义的艺术倾向,也并不是饱含火山爆发式的激情。阅读这些佚诗,有助于我们更为全面地认识“五四”时期的郭沫若,更有利于揭示当时郭沫若对中国新诗的多方面求索。再比如,郭沫若在抗战八年中发表各类演讲至少有一百一十多次。目前本人收集到的郭沫若抗战时期的演讲稿(含摘要)有82篇,但《郭沫若全集》中收入的演讲稿只有19篇。由于原始文献的不足,使得大名鼎鼎的演讲家郭沫若,一直没有进入学者的研究视野,更没有郭沫若演讲方面的研究成果发表。另外,对郭沫若各类佚作的收集、整理和研究,还可以订正以往郭沫若研究文献的错误和模糊认识,有助于更深入、准确地了解当时的历史事件和细节。例如,本人借助于两篇佚文,解决了郭沫若究竟何时开始接触泰戈尔的问题,而从《郭沫若全集》中看到的郭沫若自己的回忆有五种差别很大的说法。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史料问题,而是关乎郭沫若新诗觉醒时间的大问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重要问题,已有成果的研究结论多是众说纷纭,似是而非。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既然郭沫若的大量佚作都没有进入研究者的视野,那就难怪普通人看郭沫若如管中窥豹了。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卷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09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的编纂与出版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史料辨正

    我于1981年参加《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的编辑和部分注释的工作。30年过去了,多少参与领导此项工程的前辈学者已经作古,一些曾经共事的朋友也离开了人世,现在写下这篇回忆性的文字,以兹纪念。一 郭沫若先生于1978年6月12日逝世。同年8月,《郭沫若文集》(后改名《郭沫若全集》)编辑出版委员会(简称“编委会”)宣告成立

    立足岗位 注重史料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九篇 年度访谈

    受访人:廖久明(四川郭沫若研究中心教授,以下简称廖)访谈人:张勇(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研究员,《郭沫若研究年鉴》常务副主编,以下简称张)张:廖久明教授,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也祝贺您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回忆郭沫若作品收集整理与研究”取得了很多突破性的成绩,您带领您的学术团队收集整

    立足岗位 注重史料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九篇 年度访谈

    受访人:廖久明(四川郭沫若研究中心教授,以下简称廖)访谈人:张勇(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研究员,《郭沫若研究年鉴》常务副主编,以下简称张)张:廖久明教授,首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谈,也祝贺您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回忆郭沫若作品收集整理与研究”取得了很多突破性的成绩,您带领您的学术团队收集整

    《鲁迅大全集》的症结在哪里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2 \ 热点聚焦

    〔编者按〕《鲁迅大全集》今年9月由湖北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共33卷,约一千五百万字。该书一经问世,就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和争论。12月6日本报副刊邀请学者王得后、王世家、孙郁、止庵与《鲁迅大全集》主编之一李新宇来到本报,在本报20层三号会议室举行《鲁迅大全集》小型研讨会,就编辑方针、体例、手法等专题进行深入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中华读书报》2002年11月6日。
删除徐庆全:《关于“郭沫若著作编辑委员会”成立会议的记录》,《中华读书报》2004年4月14日。
删除吴伯箫:《祝贺与希望——在郭沫若研究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郭沫若研究专刊》(《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2辑),1979年出版。
删除徐庆全:《关于“郭沫若著作编辑委员会”成立会议的记录》,《中华读书报》2004年4月14日;吴伯箫:《祝贺与希望——在郭沫若研究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郭沫若研究专刊》(《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2辑),1979年出版。
删除我的理由之一:从会议记录的会议性质看,不像是正式会议,很像是征求意见的座谈会。理由之二:从会议记录的内容来看,像座谈式的预备会。周扬的开场白和最后总结都是征求意见的口吻。除吴伯箫外,其他人都是即兴发言。其他材料都说同时举行了第一次编委会。可是会议记录上没有人对编辑出版方案表示自己的意见。理由之三:从会议记录来看,会议最后周扬说:“把名称改为‘郭沫若著作编辑委员会’。委员会名单要加上胡愈之、郑伯奇、林林、刘大年。”可见不是正式会议。哪有正式成立大会上临时改换组织名称的道理?像胡愈之、郑伯奇、林林、刘大年等重量级人物,岂能是成立大会结束前临时封的委员?理由之四:会议记录的时间是10月24日,但目前能够找到的所有材料都说成立大会和第一次编委会是10月27日召开的。既然没有发现这些材料有错误,那么10月24日和10月27日就是两次不同的会议。
删除徐庆全:《关于“郭沫若著作编辑委员会”成立会议的记录》,《中华读书报》2004年4月14日。
删除吴伯箫:《祝贺与希望——在郭沫若研究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郭沫若研究专刊》(《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2辑),1979年出版。
删除楼适夷:《关于编辑出版〈郭沫若全集〉一些情况和问题》,《郭沫若研究专刊》(《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2辑),1979年出版。
删除吴伯箫:《祝贺与希望——在郭沫若研究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郭沫若研究专刊》(《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1辑),1979年出版。
删除楼适夷:《关于编辑出版〈郭沫若全集〉一些情况和问题》,《郭沫若研究专刊》(《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2辑),1979年出版。
删除《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5卷说明》,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
删除邓小平:《在郭沫若同志追悼会上的悼词》,《人民日报》1978年6月19日。
删除《中华读书报》1996年4月3日。
删除《中华读书报》1996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