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德语世界的郭沫若译介与研究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一篇 研究综述 作者: 何俊 浏览次数:36
摘要:  随着郭沫若研究的不断推进,不少研究者也开始把眼光投向海外世界,关注国际视阈下的郭沫若其人其作及其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关系。值得注意的是,郭沫若与德语文学和文化之间的关系并非单轨而是双向的,早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德语世界就有学者致力于郭沫若的研究。本文试图梳理郭沫若其人其作在德语世界的传播轨迹,勾勒和刻画德语区的郭沫若形象。鉴于国内郭沫若研究对其海外研究的辐射作用和影响,如果国内的研究能走出“以鲁视郭”的褊狭和阴影并打开新局面,那么势必会对海外郭沫若研究产生积极效应,从而推动全球范围内的郭沫若研究,并可构建全方位、多维度和广视角的世界“郭沫若学” 。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德语世界的郭沫若译介与研究
    作者: 何俊

    时下,顺应“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国家宏观战略,探究中国现当代文学在国外的传播也成为一个热门的研究话题。作为中国现代文学的代表人物,郭沫若与现代文学存在着“窥一斑而知全豹”的紧密联系。随着郭沫若研究的不断推进,不少研究者也开始把眼光投向海外世界,关注国际视阈下的郭沫若其人其作及其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关系。郭沫若的另外一个重要身份就是译著等身的翻译家,而且提出了“风韵译”等翻译美学建构理论,精通德语的他也翻译了不少德语文学著作,这也对其文学创作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郭沫若与德语文学和文化之间的关系并非单轨而是双向的,早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德语世界就有学者致力于郭沫若的研究。本文试图梳理郭沫若其人其作在德语世界的传播轨迹,勾勒和刻画德语区的郭沫若形象。

    一 何谓“德语世界”

    首先有必要厘清“德语世界”这一概念:这里所说的“德语世界”,包括所有用德语书写的语言文化空间。之所以不用“德国”这个区域概念,主要是因为作为汉学重镇的德语界不仅包括德国,同属德语世界的奥地利和瑞士德语区的汉学成就也不容忽视,在后两个国家或区域也产生了一批造诣颇深的汉学家。另外,行政区甚至国界的划分不能阻挡语言传播的力量:某位汉学家出生在奥地利或瑞士,但他的主要学术生涯都在德国展开,这样一来就无法准确将其国别归类;同样地,一部中文德译作品可能同时在德语区属于不同国家的多个城市发行,这样也无需按国别区分对待。[※注]同时,作为曾是可与英语比肩的国际学术语言的德语,虽早已丧失了昔日地位,但在人文科学领域仍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东中欧的语言学家仍有用德语发表研究成果的习惯和传统,因此,德语世界可以扩大到同为汉学重镇的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

    当然,时下越来越多的非英语(尤其是母语人数较少的)人文科学学者倾向于用现代学术界通用的语言即英语发表研究成果,其个中缘由自是不言而喻。而母语人数不少的德语国家人文学者则面临着一个语言抉择的问题,甚至陷入一个两难境地:是使用国际通用的学术语言英语,还是选择本国语言德语?如果使用英语,其研究成果可以在国际更大范围内得到传播,但对本国精神文化生活的影响就较为有限;倘若选择德语,其研究成果就能在国内产生较大影响,但无法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值得注意的是,谈及来自异域的作家作品在一个国家的接受,不仅指学术界对其人其作的学术交流和探讨,同时更意味着该作家或者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融入该国的地缘文化生活,这直接关系到作家作品在此国的接受和影响的广度、深度乃至质量[※注]。因此,德语国家汉学界用英语撰写的相关郭沫若译介和研究成果,就不在本文探讨之列。在全球化的今天,学术研究的国际化并不意味着出版语言一刀切的“英语化”,探索德语区和德语学人眼中的郭沫若及其作品,正是本文目的所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0-08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一篇 研究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的现代歌诗观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论文选粹

    一 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存在着“歌诗”与“徒诗”两个既相互关联又相对独立的子系统——能够谱曲配乐而演唱的诗歌叫“歌诗”[※注],不能配乐只能诵读的诗,则叫“徒诗”或者“诵诗”。中国古代歌诗的底蕴极为宏赡,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也是我国最早的歌诗总集,因为《诗经》中的诗大都能够合乐而唱。《风》为土风,

    郭沫若新诗史地位形成中的《女神》版本错位问题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4 \ 第一篇 文学研究

    在中国新诗史上,郭沫若被认为“开一代诗风”,以“崭新的内容与形式”[※注],成为“中国新诗伟大的奠基者”[※注],自然凭借的是《女神》。即便今天郭沫若的形象浮沉起伏毁誉参半,其新诗史地位似乎仍然稳固而不可撼动。然而,我们不能忽视的是,或出于对诗艺的完美追求,或出于特定意识形态的诉求,郭沫若曾反复修改《女

    郭沫若“五四”时期诗歌翻译选材及策略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文摘

    “五四”时期正是中国整个社会文化系统的转型期,中国诗歌也经历了一个从“旧诗体”向“新诗”的转型,这一时期的诗歌翻译就被时代赋予了特殊的历史责任,也使译者有了不同的翻译选材及策略。郭沫若是我国新文学史上的一代巨匠,也是诗歌翻译和创作领域的先锋泰斗。东西方文化的交汇使郭沫若形成了泛神论思想,影响了他的诗

    《女神》在高校教材中的传播与读者接受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一个时代的政治文化最能体现在教科书中,尤其是有关人文学科方面的内容,教科书就是一个窗口,从这里我们能够发现一个时代的政治文化是如何改变人们的行为和习惯的。”[※注]“中国现代文学”是高校中文专业的主干课程,其教材相应也成为中国现代文学传播、阐释和经典化的重要媒介。现代文学作家作品在高校文学史教材中的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詹春花:《中国古代文学德译纲要与书目》,中国文史出版社2011年版,第80页。
删除张芸:《鲁迅在德语区》,《鲁迅研究月刊》2007年第1期。
删除Kubin,Wolfgang (Übers.).Guo Moruo.In:Nachrichten von der Hauptstadt der Sonne.Moderne chinesische Lyrik 1919-1984,Frankfurt:Suhrkamp 1985,S.33-42.
删除Schäfer,Ingo (Übers.).Guo Moruo:Zwei Gedichte.In:die horen 1985 30(2),S.41-43.
删除Kubin,Wolfgang (Übers.).Guo Moruo:Drei Gedichte.In:die horen 1985 30(2),S.55-58.
删除Anonym (Übers.).Guo Moruo:Preislied auf den Führer der Revolution.In:die horen 1985 30(2),S.161.
删除Feifel,Eugen.Moderne chinesische Poesie.Von 1919 bis 1982.Ein Überblick.Hildesheim/Zürich/New York:Olms.1988,S.26.
删除陈子善:《新文学巨匠笔下的瓦格纳》,《北京青年报》2014年9月14日,第A15版。
删除Schäfer,Ingo (übers.).Mein Gewand wiegt ein wenig schwerer.Vier Gedichte von Guo Moruo.In:minima sinica 2004(1),S.138-141.
删除Kalmer,Joseph.Zeitgenössische chinesische Prosa.Im Mondlicht.In:Sinn und Form 1950(6),S.47-53.
删除Hoevel,Rita (Übers.).Doppeltes Spiel.In:Jenner,William J.F.(Hrsg.) Chinesische Erzähler der letzten Jahrzehnte.Köln:Hegner,1973,S.88-94.
删除Schäfer,Ingo (Übers.).Guo Moruo:Schulzeit.In:die horen 1985 30(2),S.44-53.
删除Saechtig,Alexander (Übers.).Die letzten Frühlingstage.In:Saechtig,Alexander (Hrsg.) Meisterwerke chinesischer Erzählkunst des 20.Jahrhunderts.Von Guo Moruo bis Zhang Jie.Jena:Weimarer-Schiller-Presse,S.22-40.
删除Schmitt,Erich.Der Han-Gu-Paß.In:Donath,Andreas (Hrsg.):China erzählt.Acht Erzählungen.Frankfurt a.M.:Fischer,1964,S.21-28.
删除Kessler,Wolfgang (Übers.).Meister Meng lässt sich scheiden.In:Klöpsch,Volker/Ptak,Roderich (Hrsg.) Hoffnung auf Frühling.Moderne chinesische Erzählungen.Erster Band,1919-1949. Frankfurt a.M.:Suhrkamp,1980,S.56-64.
删除Klöpsch,Volker (Übers.).Zhuangzi wandert nach Liang.In:Klöpsch,Volker/Ptak,Roderich (Hrsg.) Hoffnung auf Frühling.Moderne chinesische Erzählungen. Erster Band,1919-1949. Frankfurt a.M.:Suhrkamp,1980,S.65-75.
删除Kuo Mo-jo:Ein Gespräch zwischen Marx und Konfuzius.In:Schickel,Joachim (Hrsg.).Konfuzius.Materialien zu einer Jahrhundert-Debatte.Frankfurt a.M.:Insel,1976,S.108-122.
删除Mäder,Marcus.Qu Yuan.Ein Schauspiel in fünf Akten.Beijing:Verlag für fremdsprachige Literatur.1980.
删除[德]顾彬:《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范劲等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52页。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斯洛伐克]马立安·高利克:《中西文学关系的里程碑》,伍晓明、张文定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42页。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德]顾彬:《郭沫若与翻译的现代性》,《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第1期。
删除Schäfer,Ingo.Rhythmen der Städte:Guo Moruos Gedicht“Ausblick vom Fudetateyama”im Vergleich mit Carl Sandburgs“Chicago”.In:Raimund Th.Kolb/Martina Siebert (Hrsg.):Über Himmel und Erde:Festschrift für Erling von Mende.Wiesbaden:Harrassowitz,2006,S.345-64.
删除Schäfer,Ingo.Das dichterische Schaffen und die Veredelung der Gefühle:Über Guo Moruos Beitrag zur literarischen Korrespondenz Sanyeji.In:Werner,Diem/Abdoldjavad,Falaturi (Hrsg.):XXIV.Deutscher Orientalistentag:Ausgewählte Vorträge.Stuttgart:Steiner,1990:S.516-526.
删除Schäfer,Ingo.Über das Interesse eines chinesischen Dichterhelden an einem deutschen Dichterfürsten-Anmerkungen zur Bedeutung Goethes für Guo Moruos Zyklus Göttinnen.In:Zeitschrift für Kulturaustausch 1986 36(3),S.382-386.
删除Velingerová,Milena.Kuo Mo-jos Übersetzungen von Goethes Werken.In: Archiv Orientalni 1958 (26),S.427-497,hier S.486.
删除Velingerová,1958,S.487.
删除Velingerová,1958,S.487.
删除Velingerová,1958,S.488.
删除Velingerová,1958,S.488.
删除Arsch,Babara.Werther und Immensee in China.Zeitschrift für Kulturaustausch 1986(3),S.368-372.
删除杨武能:《筚路蓝缕 功不可没——郭沫若与德国文学在中国的译介和接受》,《郭沫若学刊》2000年第1期。
删除Dong,Wenqiao.Goethe und der Kulturaustausch zwischen dem chinesischen und dem deutschen Volk.In:Goethe-Jahrbuch 1989(106),S.314-326.
删除Yang,Wuneng.Goethe in China.Das Goethe-Jahr 1932 und die neuerliche Goethe-Verehrung.In:Goethe-Jahrbuch 1998(115),S.199-210;Yang,Wuneng:Die chinesische Tradition des literarischen Übersetzens und mein Weg als Goethe-Übersetzer.In:Goethe-Jahrbuch 2000 (117),S.234-241.
删除Bartels,Nora.Goethes Faust bei Mori Rintarō und Guo Moruo.Vorstudien zum Verständnis ihrer Übersetzungen.In:Japonica Humboldtiana 2012 (15),S.77-150.
删除参见中译本殷克琪《尼采与中国现代文学》,洪天富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删除Yu,Longfa.Begegnungen mit Nietzsche.Ein Beitrag zu Nietzsche-Rezeptionstendenzen im chinesischen Leben und Denken von 1919 bis heute.Dissertation der Bergischen Universität-Gesamthochschule Wuppertal,2000.
删除Egbert,Baqué.Wassertelegramme.Der chinesische Schriftsteller Guo Moruo und seine Autobiographie.In:DIE ZEIT,Nr.13-21.März 1986.
删除Kassoukhina,Elena.Der Prosaschriftsteller Guo Moruo und seine Erzählung “Zhuangzi wandert nach Liang”.München/Ravensburg:GRIN,2015.
删除Skiba,Dirk.Das Motiv Wiedergeburt in Guo Moruos 1925 erschienenen gesammelten Aufsätzen zur Literatur und Kunst.Unveröffentlichte Magisterarbeit der Freien Universität Berlin,1991.
删除参见中译本[德] 莫芝宜佳《〈管锥编〉与杜甫新解》,马树德译,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 241页。
删除Kubin,Wolfgang.Aus dem Garten der Wildnis:Studien zu Lu Xun (1881-1936).Bonn:Bouvier,1989.
删除参见中译本张芸《别求新声于异邦——鲁迅与西方文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