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外国文学:翻译减量 研究上升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作者: 陈众议 浏览次数:31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外国文学:翻译减量 研究上升
    作者: 陈众议

    刚刚翻过去的2018年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从外国文学翻译、研究的角度看,说够成绩不易,说透问题更难。篇幅所限,我只能说翻译依旧减量,研究持续上升。

    翻译减量当然主要指数量。我们不太可能再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么“追风”和饕餮般地吸收了。这一方面说明我们的文学生态趋于理性和正常。我们不再仰视洋人,我们在翻译和引进外国文学时开始变得越来越心平气和、沉着冷静。当然,这其中有资本、市场(版税)等方面的原因,而文学翻译迄今未被纳入学术评价体系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另一方面,我们不像也不能像美国那么傲慢和自以为是。就文学翻译而言,中国对美国的逆差可是大了去了。正因为有美国这面镜子(美国每年的文学翻译少之又少),我们也更应该继续保持足够的量,以便使文坛既沐春风,亦见霜雪。再则,这也是构建同心圆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然要求,毕竟文学是体察世道人心的最佳途径。2018年,美国作家纳博科夫的短篇小说全集和塞林格作品集等都有不俗的反响,另有一些旧作新译如马尔克斯及黑塞的中短篇小说也依然招人青睐。令人欣喜的是,东欧和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文学翻译也占了相当的份额。除了几家翻译大社,其他出版社也推出了不少品种。至于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对很多“村迷”来说肯定是顿大餐,尽管它令人咋舌的版税着实令我捏一大把汗。

    相对于文学翻译的减量,外国文学研究就显得益发繁荣昌盛了。除每年有一些国家社科基金和教育部项目结项成书,各色核心期刊都满负荷运行。它们承载的是我国外国文学研究者的心血,但就目的物而言,却主要是欧美和广义的西方文学。同时,基于文化自信,不少同行开始摒弃“拔起萝卜不带泥”的“唯文本论”。如是,社会历史批评和跨文化研究将渐成气候。

    (原载《文艺报》2019年1月2日,陈风整理)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商务印书馆《图书汇报》中的林纾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文摘要

    在商务印书馆1910年代主要由教科书和小说丛书所构成的核心出版图书结构中,小说类图书的出版地位尤显重要。仅就数量而言,191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图书“小说类”之“说部丛书”百种之中,“林译小说”超过总数一半。另“欧美名家小说”收书34种,其中“林译小说”亦过半数。某种意义上,此时商务印书馆的文学翻译类图书,基本

    1978年以前英语世界的郭沫若研究述评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作品译介 从本文作者能力范围所及收集到的第一手英文资料来看,英语世界的郭沫若研究的历史最早始于1936年。英国学者哈罗德·阿克顿和当时在北京大学任教英国文学的学者陈世骧[※注]共同翻译出版了《中国现代诗选》。[※注]《诗选》由译者的《序言》、《论现代诗歌:与冯废名的对话》以及诗歌译文三部分构成,共收录了郭沫若

    五 翻译文学论著简介

    来源: 中国比较文学年鉴2008 \ Ⅲ 重要论著简介及要目

    《文化视野下文学翻译主体性研究》段峰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8年5月,20.3万字 文学翻译的主体性研究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文学翻译主体性研究存在于翻译研究的各个时期,这种研究实际上是研究各阶段的“中心”问题;而狭义地说,文学翻译主体性研究的是作者、译者、读者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问题。本书研究的是狭义的文

    外国文学学者贺祥麟逝世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年度逝世文学界人士

    著名作家、翻译家,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民进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原主任委员贺祥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2年5月12日在南宁逝世,享年91岁。贺祥麟,河南博爱人,1950年4月参加工作,1953年5月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198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广西大学外国语言系副教授,广西师范学院副教授、教授、文选与写作教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