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卷 >>文献详情

《女神》与中国“浪漫主义”问题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论文选粹 作者: 李怡 浏览次数:160
摘要:  郭沫若《女神》的文学倾向一直颇有争论。把浪漫主义美学中的部分因素强化并夸大到一定的程度,浪漫主义美学就会发生向现代主义美学的质的转化,走向对自身的否定。” [ ※注]这似乎是肯定了郭沫若和其他的前期创造社同仁的浪漫主义基调,但在我看来,最值得注意的判断却在这样的表述: “郭沫若没有以学院派的方式完整地接受西方某一个或某一流派浪漫主义美学家的理论体系,所接受的影响即使在浪漫主义美学范围内也是零碎的、多面的。一个重要的事实必须指出,尽管我们的文学史长期以“浪漫主义”观察郭沫若的《女神》时期,但是,恰恰在这一时期,郭沫若自己却并没有从概念上标举浪漫主义,甚至就几乎没有在严格的意义上使用过这个词语。
作者简介: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副会长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女神》与中国“浪漫主义”问题
    作者: 李怡

    郭沫若《女神》的文学倾向一直颇有争论。

    它常常被学术界视为中国现代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之作,其基本理由对我们可谓耳熟能详:所谓思想上的“个性主义”,哲学上的“唯心主义”,创作方法上的“重主观、重情感及自我表现”,我们可以在《三叶集》等著述中发掘出一系列接近华兹华斯与雪莱等西方浪漫主义者的言论,诸如“自然流露”“自我表现”“主观想象”“灵感”“直觉”,等等,但对于这一现象,学界同样不无质疑,魏建曾经提出,包括《女神》在内的前期创造社文学很难被认为是以浪漫主义为主导的,“欧洲浪漫主义文学区别于其他文学思潮的根本性内容,前期创造社都没有真正承传,甚至有些是完全背离的”。[※注]捷克著名汉学家高利克则以唯美印象主义、表现主义概括之,[※注]但是,另有中国学者同样深刻地意识到,一方面,“郭沫若留学和创作《女神》时期的日本,正处于大正年间。这是日本知识界‘文化主义’思潮崛起的时期。所谓‘文化主义’,是一种主张以提高和发展精神文化为人类生活最高目的的社会思潮。”“这时,日本思想文化界所热衷的西方近代文化思想是‘自我’、‘生命’、‘非理性’。是柏格森、叔本华。”但另外一方面,“郭沫若与柏格森的区别也是明显的,即他的直觉表现,不是哲学意义上的认识论,而是一个主观浪漫型诗人寻找理解人生、表现人生的独特方式。”[※注]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郭沫若的《女神》时期是徘徊于浪漫主义与现代主义之间呢?王富仁、罗钢等人分析过这样的复杂性:“浪漫主义美学自身就存在一种向现代主义美学发展的趋向性。它们都是建立在唯心主义哲学基础之上的,都是从人的主观意识出发来探讨艺术的发生根源及其本质特征的美学学说,这就决定了二者之间存在着一条相互贯通的渠道。把浪漫主义美学中的部分因素强化并夸大到一定的程度,浪漫主义美学就会发生向现代主义美学的质的转化,走向对自身的否定。”“但是,浪漫主义美学与现代主义美学之间相过渡的渠道并非永远畅通无阻的,它绝非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随着简单的时间推移而必然地导向现代主义。只有当进行自我表现的知识分子在现实的困扰下陷入了莫可名状的悲哀和苦闷,只有他们沉溺在这种悲哀和苦闷中而又感觉不到产生它们的任何比较明确、具体的社会原因,或者由于种种主、客观的原因而不得不回避掉他们认识到的社会原因的时候,只有他们在这种极度困惑中不能不到‘人性恶’、‘人类原罪说’等等大而无当的抽象哲理中寻找冥冥的因果关系的时候,各种非理性主义、直觉本能主义、神秘主义、悲观主义才会自然而然地成为他们哲学和美学的需要,浪漫主义美学在他们那里也便会经过这种种理论学说的淬火而蜕变为现代主义美学。对于前期创造社多数成员,这种条件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即使他们在进行自我表现的时候,他们也能够比较明确地意识到自我悲哀的社会内容。”“正是他们不想也不必回避‘自我’与社会内在联系的可能性,无形中阻住了他们向现代主义发展的主要通道。”[※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卷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11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论文选粹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岛崎藤村与郭沫若诗歌之比较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一 日本近代作家岛崎藤村(1872—1943)和中国现代诗坛名家郭沫若(1892—1978)是中日两国最具代表性的浪漫主义诗人。郭沫若在最具权威的十多位中国现代文学名家的名单排列中,是唯一的浪漫主义诗人。而藤村是日本近代浪漫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于明治三十年发表的诗集《嫩菜集》被誉为“响亮地吹起划时代近代诗最初的青春

    重探郭沫若诗集《女神》的人类性审美特征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二篇 特别推介

    在现代中国文学史上,从理论上较早提出“世界文学”的美学范畴,并对“世界文学”应具有的人类性审美特征予以概述的,是文学研究会的理论旗手茅盾;但在文学创作上自觉地赋予诗性文本以充盈人类性审美特征的,却不是文学研究会的诗人作家们,乃是创造社的诗坛巨擘郭沫若的诗集《女神》[※注]。考察近百年的现代中国文学研究

    溯源与重审:新世纪以来的《女神》研究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新世纪以来的《女神》研究在一个更加开放多元、力主客观辩证的学术背景下展开。关于《女神》的源流影响、文化内蕴、比较研究等方面的考察多有拓展,表现出研究视野的开阔性。回归文学现场,对“泛神论”、“浪漫主义”等概念的再解读,是新世纪以来《女神》深入探讨的焦点。而《女神》佚诗及相关文献的发掘整理,则为今后郭

    硕士论文:日本的郭沫若《女神》研究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十四篇 硕博论文

    导师:徐行言学校:西南交通大学专业:中国语言文学本文属于日本中国学研究之研究范畴,以日本的郭沫若《女神》研究为研究对象,主要针对日本的郭沫若《女神》研究之历程、研究之阐释进行梳理与探讨,并从研究视角与方法上对日本《女神》研究的特点与不足进行把握,进而挖掘日本的《女神》研究对国内研究的启示与借鉴作用。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魏建:《创造与选择》,百花文艺出版社1995年版,第115页。
删除M.嘎利克(今通译“高利克”):《郭沫若从唯美印象主义者发展为无产阶级批评家》(《国外中国文学研究论丛》)。
删除蔡震:《“我的诗便是我的生命”——关于生命哲学与郭沫若》,《郭沫若与东西方文化》,当代中国出版社1998年版,第108、117页。
删除王富仁、罗钢:《前期创造社与西方浪漫主义美学》,《先驱者的形象》,浙江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第369、269,370页。
删除王富仁:《郭沫若早期的美学观和西方浪漫主义美学》,《先驱者的形象》,浙江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第413页。
删除郭沫若:《沫若文集》第10卷《序文》,《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44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致田汉》,《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39,100页。
删除郭沫若:《鲁迅与王国维》(1946),原载《文艺复兴》1946年第2卷第3期,《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20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313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47、14—15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6页。
删除郭沫若:《孤鸿》,《创造》季刊1922年5月创刊号。
删除郭沫若:《雅言与自力——告读〈查拉图司屈拉〉的友人》,《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89、190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38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0页。
删除郭沫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3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57页。
删除郭沫若:《一个宣言》,《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年版,第222页。
删除郭沫若:《论中德文化书》,《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53页。
删除郭沫若:《论中德文化书》,《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55,157页。
删除郭沫若:《国家的与超国家的》,《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184页。
删除郭沫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3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57页。
删除郭沫若:《曼衍言》(一),《创造季刊》第1卷第4期。
删除郭沫若:《致陈建雷信》,《新小说》第2卷第1期。
删除郭沫若:《文艺之社会使命》,《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00页。
删除郭沫若:《中国文化之传统精神》,《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3卷,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255、257页。
删除郭沫若:《神话的世界》,《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86,286,287页。
删除郭沫若:《我的作诗的经过》,《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217页。
删除郭沫若:《郭沫若致宗白华》,《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5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47页。
删除参见沈光明:《女神与太阳崇拜》,《郭沫若与东西方文化》,当代中国出版社1998年版。
删除[法]列维—布留尔:《原始思维》,丁由译,商务印书馆1981年版,第71页。
删除[英]利里安·弗斯特:《浪漫主义》,李今译,昆仑出版社1989年版,第1页。
删除参见张旭春:《再论浪漫主义与现代性》,《文艺研究》2002年第2期。
删除陈独秀:《现代欧洲文艺史谭》,《新青年》1915年第1卷第3期。
删除饶孟侃:《感伤主义与创造社》,《晨报副刊·诗镌》1936年11号。
删除郭沫若:《革命与文学》,《郭沫若全集·文学卷》第16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年版,第41页。
删除冰(茅盾):《我对于介绍西洋文学的意见》,《时事新报·学灯》1920年1月1日。
删除宋春舫:《近世浪漫派戏剧之改革》,《东方杂志》1920年2月25日第17卷第4号。
删除沈雁冰:《文学上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和写实主义》,《学生杂志》1920年9月5日第7卷第9号。
删除徐祖正:《英国浪漫派三诗人拜伦、雪莱、箕茨》,《创造季刊》1923年第1卷第4期。
删除张资平:《浪漫主义》,《晨报副刊》1925年8月第1240—1248号。
删除梁实秋:《拜伦与浪漫主义》,《创造月刊》1926年5月第1卷第3、4期。
删除茅盾1931年9月《关于创作》:“热情奔放的天才的灵感主义的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由创造社发动,而且成为‘五四’期的最主要的文学现象”(《北斗》创刊号)。
删除穆木天1934年5月发表《王独清及其诗歌》,郭沫若与徐志摩、王独清一起被认为是从“五四”到“五卅”的时期的“大诗人”,“那一个时代,是一个浪漫主义的时代”,“中国的新青年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出广坦的出路,于是上了浪漫主义的路途。狂飙似地叫号着,喇叭似地呐喊着。他们在作品中去寻找个人的解放。他们没有踏入现实,而特别地是那些诗人们。那一个时代,是一个浪漫主义的时代。”(《现代》第5卷第1期)。
删除瞿秋白1935年5月28日致郭沫若:“创造社在五四运动之后,代表着黎明期的浪漫主义运动,虽然对于‘健全的’现实主义的生长给了一些阻碍,然而它确实杀开了一条血路,开辟了新文学的途径。”(1940年1月20日香港《大风》半月刊第60期)。
删除郑伯奇:《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三集·导言》:“在五四运动以后,浪漫主义的风潮的有点风靡全国青年的形势。”“创造社浪漫主义从一开始就接触到‘世纪末’的种种流派。”(上海书店出版社1982年影印版,第146页)。
删除朱自清:《中国新文学大系·现代诗歌·导言》:“有人说浪漫主义与感伤主义是创造社的特色,郭氏的诗正是一个代表。”(《导言集》,上海书店出版社1982年影印版,第354页)
删除章克标:《文坛登龙术》,李欧梵引入自己的著作以说明现代中国的“文人现象”,见《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新星出版社2005年版,第39页。
删除近年来,已经有不少论文指出一系列看似理所当然的西方文学思潮难以解释我们的现代文学现象,例如英语现代主义的“反讽”并不能完全解释穆旦的创作,而其实存在一种“浪漫派的反讽”一样(王璞《抒情的和反讽的:从穆旦说到“浪漫派的反讽”》,《新诗评论》2010年第2辑),而其他诗人创作也有类似问题,如徐志摩之于浪漫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