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走向户外,创造新的诗歌文明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作者: 周瑟瑟 浏览次数:78
摘要:  我在墨西哥写这篇编后记,窗外是巨大的古堡建筑与教堂的尖顶,我突然和国内的诗人们保持了半个地球的距离,我站在西方和东方之间,此刻,地球上有多少人在写诗,有多少人在谈论诗歌。所以我说墨西哥译者想到的“精神解脱的写作”太对了,从肉身到精神的解脱,就是“走向户外的写作” ,我还要强调这就是:从修辞的写作走向现场的写作,从想象的写作走向真实存在的写作,从书斋的写作走向生活敞开了的写作。走向户外,去创造新的诗歌文明呢?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走向户外,创造新的诗歌文明
    作者: 周瑟瑟

    我在墨西哥写这篇编后记,窗外是巨大的古堡建筑与教堂的尖顶,我突然和国内的诗人们保持了半个地球的距离,我站在西方和东方之间,此刻,地球上有多少人在写诗,有多少人在谈论诗歌。2018年中国诗歌经历了什么?我们经过了百年中国新诗的时间拐点,对于专注于自己的写作的人来说,所有的纪念都是多余,所有逝去的背影,给予于我们的应该是新的道路。

    我穿行在墨西哥城,兴奋地辨认古老的文明。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马拉的太平洋海岸是玛雅文明的发源地,玛雅人认为每隔52年来一次轮回,所有的建筑被覆盖后重建,在玛雅人的观念里,死是生的开始,生与死如同朝露一样短暂。

    由此我觉得中国人把生与死看得太重,我们把诗写得太重,我们做诗人做得太像了,我越来越觉得屈原、杜甫身上担负的诗歌文明,我们未必就要一直这样担负下去。

    在西班牙语环境下,我有语言的孤独,但作为一个中国当代诗人,我更深的孤独来自于西方眼里只有中国古代诗歌,而中国当代诗歌只是西方诗歌的语言变种的分支。墨西哥诗人帕斯年轻时就翻译过中国唐宋诗歌,而另一个墨西哥诗人塔布拉达,他在1945年就过世了,他写过题为《李白》的诗,此人是西班牙语先锋诗歌的先驱者之一,他将中国题材引入到拉美诗坛。而我们当代诗人做了什么?中国当代诗歌有什么值得西方诗人学习的?仔细想想,应该没有。我们翻译了诸如《太阳石》,他们翻译了李白、杜甫。而我们与李白、杜甫隔了多少年,我们还只能跟西方谈李白、杜甫,无法谈中国当代诗歌,我们硬要谈的话,谈的是西方诗歌语言经验的中国写作。所以,我虽然在墨西哥连续做七场演讲与朗诵,我只能谈“从屈原到父亲,走向户外的写作”,我甚至怀疑自己不应该在西方谈论中国当代诗歌。

    这是一个痛苦的隐私,中国当代诗歌集体的隐私,我们谁也不愿意面对。我不知其他中国诗人来西方是如何谈论中国当代诗歌的,难道谈我们如何沿着西方的诗歌道路走了一百年?我也不知道莫言如何在西方谈论他中国版的《百年孤独》的写作,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先锋作家身后都站着一个西方大师,而中国当代诗人背后站着一大波西方诗人,难道这就是中西合璧式的一百年的中国经验写作?

    我的怀疑来自于我置身在六十多位各国诗人包围的第七届墨西哥城国际诗歌节,如果在国内的诗歌节,就是我们包围各国诗人,其实我们只是用汉语包围他们,而西方诗人来到中国,他们也只会谈论中国古代诗歌,是李白、杜甫包围他们,我们只是看客,只是李白、杜甫的后人。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雾年读诗,2013年中国诗歌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雾年读诗,心境是复杂的。2013年是一个雾年。在小时候,雾是美的,我时常陷入对刚上学那会儿的回忆,清晨我背着布书包,穿过山林,松针上的雨水滴在脸上清凉又酥痒。浓雾绵延好几里,鸟鸣从乳白色的雾里浮起,这情境现在还让我陶醉。陷入雾年与陶醉在童年回忆里,都必须脱身而出,读诗与写诗成了我的必修功课。对于2013年中

    全国诗歌理论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1 \ 学术会议

    2010年7月26日至27日,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在中国作家协会北戴河创作之家召开了“全国诗歌理论研讨会”,邀请了50位全国各地的诗人、评论家、编辑家,就诗歌的现状、发展和趋势进行研讨。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高洪波出席研讨会并讲话。两天的会议分别由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胡平,副主任彭学明、何

    《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论著评介

    虽然关于当代文学、当代诗歌是否应该写史有着不同的意见,而且难以达成广泛的共识,但不可否认,到目前为止当代诗歌史的写作实践已经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当代诗歌史或者类似当代诗歌史的著作已出现多部。现在,《中国诗歌通史·当代卷》的出版当是中国当代诗歌史研究领域一份重要的收获。从研究者的人员组成来看,这四位学者

    诗歌创作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9-2000 \ 1998—1999年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

    1998、1999年,当代诗歌的创作出现了90年代以来少有的繁荣气象。相对而言,这一时期公开出版的诗刊所刊载的诗作的总体水平比较薄弱(《诗林》杂志在推介新的创作流向和新风格的写作方面相对活跃),而一些综合性文学刊物如《北京文学》、《山花》、《天涯》、《大家》、《上海文学》、《作家》、《人民文学》等,两年间却能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