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卷 >>文献详情

郭沫若早期诗歌创作中的原始神话思维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作者: 钱晓宇 浏览次数:170
摘要:  进入郭沫若早期诗歌创作之后,一个围绕着创作者本人以及新文化阵营本身,没有被澄清甚至被忽略的问题浮现了出来— —代表原始神话思维以及代表科学理性话语的两股思维方式竟然在郭沫若的早期诗歌创作中并存而立。周作人的《神话与传说》 , 《神话的辩护》 , 《续神话的辩护》 , 《神话的典故》 , 《神话的趣味》 ,茅盾《希腊神话ABC 》 , 《神话杂论》 ,郑振铎《世界文学大纲》 , 《文学大纲》 ,郭沫若《神话的世界》等都是现代学者和文学家们对古希腊神话的介绍与研究成果。大的“神话”时代与原始神话之间的相映成趣更使得郭沫若早期诗歌创作的意蕴空间变得异常广阔。
作者简介: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华北科技学院文法系副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郭沫若早期诗歌创作中的原始神话思维
    作者: 钱晓宇

    进入郭沫若早期诗歌创作之后,一个围绕着创作者本人以及新文化阵营本身,没有被澄清甚至被忽略的问题浮现了出来——代表原始神话思维以及代表科学理性话语的两股思维方式竟然在郭沫若的早期诗歌创作中并存而立。

    一、神话入诗的痕迹

    以郭沫若1921年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女神》为例,我们除了可以见到一系列古希腊神谱中的面孔,还能历数,诸如在《山海经》、《楚辞》、《水经注》、《庄子》等古代典籍中出现过的本土原始神话人物、典故、地理名称。继《女神》之后的整个20年代,在《星空》、《瓶》、《前茅》和《恢复》等早期诗集中,神话资源在诗歌正文中的引用仍随处可见,大量神话典故还在诗集的原注之中有详细介绍。

    《星空》一诗就是中西神话元素大融合的范例,更是神话元素和科学理性的微妙结合之作。诗人在仰望星空之际,被壮美神奇的天体彻底征服,他毫不犹豫地引入了西方星座,如北天星座系列之“仙后”、“仙女”、“飞马”,黄道十二星座之“双子”、“狮子”、“天蝎”等,还不忘中国神话传说中的“织女”和“牛郎”二星,中国古代占星术中的二十八宿。这些星宿的名称虽然古今中外各有所异,但是它们背后的传奇故事却同样迷人。它们闪烁的星光,被诗人誉为一种神秘的“精神”,“永远在人类之头昭在”;还被诗人赋予了高悬于天际俯瞰人世变迁的神力。

    《月下的司芬克斯——赠陶晶孙》中根据希腊神话,描绘了两头狮身人面的Sphinx月下漫步并闲聊的情景:夜半群松间,一轮满月和巨大的木星“照在当头”,两头会出谜语并杀人的怪物漫步其中。它们的对话非常奇特:“一个说:好像在尼罗河畔/金字塔边盘桓。一个说:月儿是冷淡无语,照着我红豆子的苗儿”。两个怪物所关注的视角在古埃及灿烂文明和平淡无奇的月下豆苗之间充满了反差。正因为诗人引入了神话形象“司芬克斯”,才能在静夜、怪物和对话之间营造如此奇特的诗歌审美效应。除此以外,像《拘留在检疫所中》、《Paolo之歌》、《孤竹君之二子》、《广寒宫》等诗篇中的神话元素也比比皆是。

    二、神话入诗的文化支撑点

    以上涉及的诗篇还只是郭沫若大量诗作的冰山一角。问题在于,在高倡民主与科学的时代,作为现代白话新诗代表人物的郭沫若怎么依然会对中国乃至世界原始神话的研究或者引用热情不减呢?陈独秀那时就曾明确说过:“现在世上是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向共和的科学的无神的光明道路;一条是向专制的迷信的神权的黑暗道路”。[※注]如果将这充满时代二元气质的话语作为不可动摇的标准,原始神话中蕴涵的神权意识、神秘思维方式必然成为科学理性精神的对立面,那么就只能将上面发现的问题视为无解的矛盾。实际上,陈独秀上述言论旨在表达对宗教、尤其是西方基督教的否定态度,根本不是抹杀包括神话在内的一切带有神秘色彩的人类原始文化。甚至可以说,他的评判对象根本还没有涉及到神话,尤其是原始神话本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因为原始神话与“五四”新文化运动倡导的“科学”之间在认识论基础上存在着分隔,就视这一现象为科学话语时代下神秘主义的矛盾存在。原始神话大量出现在郭沫若早期诗歌创作中,它们之间的关系并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这一选择背后至少可以找到两个重要的文化支撑点。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卷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09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女神之再生》神话“重述”的新解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郭沫若曾说要“扔掉旧皮囊,捡起新的太阳”,可是他的重要诗歌作品《女神之再生》《凤凰涅槃》《天狗》等却在题材意象上大力借鉴中西方古老的神话传说。他的新诗在诗歌的表现形式上脱掉了古典诗歌的传统形态,然而内容意象上却选择了更加古老的神话内容,这是出于怎样的创作思考和审美追求?郭沫若本人曾说过:“神话是艺术

    论诗、作诗与译诗之知行合一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文摘

    作为诗人,郭沫若不但是中国新诗的奠基人,而且在中外诗论的影响下结合自己的诗歌创作实践提出了一系列诗歌创作的见解。作为诗歌翻译家,他就诗歌翻译进行了大胆的理论探索与实践。在理论上,提出了“韵律”、“自然流露”、“内在韵律、节奏与情绪”等诗歌创作理论,以及“风韵译”、“创作论”、“共鸣说”和“以诗译诗”

    郭沫若的现代歌诗观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2 \ 论文选粹

    一 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存在着“歌诗”与“徒诗”两个既相互关联又相对独立的子系统——能够谱曲配乐而演唱的诗歌叫“歌诗”[※注],不能配乐只能诵读的诗,则叫“徒诗”或者“诵诗”。中国古代歌诗的底蕴极为宏赡,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也是我国最早的歌诗总集,因为《诗经》中的诗大都能够合乐而唱。《风》为土风,

    郭老早期诗歌作品中的神话意象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文摘

    作为中国现代新诗的开拓者,郭沫若曾主张在诗歌的表现形式和情感内容上脱离旧诗的约束,而在其早期专篇论文《神话的世界》中,郭沫若从神话和诗歌创作的双重视角来考察古老的神话,提出神话是“绝好的诗”的文艺主张。这种理论认知也体现在其早期的诗歌作品中,在《女神》《凤凰涅槃》等诗作中神话与诗歌高度地融合,这种融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