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卷 >>文献详情

郭沫若的书学贡献与书法艺术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论文选粹 作者: 史忠平 浏览次数:159
摘要:  郭沫若从早期投身新文化运动开始,到晚年在政府担任要职,他的身份在诗人、学者、革命活动家、官员等间不断转换。所以,无论在何种特定的历史时期和学术研究领域,他对书法艺术一直给予充分的肯定,并身体力行,在书学研究和书法创作方面都颇多涉入,为现代书法的延续和繁荣作出了贡献。所以,当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提倡书法的人文精神、关注书法家的艺术修养、重提书法的文献价值与历史意识,从而呼吁由“欣赏书法”向“阅读书法” [ ※注]转化的时候,郭沫若作为先行者的实践和启迪意义是昭然自明的。故此,在当今展厅书法的机制下,我们反观郭沫若一生与书法的不解之缘以及成就,无疑是意味深长的。
作者简介:  作者为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郭沫若的书学贡献与书法艺术
    作者: 史忠平

    郭沫若从早期投身新文化运动开始,到晚年在政府担任要职,他的身份在诗人、学者、革命活动家、官员等间不断转换。但终其一生始终不渝者,其翰墨情结。所以,无论在何种特定的历史时期和学术研究领域,他对书法艺术一直给予充分的肯定,并身体力行,在书学研究和书法创作方面都颇多涉入,为现代书法的延续和繁荣作出了贡献。

    一、郭沫若的书法立场

    中国古代文字书写与政治、教育以及人才选拔制度有着较为密切的关系,文人士大夫乃至历代帝王大多都是善书者和书法的倡导者。因此可以说,书法在古代中国的发展有着特殊的“激励机制”和“政治优势”。但20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社会的变革,书法与政治的“特殊关系”脐带被割断。书法不再拥有传统社会所赋予的特权,它的“政治优势”消失了。尤其是“五四”先驱们在“汉字不灭,中国必亡”的呐喊中提出了“汉字落后论”和“汉字拉丁化”的口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先驱们误认为汉字难识、难记、难写,是中国落后挨打的罪魁祸首。新中国成立后,汉字改革又被作为社会主义文化革命的重要任务之一。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普及教育,提高全民素质。而在对汉字的发难与改革中,郭沫若都是忠实的支持者。书法是书写汉字的艺术,汉字遭此厄运,书法必受冷落。但值得指出的是,一向支持汉字改革的郭沫若,并没有因此而忽视汉字与书法的关系,也没有因此而否认书法的独立性及其艺术价值。略举两例,引以为证:

    可见,对文字的非难尽管使书法一度陷入低谷,但在郭沫若眼里,书法并没有沦入“落后”之列。这或许也是他一面主张文字改革,一面从事书法创作的原因之所在。

    除了肯定书法的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之外,郭沫若对民间书法也给予了肯定的态度。例如他在谈到长沙出土的帛书以及其他简书、陶文等时说:他们“是所谓民间的‘俗书’。但历史昭示我们:它们是富有生命力的,它们将促使贵族化了的文字,走下舞台,并取而代之。”[※注]在为西安碑林所做的序中,他又说:“前人对于古代文物,多留心于文字书法,而忽视雕饰造型,这是一种偏向。盖以文字书法出于上层统治阶级之手,故被重视,而雕饰造型则出于工匠之手,故特遭轻视。在今天看来,价值要发生倒逆了。花纹的雕刻,型式的裁成,正表现着历代劳动人民的无穷智慧。即以书法而论,俗语云‘七分是刻,三分是书’。可见名人书法实因匠人刀笔而增妍,这是人所共喻的”[※注]。这一观点无疑来自于新中国强调人民性的环境及其本人所提的“人民本位”口号。然而,也正是20世纪以来这种“人民本位”思想,加之大量书法资料的出土和发现,使得其后的书法热潮中,书界对“民间书法”投以持续关注的目光,除学术考辨研究外,并大量应用于创作。郭沫若所说的社会变动时期“价值倒逆”,即“前人之所贵者贱之、之所贱者贵之”[※注],可以说在理论上对这一历史时尚转换先期作了阐述。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卷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2-10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1》 \  论文选粹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郭沫若书法研究述评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5 \ 第一篇 研究综述

    郭沫若是20世纪中国著名的文化学者,在文学、史学、考古学等多方面都颇有建树,与笃实的学养一脉相承的是其在书法领域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郭沫若书法取法广博而又自成面貌,在中国现代书法史上占有重要一席。郭沫若书法研究也取得了不少成绩,但论题相对分散,亦未能形成较大的研究格局,或产生重大的影响。郭沫若书法研究

    缅怀大师 追忆郭老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九篇 年度访谈

    王世民: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静: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馆员王静:首先非常感谢王老师接受我们的访谈。您是考古学家,长期致力于中国考古学史和商周青铜器研究,同时您也是郭沫若研究的专家,对郭沫若的考古学成就、尤其是他的商周青铜器铭文研究进行了阐释。我们知道,您在考古研究所,曾在夏鼐先生身边

    缅怀大师 追忆郭老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7 \ 第九篇 年度访谈

    王世民: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静: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馆员王静:首先非常感谢王老师接受我们的访谈。您是考古学家,长期致力于中国考古学史和商周青铜器研究,同时您也是郭沫若研究的专家,对郭沫若的考古学成就、尤其是他的商周青铜器铭文研究进行了阐释。我们知道,您在考古研究所,曾在夏鼐先生身边

    郭沫若与日本汉学界之学术关联考述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8 \ 第六篇 论文选刊

    郭沫若是20世纪中国新史学的一面旗帜,他的治学生涯体现出中国史学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转型特征。他自小受到中国传统学术的熏陶,打下了深厚的治学根基。随着时代潮流和生活环境的变迁,他的学术理念和方法不断发生变化。20世纪二三十年代,长期的旅日生活,对郭沫若融入国际汉学潮流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日本是近代国际汉学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02页。
删除郭沫若:《序西安碑林》,《郭沫若全集·考古编》,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262页。
删除郭沫若:《青铜时代》后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50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1—192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5页。
删除郭沫若:《殷契粹编·序》,《郭沫若全集·考古编》第3卷,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9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3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6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08页。
删除毛万宝:《1965年以来兰亭论辩之透视》,《书法研究》,1994年第4期。
删除毛万宝:《1965年以来兰亭论辩之透视》,《书法研究》,1994年第4期。
删除陈寅恪:《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金明馆丛稿二编》,第317—318页。
删除陈寅恪:《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金明馆丛稿二编》,第317—318页。
删除陈寅恪:《吾国学术之现状及清华之职责》,《金明馆丛稿二编》,第317—318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1—192页。
删除睢媛:《甲骨文流散国外》,2010年6月4日,http://www.ha.xinhuanet.com/fuwu/kaogu/2006—03/27/content_6576523.htm。
删除郑鹤声、郑鹤春:《中国文献学概要》,商务印书馆1929年版。
删除郭庶英:《我的父亲郭沫若》,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51页。
删除参见苏东坡:《李氏山房藏书记》。
删除夏鼐、王仲殊:《考古学》,载《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年版,第17页。
删除郭沫若:《殷周青铜器铭文研究》初版自序,《郭沫若全集·考古编》第4卷,科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页。
删除郭沫若:《青铜时代》后记,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48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见《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5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6页。
删除郭沫若:《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奴隶制时代》,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96页。
删除陈龙泉描述,见郭庶英:《我的父亲郭沫若》,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98页。
删除郭沫若:《我的童年》,《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51页。
删除郭沫若:《洪波曲》,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
删除郭沫若:《少年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67页。
删除郭庶英:《郭沫若遗墨》编后记,《人民日报》1980年2月8日。
删除郭沫若:《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到兰亭序的真伪》,见《兰亭论辩》,文物出版社1977年版,第17页。
删除郭沫若:《少年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第45页。
删除郭沫若:《沫若童年》,见《我的童年》,第19—20页。
删除郭沫若:《我的童年》,《郭沫若全集·文学编》第1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52页。
删除《郭沫若书法集》,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11页。
删除《郭沫若书法集》,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207页。
删除郭庶英:《我的父亲郭沫若》,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52页。
删除郭庶英:《我的父亲郭沫若》,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辽宁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196页。
删除《郭沫若书法集》,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257页。
删除郭沫若:《“红旗跃过汀江”》,《光明日报》1965年2月1日。
删除《郭沫若书法集》,四川辞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257页。
删除《郭沫若书法集》,第281页。
删除郭庶英等《郭沫若遗墨》编后记。
删除《郭沫若书法集》扉页。
删除周恩来:《我要说的话》,《新华日报》1941年11月18日。
删除郭沫若:《鲁迅诗稿·序》,《人民日报》1961年9月18日。
删除王新陵:《〈鲁迅诗稿〉的书法艺术初探》,《书法研究》第二辑,第50页。
删除鲁迅:《脱龛印存》序,《若社丛刊》1917年第4期。署名启明。
删除郭沫若:《鲁迅诗稿·序》,《人民日报》1961年9月18日。
删除见黄山谷:《跋东坡书远景楼赋后》。
删除陈振濂:《阅读书法》,《中国书法》赠阅刊,2009年第12期。
删除李刚田:《请循其本与女红》,《中国书法》赠阅刊,2010年第5期。
删除陈振濂:《阅读书法》,《中国书法》赠阅刊,2009年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