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卷 >>文献详情

“民族的文学”与“世界的文学”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作者: 朱德发 浏览次数:71
摘要:  在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学整体转型的激变期,往往呼唤深谋远虑的、站在学术前沿的文学理论家所设计的现代文学创造方案,既有现实针对性又有超前的远见性。众所公认,五四文学革命是中国古代文学向现代文学转换的激变期,文学变革的先驱们争先恐后提出现代性的文学主张或创构新文学的设计方案。陈独秀提出了建设“国民文学” 、 “写实文学” 、 “社会文学”三位一体的文学主张。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将茅盾的文学思想置于文学研究会的社团背景予以研究较为充分,而把它放在中国文学整体向现代转型的五四文学革命激变期进行洞察则显得薄弱,特别是茅盾当时明确提出的“民族的文学”与“世界的文学” 。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民族的文学”与“世界的文学”
    作者: 朱德发

    在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学整体转型的激变期,往往呼唤深谋远虑的、站在学术前沿的文学理论家所设计的现代文学创造方案,既有现实针对性又有超前的远见性。众所公认,五四文学革命是中国古代文学向现代文学转换的激变期,文学变革的先驱们争先恐后提出现代性的文学主张或创构新文学的设计方案。胡适把“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作为文学革命的根本方针,形成终生为之坚持不渝的白话文学观念;陈独秀提出了建设“国民文学”、“写实文学”、“社会文学”三位一体的文学主张;周作人提出了创建“人的文学”、“平民文学”的设想;李大钊“所要求的新文学,是为社会写实的文学,不是为个人造名的文学;是以博爱心为基础的文学,不是以好名心为基础的文学;是为文学而创作的文学,不是为文学本身以外的什么东西而创作的文学”[※注];郭沫若主张创造“生命文学”;茅盾提倡建设进化的平民的为人生的文学,等等。对于上述新文学主张或新文学观念的研究与阐释,发表过不胜枚举的论文,出版了难以统计的著作,将五四文学理论思想的探讨推上了一个相当高的学术层次。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将茅盾的文学思想置于文学研究会的社团背景予以研究较为充分,而把它放在中国文学整体向现代转型的五四文学革命激变期进行洞察则显得薄弱,特别是茅盾当时明确提出的“民族的文学”与“世界的文学”,以及他们之间相互关系的具有辩证性与前瞻性的文学思想至今罕见深入而系统的探究,现代中国文学研究“去政治化”以来更是少人问津了。

    早在19世纪20年代,歌德读了中国言情小说《风月好逑传》,深切地感悟到这部小说与他写的“《赫尔曼与窦绿台》以及英国理查生写的小说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从思想、感情和行为方面认识到德国人与中国人是“同类人”,致使“民族文学在现代算不了很大的一回事,世界文学的时代已快来临了”[※注]。歌德这是站在全人类立场上首先发出了“世界文学”的呼唤,提出了“民族文学”与“世界文学”两个相对的美学范畴并对它们相互沟通的紧密关系作了解说。这给我们的理性启示是,《风月好逑传》在明代小说中算不上经典之作,也不是优秀的言情小说,却满足了歌德的审美期待,且从它身上发现了文学的人类性或世界性的特征,表明中国文学在明代已参与“世界文学”的建设了。然而彼时的中国作家或学者,并没有自觉地意识到“民族文学”和“世界文学”这两个命题。到了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依据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辩证关系的原理,深刻洞察了全球各民族之间关系,在市场经济推动下所发生的巨变而带来的世界文学的新趋向,明确指出:“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注]从此,文学世界化的自觉时代真正开始了。逮及20世纪初,从晚清至“五四”,连续发生两次文学变革运动,文化先驱们虽然大多以域外文学为参照并联系我国文学实情,提出大同小异的文学变革主张,形成了差异互见的现代文学观念;但是能够自觉地立足于人类文化的立场来洞见世界文学发展的总趋向,最早在五四文学革命中提出并确立“民族的文学”与“世界的文学”两个互通互动文学观念的却是茅盾!他说:“文学家所负荷的使命,就他本国而言,便是发展本国的国民文学,民族的文学;就世界而言,便是要联合促进世界的文学。在我们中国现在呢,文学家的大责任便是创造并确立中国的国民文学。”[※注]“五四”前后中国的国情,尽管民国政府的大权旁落于军阀之手,为争权夺利军阀连年混战,政权的转换如车轮;然而中华民国的旗帜却未倒,共和国的性质并没根本改变,三民主义的宪政纲领以及民主、平等、博爱、人权等现代意识尚未推翻,现代民族国家想象日益深入人心。因此,陈独秀的文学革命“三大主义”首倡建设“国民文学”观念,超越了梁启超在晚清文学改良运动中提出的“新民文学”观念。这显见“国民文学”是与中华民国的现代国家意识同质同构的文学观念,欲建立既区别传统“臣民”文学又不同晚清“新民”文学的以“国民”为本位的现代文学。不过,陈独秀只是提出了“国民文学”的理念,对它内涵与外延并未给出明确的阐释,极为笼统;且与建设“写实文学”、“社会文学”并列提出,对三者之间的关系也没有解说。而茅盾提出的“发展本国的国民文学”则明确多了,辩证多了。所谓“发展本国”就是指发展中华民国的“国民文学”,是站在现代国家立场面向全体国民提出的文学主张,扩而大之这种“国民文学”也就是“民族的文学”;而这里的“民族”是建立于中华民国的现代国家意识之上的民族,并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即大汉族主义。故“民族的文学”就是中华民国版图上所有民族文学的集合体,民族不分大小也不计强弱,其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中华民国的,只要进入中华民国这个多民族组成的大家庭均是平等的,要一视同仁。这样的国民文学、民族文学,其“思想和情感一定确是属于民众的,属于全人类的,而不是作者个人的”[※注]。这里所强调的国民文学或民族文学“不是作者个人的”,笔者认为茅盾不是要排除文学世界中个人的思想或感情,而是指作者不要把文学当成个人的私有物,当成自己为“圣贤”传道载道的“留声机”[※注];若抒写个人的思想或感情那应寄寓或融入民众或人类的思想或感情,也就是把个体主体意识与集体主体意识无缝隙地胶融一体。“这样的文学,不管它浪漫也好,写实也好,表象神秘都也好;一言以蔽之,这总是人的文学——真的文学。”[※注]茅盾所提出的“人的文学”观与周作人倡导的“人的文学”观念,在宣扬人道主义精神上是相通的,强调“人的文学”就是“真的文学”也是一致的。不过周作人提倡“人的文学”着重突现的却是以个人主义为世间本位主义的“灵与肉完全一致”的人;茅盾倡导的“人的文学”尽管也注意人的“个性”,然而着重强调的则是文学与人生、社会、国家和民众的关系,而且这种“人的文学”既是国民文学、民族文学又是人类文学或世界文学。只有文学者在中国创造这样的国民文学、民族的文学、人的文学,方可联合全球其他国家或民族“促进世界的文学”。这是因为世界文学必须具有这样的功能特征:“无非欲使文学更能表现当代全体人类的生活,更能宣泄当代全体人类的情感,更能声诉当代全体人类的苦痛与期望,更能代替全体人类向不可知的运命作奋抗与呼吁。”[※注]茅盾虽然没有对何谓“世界文学”的深广内涵给出具体的界说,不过从四个“更”字修辞中却能体悟出他对“世界文学”的纲领式构想,而这个构想比当年歌德、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世界文学”概念具有了在创作实践中能够遵循的图谱。它是茅盾20世纪初叶置身于中国文学革命运动给“世界文学”这个历史命题所作的答案,充分显示出其文学观念的前瞻性,在中国文学向现代转换伊始便敏锐地认识到它必将与“世界文学”接轨,预测出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不能不同人类文学取同一步调。

  •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0

    章节:《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审查、场域与译者行为:茅盾30年代的弱小民族文学译介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一 引言 20世纪30年代,茅盾翻译的文学作品,除了《文凭》(WithDiploma)等几篇源自苏俄文学外,其他几乎都属于弱小民族文学。从表面看,这延续了茅盾自五四以来主要关注和译介弱小民族文学的态势,也被一些学者看作其兴趣使然。可若考虑到译者所处的时代背景等因素,结论则没有那样简单。30年代被称为“红色的三十年代”(

    “文学的民族性与世界性”跨文化论坛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学术会议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当代文化建设和文学发展面临着趋同化和求异化的矛盾。中国当代文化向何处去?中国的文化包括文学艺术要不要保持自己的民族个性?又如何更好地走向世界?2012年10月20日,北京语言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清华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黑龙江大学比较文学与文化研究中心联合主办了“文学的民族性与世界

    论中外文学关系研究的主体立场及其方法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论文摘要

    作为比较文学学科分支的中外文学关系研究,无论从理论分析还是历史现状而言,对比较文学乃至中外文学研究都具有基础性和根本性的意义。中国比较文学研究同样以中外文学关系研究作为其前提和最主要的内容,同时也是最能体现比较文学中国特色的一个领域。人文、社会科学乃至自然科学的当代进展,越来越显示出主体参与的实然性

    一 比较文学学科理论论著简介

    来源: 中国比较文学年鉴2008 \ Ⅲ 重要论著简介及要目

    《宏观比较文学讲演录》王向远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10月,29万字 本书是王向远教授的本科生基础课讲义的精练稿,以“宏观比较文学”的学科概念,对以往的本科生基础课的内容与体系作了大幅度的改造与更新。“宏观比较文学”是对各民族文学、各区域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之间的差异性与相通性的研究,是一门描述和揭示各

茅盾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李大钊:《什么是新文学》,《星期日》1919年12月8日“社会问题号”。
删除[德]艾克曼:《歌德谈话录》,王颖波译,时代文艺出版社2004年版,第137页。
删除[德]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5页。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介绍外国文学作品的目的》,《时事新报》附刊《文学旬刊》1922年第45期。
删除茅盾:《介绍外国文学作品的目的》,《时事新报》附刊《文学旬刊》1922年第45期。
删除茅盾:《介绍外国文学作品的目的》,《时事新报》附刊《文学旬刊》1922年第45期。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文学和人的关系及中国古来对于文学者身分的误认》,《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
删除茅盾:《自然主义与中国现代小说》,《小说月报》1922年第13卷第7号。
删除茅盾:《自然主义与中国现代小说》,《小说月报》1922年第13卷第7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周作人:《人的文学》,《新青年》1918年第5卷第6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现在文学家的责任是什么?》,《东方杂志》1920年第17卷第1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小说月报〉“被损害民族的文学号”引言》,《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0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新文学研究者的责任与努力》,《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2号。
删除茅盾:《新旧文学平议之评议》,《小说月报》1920年第11卷第1号。
删除茅盾:《社会背景与创作》,《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7号。
删除茅盾:《〈小说月报〉“被损害民族的文学号”引言》,《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0号。
删除茅盾:《社会背景与创作》,《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7号。
删除茅盾:《创作的前途》,《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7号。
删除茅盾:《〈小说月报〉改革宣言》,《小说月报》1921年第12卷第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