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俗世不俗,日常不常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作者: 洪治纲 浏览次数:79
摘要:  中国的文坛很有意思,每隔两三年,就要集中精力讨论一下现实主义文学,好像现实主义是一把易锈的利剑,若不时常擦拭,便会失去其应有的锋芒,甚至会严重影响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内在品质。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读到的作品,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都书写现实的,要么关注历史记忆中的现实,要么呈现当下生活里的现实,只不过,表现宏大现实生活的作品少一些,探视微观生活乃至人性面貌的作品多一些。在这种奇特的语境里,我们不妨搁置相关的理论争议,回到具体的创作之中,回到一部部真实的作品之中,像海子所言, “关心粮食和蔬菜” ,关心作家在世俗生活深处所进行的思考和追求。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俗世不俗,日常不常
    作者: 洪治纲

    中国的文坛很有意思,每隔两三年,就要集中精力讨论一下现实主义文学,好像现实主义是一把易锈的利剑,若不时常擦拭,便会失去其应有的锋芒,甚至会严重影响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内在品质。我原本不太在意这类讨论,但经常被一些朋友热情邀请参与这类话题的作文,慢慢地,我也积累了一些思考。遗憾的是,我的一些思考,经常不合友人之意,好像我在故意对现实主义搅浑水。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读到的作品,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都书写现实的,要么关注历史记忆中的现实,要么呈现当下生活里的现实,只不过,表现宏大现实生活的作品少一些,探视微观生活乃至人性面貌的作品多一些。根据现实主义的基本原则,我们好像还不能武断地认为,那些大量书写日常生活琐事、揭示人性微妙博弈的作品,就不属于现实主义文学

    既然如此,我们是否有必要花费如此多的精力,来反复讨论现实主义文学?按我的理解,某些重要的东西缺失了,或者存在着某种别有意味的错位或危机,才有必要集中讨论一下。现实主义文学好像还没有出现这类情形。所以,我有时候也怀疑,这种讨论是不是当代文学中的一个伪命题?不过,在这类讨论中,我也不时地看到一些颇有意思的思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有些学者已敏锐地意识到当代文学创作的内在症点,不是作品有没有关注现实,而是作家如何处理现实。

    作家如何处理现实?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个现实主义的问题,带有方法论的意味,但它的骨子里,却涉及作家如何理解现实、表达现实的审美思维和艺术智性,也涉及到作家洞察现实背后诸多本质的思考能力。我们都说《白鹿原》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但它在细节处理上还是动用了一些魔幻的手法,而且这并不影响它的现实主义特质。文学毕竟是人类精神活动的产物,具有明确的主观性、幻想性,它在反映现实的时候,必然地带有创作主体的内心意绪、个体想象和审美思考。所以,朱光潜先生曾由衷地说道:“凡是文艺都是根据现实世界而铸成另一超现实的意象世界,所以它一方面是现实人生的返照,一方面也是现实人生的超脱。”从某些意义上说,朱光潜先生所强调的“返照”与“超脱”,其实是一切文学应有的两种基本属性。现实主义文学的不同之处,无非就是“超脱”的方式更依赖于经验或常识罢了。

    唯因如此,当我们讨论现实主义的时候,重要的不是讨论作家笔下的现实是否再现了我们的生活和经验,而是要关注它如何有效超越了现实,并对现实进行了更为独特的审美发现与思考,就像李健吾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们接近一切凡俗,凡俗却不是我们最后的目的。”这也就是说,我们在书写现实生活的时候,必须要有能力使“凡俗不俗,庸常不庸”。这一点,在小说创作中尤为重要,因为小说毕竟是一种虚构的艺术,它在直面现实的过程中,必须要借助想象,对人类生活或人性特质进行独到的审美发现。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如何确立文学对现实的有效表达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现状考察

    主持人的话 ——特约主持人 杨庆祥人的现实和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是一个被无数次阐释过的术语,有太多关于它的理论迷宫:现实主义小说、现实主义作家、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然而,我们不应该忽略,作为一种观照世界的方式,现实主义小说背后更重要的,是其中作为主体的人。李敬泽:当我们在这里谈现实的时候,本身这个现实

    “中国故事”的多维想象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1)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2015年是长篇小说发表出版的大年。若从总体层面加以概括,这些作品多是在“中国故事”、“中国讲述”的总体框架下寻找各自的有效形式,或呈现为语言风格的自觉,或聚焦于经验视野的拓展,或体现在形式结构的突破革新以及传统资源的创造性化用。这些文本,有的关注当代生活的中心经验,针对敏感话题展开言说;有的在时空的边

    中篇小说创作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7-1998 \ 1996—1997年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

    1996年创作情况 1996年的中篇小说是90年代小说流向的延续和发展,可喜的是,它不仅继承了其健康向上的因素,而且对以往小说流向中的不良因素进行了有意识的反拨,从而显示出现实主义加强和文化品格深化的两大流向。现实主义的加强 1996年文坛引人注意的一道风景,是一些作家关注为改革作出牺牲并承担着艰难的底层人民的生存

    新世纪以来长篇小说创作的两种现实主义倾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8 \ 论文摘要

    谈到新世纪以来长篇小说的创作趋向,我自己感兴趣的和认为应该提出来讨论的作品,是贾平凹的《秦腔》和余华的《兄弟》。这两部小说,一部写农村,一部写城镇,都是当下的社会现实状态。《秦腔》写的是2000年那一年中的故事,但是前后贯穿大约20年的历史。《兄弟》写的是两个历史阶段,一段是“文革”期间,另一段是改革开放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