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俗世不俗,日常不常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作者: 洪治纲 浏览次数:135
摘要:  中国的文坛很有意思,每隔两三年,就要集中精力讨论一下现实主义文学,好像现实主义是一把易锈的利剑,若不时常擦拭,便会失去其应有的锋芒,甚至会严重影响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内在品质。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读到的作品,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都书写现实的,要么关注历史记忆中的现实,要么呈现当下生活里的现实,只不过,表现宏大现实生活的作品少一些,探视微观生活乃至人性面貌的作品多一些。在这种奇特的语境里,我们不妨搁置相关的理论争议,回到具体的创作之中,回到一部部真实的作品之中,像海子所言, “关心粮食和蔬菜” ,关心作家在世俗生活深处所进行的思考和追求。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俗世不俗,日常不常
    作者: 洪治纲

    中国的文坛很有意思,每隔两三年,就要集中精力讨论一下现实主义文学,好像现实主义是一把易锈的利剑,若不时常擦拭,便会失去其应有的锋芒,甚至会严重影响中国当代文学创作的内在品质。我原本不太在意这类讨论,但经常被一些朋友热情邀请参与这类话题的作文,慢慢地,我也积累了一些思考。遗憾的是,我的一些思考,经常不合友人之意,好像我在故意对现实主义搅浑水。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读到的作品,差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都书写现实的,要么关注历史记忆中的现实,要么呈现当下生活里的现实,只不过,表现宏大现实生活的作品少一些,探视微观生活乃至人性面貌的作品多一些。根据现实主义的基本原则,我们好像还不能武断地认为,那些大量书写日常生活琐事、揭示人性微妙博弈的作品,就不属于现实主义文学

    既然如此,我们是否有必要花费如此多的精力,来反复讨论现实主义文学?按我的理解,某些重要的东西缺失了,或者存在着某种别有意味的错位或危机,才有必要集中讨论一下。现实主义文学好像还没有出现这类情形。所以,我有时候也怀疑,这种讨论是不是当代文学中的一个伪命题?不过,在这类讨论中,我也不时地看到一些颇有意思的思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有些学者已敏锐地意识到当代文学创作的内在症点,不是作品有没有关注现实,而是作家如何处理现实。

    作家如何处理现实?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个现实主义的问题,带有方法论的意味,但它的骨子里,却涉及作家如何理解现实、表达现实的审美思维和艺术智性,也涉及到作家洞察现实背后诸多本质的思考能力。我们都说《白鹿原》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经典之作,但它在细节处理上还是动用了一些魔幻的手法,而且这并不影响它的现实主义特质。文学毕竟是人类精神活动的产物,具有明确的主观性、幻想性,它在反映现实的时候,必然地带有创作主体的内心意绪、个体想象和审美思考。所以,朱光潜先生曾由衷地说道:“凡是文艺都是根据现实世界而铸成另一超现实的意象世界,所以它一方面是现实人生的返照,一方面也是现实人生的超脱。”从某些意义上说,朱光潜先生所强调的“返照”与“超脱”,其实是一切文学应有的两种基本属性。现实主义文学的不同之处,无非就是“超脱”的方式更依赖于经验或常识罢了。

    唯因如此,当我们讨论现实主义的时候,重要的不是讨论作家笔下的现实是否再现了我们的生活和经验,而是要关注它如何有效超越了现实,并对现实进行了更为独特的审美发现与思考,就像李健吾先生所说的那样:“我们接近一切凡俗,凡俗却不是我们最后的目的。”这也就是说,我们在书写现实生活的时候,必须要有能力使“凡俗不俗,庸常不庸”。这一点,在小说创作中尤为重要,因为小说毕竟是一种虚构的艺术,它在直面现实的过程中,必须要借助想象,对人类生活或人性特质进行独到的审美发现。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如何确立文学对现实的有效表达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现状考察

    主持人的话 ——特约主持人 杨庆祥人的现实和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是一个被无数次阐释过的术语,有太多关于它的理论迷宫:现实主义小说、现实主义作家、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然而,我们不应该忽略,作为一种观照世界的方式,现实主义小说背后更重要的,是其中作为主体的人。李敬泽:当我们在这里谈现实的时候,本身这个现实

    “中国故事”的多维想象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1)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2015年是长篇小说发表出版的大年。若从总体层面加以概括,这些作品多是在“中国故事”、“中国讲述”的总体框架下寻找各自的有效形式,或呈现为语言风格的自觉,或聚焦于经验视野的拓展,或体现在形式结构的突破革新以及传统资源的创造性化用。这些文本,有的关注当代生活的中心经验,针对敏感话题展开言说;有的在时空的边

    关于“新写实”小说讨论的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1-1992 \ 1990-1991年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

    八十年代中、后期涌现的“新写实”小说以及围绕“新写实”小说展开的相当热烈的讨论,可以说是近年来文坛上引人瞩目的一个文学现象。“新写实”小说创作群落涉及一大批活跃于文坛的作家,产生了不少在国内以至在域外有影响的作品,它是目前多样纷呈的文学格局中令人关注的一种新的审美流向和小说流派。关于“新写实”小说的

    “文学新时期”的意味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5-1996 \ 1994—1995年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

    一 新时期文学一开始就引起我们对“五四”文学的联想,因为这二者都透露着一个历史转型期所特有的强烈的启蒙意识。“五四”时期面对的是蠕行数千年的封建蒙昧主义,亮出的是“科学与民主”的大旗;新时期面对的是强施横暴的“四人帮”,是以极左手段推行的封建禁锢主义,亮出的则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旗号。其实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