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试析伊斯兰极端主义形成的社会思想根源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年度论文 作者: 吴云贵 浏览次数:137
摘要:  在当今的世界,谴责和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已经成为某种共识,得到社会舆论广泛的支持。不同于历史上的教派、学派和教法学派,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真正兴趣不在于宗教领域,而仅仅是以宗教的名义来表达政治观念、追求某种政治利益。极端主义将这些问题同伊斯兰教信仰联系起来,仅仅是一种“宗教说辞” ,并不意味着“自足”的伊斯兰文化资源确实能够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现成的预案。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成因相当复杂,至少应当包括现实的社会与政治根源、国际政治势力与政治环境的影响、现代化进程中宗教思想的转换与变迁、传统宗教思想和历史文化传统对社会发展进程的反作用力等。
作者简介:  吴云贵,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试析伊斯兰极端主义形成的社会思想根源
    作者: 吴云贵

    在当今的世界,谴责和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已经成为某种共识,得到社会舆论广泛的支持。但在实际运作中,仍然面临着诸多困难。最突出的问题是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宗教极端主义是个宽泛的概念,对其多重含义,人们可以从宗教学、政治学、社会学等领域加以诠释,从而造成某种“不确定性”。多年来,中国政府以及世界许多国家都曾明确表示反对宗教极端主义的原则立场,但许多国家并未通过相关立法就什么是宗教极端主义做出界定。因此,笔者在撰写本文过程中时而会有点“底气不足”之感,主要是因为我国相关立法未就“宗教极端主义”的含义做出解释。所以这里所谈的只是个人从学理层面对论题的理解。不妥之处,在所难免。

    就伊斯兰世界特别是某些战乱、国际冲突与外部干预热点地区而论,宗教极端主义与暴力恐怖主义相结合,已成为地区动荡不安的重要因素之一。这种现象提示人们,应当从知与行两方面来观察、识别和认定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本质特征和消极作用。在认知方面,宗教极端主义并不是一个稳定的解释主体,其对伊斯兰教的解释,以政治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为本质特征。不同于历史上的教派、学派和教法学派,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真正兴趣不在于宗教领域,而仅仅是以宗教的名义来表达政治观念、追求某种政治利益。所以,他们对伊斯兰教乃至伊斯兰文化的解释是随意性的,完全取决于政治需要。在行为方面,伊斯兰极端主义惯用的一种卑劣手段,是策划实施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借此来宣泄他们对国家、社会、人民乃至对整个国际社会的仇恨和不满。为了一己私利,他们不惜以血与火来制造所谓“轰动效应”。

    “宗教极端主义”作为一个复合词语概念,多少有一点令人费解之处。当今世界各大宗教对教义思想的阐释都强调中庸、中道、中正,而反对偏离“正信”的各种极端、片面、偏执的思想观点和主张。照此而论,宗教不仅与极端主义无涉,而且二者在本质上是互相对立的。就伊斯兰教而论,基本情况也是如此。几年前,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机构用6年的时间对35个国家的居民所做的一项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全面的调查研究结果表明,只有7%的受访者认为2001年针对美国本土的“9·11”袭击是“完全正当的”,因为美国是一个“令人不快的国家”。[※注]这项调查还揭示,世界大多数穆斯林坚持认为,宗教与暴力恐怖主义之间没有本质联系。若果真如此,何以解释“宗教极端主义”这一广为流行的概念?上述调研报告的主持者、美国学者约翰·埃斯波西托给出的解释是:在当今的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宗教是主导性的意识形态,人们企图利用宗教的深广影响为其暴力恐怖行为辩护,寻求法理和道义依据。埃斯波西托教授还提出了一个“劫持”之说,认为伊斯兰教是一个“被极端主义者劫持的和平宗教”。[※注]

  •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4

    章节:《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年度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伊斯兰教与国际政治关系的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9-2000 \ 研究综述

    伊斯兰教是政治性较强的宗教,这早已成为不争的共识。但宗教并不等同于政治,伊斯兰教也并不总是与政治相关联,它与国际政治密切相关,大体上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的事;也只是从这时起,人们才把伊斯兰教作为国际政治领域中的一个因素予以研究,这在国内外都是如此。我国学者在这一领域研究的基本态势是“双向互动”:一方面

    巴基斯坦的宗教、政治与极端主义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论文

    随着“9·11”事件后美国“反恐文化”的确立和巴阿反恐战事的持续,一方面,巴基斯坦国内产生了一波又一波的反美浪潮,国内政局动荡,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此起彼伏; 另一方面,巴基斯坦的海外移居者中出现恐怖分子的比例似乎较高,经由巴基斯坦走上圣战之路的人也不在少数。对于“巴基斯坦为何不断产生圣战者”这个沉重的问题

    应当重视对宗教极端主义的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9-2000 \ 专稿

    20世纪90年代以来,宗教极端主义在世界各地甚为猖狂。它与民族分裂主义、国际恐怖主义密切勾结、互相利用,成为破坏主权国家安定和地区稳定的三股祸水。何谓宗教极端主义?目前学术界尚无定论,但大体上还是有一种倾向性的看法。首先,宗教极端主义不是某一宗教所特有的,而是许多宗教所共有的一种现象。除了广为人们所注意

    2001年—2002年我国的伊斯兰教研究简介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1-2002 \ 研究综述

    2001年中国学者撰写的伊斯兰教的著作共10本。其中有刘天明著《伊斯兰经济思想》[※注]、金宜久、吴云贵著《伊斯兰与国际热点》[※注]、蔡德贵主编《当代伊斯兰阿拉伯哲学研究》[※注]、高永久著《西域古代伊斯兰教综论》[※注]、曲红著《中东政治伊斯兰:观察与思考》[※注]、马品彦著《正确阐明新疆伊斯兰教史》[※注]、孙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美]约翰·L.埃斯波西托、达丽亚·莫格海德:《谁代表伊斯兰讲话:十几亿穆斯林的真实想法》,晏琼英、王宇洁、李维建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06页。
删除[美]约翰·L.埃斯波西托、达丽亚·莫格海德:《谁代表伊斯兰讲话:十几亿穆斯林的真实想法》,晏琼英、王宇洁、李维建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11页。
删除参见R.Hrair Dekmejian,Islam in Revolution:Fundamentalism in the Arab World,Syracuse University Press,1985,pp.179-207。
删除详见金宜久主编、吴云贵副主编《当代宗教与极端主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86—295页。
删除John L.Esposito edited,Political Islam:Revolution,Radicalism or Reform?Lynne Lienner Publishers,Inc.,1997,p.197.
删除详见吴云贵《当代伊斯兰教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319—323页。
删除详见吴云贵、周燮藩《近现代伊斯兰教思潮与运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319—423页;第368—373页。
删除参见吴云贵《伊斯兰教法概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99—180页。
删除[美]J.L.埃斯波西托:《伊斯兰威胁:神话还是现实?》,东方晓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125页。
删除转引自1998年美国广播公司(ABC)记者约翰·米勒对奥萨玛·本·拉登的采访。
删除详见吴云贵《追踪与溯源:当今世界伊斯兰教热点问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94—204页。
删除[埃及]赛义德·库特布:《路标》,开罗1993年版,第11页。
删除[埃及]赛义德·库特布:《路标》,开罗1993年版,第8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