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湘学年鉴2015卷 >>文献详情

三 人物研究选载

来源: 湘学年鉴2015 >> 第二编 湘学研究成果选载 作者:《暂无作者信息》 浏览次数:5
摘要: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为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改变国内混乱局面,以邓小平等人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进行了艰辛的拨乱反正。追溯而言,首先是湖湘文化的滋养哺育,可以说湖湘文化构筑了胡耀邦人生成长的性格基因, “苦寻屈子魂”凝聚了胡耀邦求索与创新的精神内涵,弘扬“先忧后乐”精神成为胡耀邦的人生信条。他真诚服膺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以追求真理和科学的态度,执着不懈地探索史学诸问题,在探讨历史研究的指导思想、历史研究对象、。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三 人物研究选载

    胡耀邦在拨乱反正中的历史贡献李正华(原载《毛泽东研究》2015年第5期)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为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改变国内混乱局面,以邓小平等人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进行了艰辛的拨乱反正。在拨乱反正中,胡耀邦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发动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为拨乱反正工作提供了理论依据;他主持平反冤假错案、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使数以千万计受牵连的干部和群众得到平反;他积极推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立下了不朽功勋。

    一 发动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

    1977年2月,《人民日报》刊登了华国锋“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的讲话。对这个“两个凡是”理论,邓小平、陈云等人明确表示坚决反对。5月24日,邓小平与胡耀邦等人谈话时,针对“两个凡是”指出,我们不能把毛泽东针对某个问题的讲话套用到另一个问题上去,或把他关于某个地方的指示套用到另一个地方,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东西。围绕“两个凡是”的争论,邓小平、胡耀邦等人认识到有必要开展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以澄清思想上、理论上的混乱。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刊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可以说,这场大讨论是由胡耀邦酝酿、发动和推动的。

    一是揭开了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序幕。

    早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前,胡耀邦就尝试重新确立党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1975年7月,胡耀邦被派到中国科学院工作。通过深入的调查研究,他组织起草了《科学院工作汇报提纲》,阐明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重要论断,提出在科技领域纠正“左”倾错误的许多重要意见,力图澄清党的科技政策和知识分子政策。8月17日,胡耀邦将《汇报提纲》第三稿送交邓小平,邓小平对提纲给予肯定和支持。尽管由于《汇报提纲》触怒了正在批“唯生产力论”的“四人帮”,胡耀邦与邓小平再次受到批判并被迫停止了工作,但这次理论交锋,实际上成为了我国思想、理论战线拨乱反正的一个前奏。

    1977年3月,胡耀邦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主持中央党校工作,力求从思想理论战线上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影响,提出了“学习理论、联系实际、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教学方针,[※注]主张在学习、研究和讨论问题时,实行“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装袋子”的“四不主义”,[※注]有力地促进了教员和学员的思想解放。7月15日,胡耀邦主持创办了《理论动态》。他亲自确定每期的主题,组织中央党校相关人员撰写文章,并认真审查。《理论动态》发表了一系列与当时党内外所关注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有关的文章,主张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强调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理论动态》发表《“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一文,公开对“文化大革命”这一“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提出质疑。[※注]这对当时的思想理论界和政界都产生了巨大影响。12月2日,时任副教育长的冯文彬在中央党校校党委专门主持召开了一次扩大会议,研究党史教学方案。胡耀邦在会上说:“这十几年的历史是非,不要根据哪个文件,哪个同志的讲话,光看文件不行还要看实践。要跳出框框,要用真正的毛泽东思想,通过实践检验,分析历史是非。”[※注]这是“文化大革命”结束后,首次提出以实践作为检验党的历史路线是非的标准,为发动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作了很好的铺垫。

  • 湘学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2

    章节:《湘学年鉴2015》 \  第二编 湘学研究成果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二 湘学思想研究(上)

    来源: 湘学年鉴2015 \ 第一编 湘学研究报告

    湘学思想内涵丰富,包含政治思想、经济思想、军事外交思想、哲学思想、学术思想,等等。湘人历来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为中国社会的不断进步提供了丰富的思想源泉。(一)湘学政治思想研究 2015年,学界对自宋代以来各个时期的湘学政治思想作了探讨,其中,主要侧重于宋明理学家的政治思想、王船山的政治思想主张,并对近代

    第六章 中国近现代史基本问题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2 \ 第三篇 学科建设

    一 研究概况 201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也是“十二五”规划实施的第一年。在建党90周年之际,党建党史学界积极落实十七届四中全会精神,以及2010年中央党史工作会议和习近平同志在党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从各个方面对中国共产党在90年来取得的辉煌成就和宝贵经验进行总结和研究,使本年度的党史党建学科发展呈现出

    六 中国近现代史基本问题研究代表性论文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2 \ 第五篇 论文荟萃

    1.90年来党的组织工作的主要成就与经验李源潮《党建研究》2011年第7期 90年来党的组织工作的主要成就。一是建立了一支规模宏大、素质优良的党员队伍,为党的事业组织了可靠的先锋力量。党员人数到2010年底达到8026万名,广泛分布于中国社会各阶层各领域。二是锻造了一茬又一茬忠诚坚定、奋发有为的各级领导层,为党的事业提

湘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中共中央党校年鉴编委会:《中共中央党校年鉴》(1984年创刊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85年版,第5页。
删除中共中央党校年鉴编委会:《中共中央党校年鉴》(1984年创刊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85年版,第5页。
删除柴红霞、石碧波、高庆:《胡耀邦谋略》,红旗出版社1997年版,第4页。
删除金春明:《真理标准大讨论的一支前奏曲》,载《金春明自选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242页。
删除王聚武:《拨乱反正是学习真正马克思主义的大学校》,载《实践检验真理,实践发展真理》,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8年版,第60页。
删除《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 1994年版,第141页。
删除刘导生:《我所经历的北京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补课》,《中共党史资料》2009年第3期。
删除《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56页。
删除当代中国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1976—1984)》第4卷,人民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版,第16—17页。
删除当代中国研究所:《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稿(1976—1984)》第4卷,人民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版,第17页。
删除柴红霞、石碧波、高庆:《胡耀邦谋略》,红旗出版社1997年版,第28页。
删除柴红霞、石碧波、高庆:《胡耀邦谋略》,红旗出版社1997年版,第35页。
删除《中共中央通知中发〔1978〕55号文件转发〈贯彻中央关于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决定的实施方案〉》,1978年9月17日。
删除满妹:《父亲胡耀邦平反的第一个冤案》,《传记文学》2006年第2期。
删除于光远:《我亲历的那次历史转折》,载《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台前幕后》,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版,第159页。
删除戴煌:《一次无拘无束的谈话》,载《胡耀邦》,中外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版,第99页。
删除戴煌:《一次无拘无束的谈话》,载《胡耀邦》,中外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版,第100页。
删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读》(上),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69页。
删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读》(上),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70页。
删除戴煌:《一次无拘无束的谈话》,载《胡耀邦》,中外文化出版公司1989年版,第100页。
删除杨中美:《胡耀邦传略》,新华出版社1989年版,第125页。
删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读》(上),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476页。
删除《赵紫阳总书记在胡耀邦同志追悼大会上致的悼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1989年第7期。
删除王继平、李永春、王美华:《蔡和森思想论稿》,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313页。
删除王继平、李永春、王美华:《蔡和森思想论稿》,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319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7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9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1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5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9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7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8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2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639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637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638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639—640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6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1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1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7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54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2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3—104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790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804页。
删除《蔡和森文集》,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805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90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9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4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98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2页。
删除《蔡和森的十二篇文章》,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09页。
删除中央档案馆:《中共党史报告选编》,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19页。
删除周一平:《中共党史研究的开创者——蔡和森》,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4年版,第12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