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好散文的境界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作者: 王兆胜 浏览次数:47
摘要:  在文学的四大文体中,散文最不受重视,地位也最低。如果说诗歌、小说、戏剧是朝阳,散文至多也就是余晖。所以,各种文学史几乎没多少散文的事,如果有也是其他文体的叙述之“余” ,且有点千篇一律的赘述。至于散文的概念、范畴、理论与形式,甚至到底“什么是好散文” ,往往都语焉不详,甚至比较模糊、混乱。读《人民文学》 2018年发表的散文,为之心动,也多有心会。以此,来谈谈“好散文的境界”这一问题。还有人说,现代的散文之最大特征,是每一个作家的每一篇散文里都表现着个性,这比以往的任何散文都来得强。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好散文的境界
    作者: 王兆胜

    在文学的四大文体中,散文最不受重视,地位也最低。如果说诗歌、小说、戏剧是朝阳,散文至多也就是余晖。所以,各种文学史几乎没多少散文的事,如果有也是其他文体的叙述之“余”,且有点千篇一律的赘述。至于散文的概念、范畴、理论与形式,甚至到底“什么是好散文”,往往都语焉不详,甚至比较模糊、混乱。读《人民文学》2018年发表的散文,为之心动,也多有心会。以此,来谈谈“好散文的境界”这一问题。

    一、天地之宽的博大与仁慈

    将文学分为诗歌、小说、戏剧、散文,是现代学科独立和成熟的标志,也是受到西方观念影响的结果。其实,中国古代使用的“文”“文章”这个大概念,即所谓的“有韵为诗,无韵为文”,所以,古文之下名目十分驳杂,据统计多达百余种。[※注]而古代以“散文”出现的概念既不是今天所说的散文,也与古文、文章有异。因此,现代以来的散文从古代文章中分化出来,更受到西方散文影响,后有周作人提倡的较为纯粹的“美文”。[※注]再后来,有人提出“净化散文”,强调散文的艺术性和纯粹性,要为散文瘦身。[※注]还有人认为,优秀的散文不是广义的散文,也不是“再窄狭一点”,而是“更窄狭一点”的那一种。[※注]因此,不要说古文就是现代散文也受到质疑,因为它太杂乱了,不是吗?在文学中,除了诗歌、小说、戏剧,难以归类的文体都被不加区分放进“散文”,于是散文成为一个收容所或垃圾箱。我认为,散文的魅力正在于它的博大宽广,它应该像天地宇宙一样包容万有、海纳百川。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现实性·物性·神圣:2014年散文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创作综述

    一、现实批判与审美观照 如果将新时期作一个长波段来看,散文大致走过这样的里程:打倒“四人帮”和改革开放之初,作家积极参与现实变革,并呈现出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然而,时间不长,进入九十年代以来,作家开始进入寻根状态,尤其是到历史的深处发掘矿藏,于是历史文化大散文风靡一时;即使进入新世纪,尽管钻进历史故纸

    少数民族文学:多彩而丰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2018年,在党和国家的关怀下,中国作协党组的支持下,少数民族作家加强了深入生活的力度,以拼搏精神辛勤耕耘,以多彩而丰收的创作多层次、多角度地反映了少数民族地区的巨大变化,丰富了各民族人民的精神生活。2018年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呈现出了“井喷式”跃升。在小说方面,田瑛《生还》、苏兰朵《诗经》、凡一平《上岭村戊

    散文:静水流深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像一条历史长河,散文经过20世纪前后的汹涌澎湃,到2018年趋于平缓,变得静水流深,一如幽深的潭水。与以往历史文化散文的泛滥不同,2018年散文加大了现实分量,也多了对于时代和社会及其未来的思考,还确立了更大的格局和精神高标。蒋子龙《故事里的事故》、张炜《半岛渔村手记》、南帆《生命在别处》、王尧《我将他们视为

    天·人·际:对王船山的形而上学阐明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8 \ 新书选介

    该书试图从“际”出发阐明船山的形而上学。“际”是船山哲学内含的一以贯之之道。船山哲学从“人生天地间”的基本经验出发,系统地涉及了何为天地,何为人,何为间(际)。作者所做的工作首先便是把这些探讨梳理出来,并汇聚到际之视域。在天道观上,船山首先主张“言幽明而不言有无”。幽明之论把天人之际作为最源始、最本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