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2018年度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作者: 邱婧 浏览次数:76
摘要:  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了《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 ,强调了“文化多样性”的意义。自1950年代以来,现代意义上的“少数民族文学”发端,少数民族文学已经经历了60多年的发展流变,在当下,少数民族文学的书写呈现了何种创作趋向,对多民族文学版图的构建又有何意义,是值得探讨和思索的。另外,在本年度民族文学中,可以看到更多颇具当下性的选题,如与少数民族相关的流动人口、工人书写、民族志、非虚构写作等素材,因此,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期待更多的少数民族文学题材出现,以及更多的新型多元化书写,为中国当代文坛呈现其文化多样性。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2018年度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综述
    作者: 邱婧

    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通过了《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强调了“文化多样性”的意义。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在中国多民族文学版图的构成中,显然最能够体现文化多样性的,也是丰富多元的少数民族文学。在中国的少数民族文学写作中,我们既可以观察到当代少数民族创作者们用双语思维和地方性知识铸就的修辞语言,也可以看到其背后丰饶的民族文化传统资源。

    自1950年代以来,现代意义上的“少数民族文学”发端,少数民族文学已经经历了60多年的发展流变,在当下,少数民族文学的书写呈现了何种创作趋向,对多民族文学版图的构建又有何意义,是值得探讨和思索的。2018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创作更是呈现了文化多样性的特征。为了更加清晰地呈现下文的综述,我将从有限的阅读体验出发,将本年度的少数民族文学发展梳理归纳为“三类转向”和“一种探索”:所谓三类转向,是从本民族向“多民族”的转向、从集体经验到“日常生活”的转向、从“想象共同体”到“命运共同体”的转向;而一种探索,恰恰是诗人对重返“历史”的多样性的探索。接下来,藉由这四个维度开展对本年度少数民族文学的书写展开观察。

    一、从本民族到“多民族”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本年度的少数民族文学中,关于从“本民族”到“多民族”这一转向特征在诗歌作品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因此本节将先以诗歌为例,再提及与此转型相关的小说和散文。

    法国批评家雅克·马利坦在1952年的演讲开场白中提到:“诗:我指的不是存在与写作的诗句中的特殊艺术,而是更普遍更原始的过程,即事物的内在存在与人的自我的内在存在之间的联系。”这一论断恰好适合对少数民族诗歌的考察。如果回望中国当代少数民族诗歌的发展脉络,不难发现,在上世纪1950年代,少数民族诗人们纷纷表达对共和国和新生活的赞颂,到了上世纪1980年代,新一代的诗人们又开始反观和咏唱本民族文化传统。

    然而不难发现,在本年度的少数民族诗歌中,诗人们的笔下所表达的不仅仅是对本民族的文化和历史的重述,还有对其他民族文化的观照。这一观照是难能可贵的,我们可以先从一个典型的诗歌案例开始说起:

    彝族女诗人师师在《我的南高原》组诗中,有三首短诗值得注意,我选取并将这三首诗歌并置起来叙述:第一首是《嘎洒小镇》:“适合在这里跳舞,穿长裙/傣族女人的歌,是一部迁徙史,听得惊心/……沿路都是槟榔树,小和尚走过/花街的这头到那头就有了佛光”;第二首是《泼水节》:“水从车窗外进来。大槟榔园的祝福/要泼,才算给我是彝族的索玛/现在,被浇透/彝人尚火傣家喜水/这一刻,先祖应允许我水火都爱/路边,握水碗的汉子在笑/单手作揖,大声喊:水呀水!”;第三首是《爱药》:“在湾碧,总是尾随你,怕自己弄丢/尘世繁杂,我辨不清虚实/听傈僳族老妇讲各种爱恨,终了,必花好月圆/因其会制秘药,名:爱药!喜赠人/她靠过来,耳语:药,是用心和情做引子/念咒一般/再行走,没有了惶恐/仿若山风过境”。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日益多元化的少数民族文学 2016年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回顾2016年,少数民族文学界涌现出大量值得关注的文学事件和文本,这既彰显了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持续繁荣,又呈现了中华民族文学多样化的发展趋向。它是如此丰富、庞杂,作为一个阅读者,我无力完整地呈现出它的全貌,只能就自己知道的现象和文本进行勾勒。第十一届“骏马奖”的文本与实践 2016年秋,作为少数民族文学界的盛

    2017年度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纵观2017年度的少数民族文学,看似波澜不惊,却又有着不少的惊喜。5月31日,作为新闻出版界最高奖的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获奖名单公示,我国首套以民族立卷的文学丛书《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名列其中;8月29日,第三届剑桥徐志摩诗歌艺术节组委会授予彝族诗人吉狄马加“银柳叶诗歌终身成就奖”……这些颇具影响

    2017年少数民族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研究综述

    2017年的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按照学术研究的惯性缓慢而稳健地推进,这也是一个时代学术研究应该具有的常态。其中最为醒目的应该是“多元一体视域下的中国多民族文学研究丛书”的出版。该丛书列入计划的共有十本,2017年内出版的有三本。孙诗尧《锡伯族当代母语诗歌研究》[※注]对锡伯族历史与锡伯族母语诗歌发展展开综述,并从

    现实主义的回归 2015年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现实主义的回归是2015年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突出特征,这种回归的现实主义是一种“流动的现实主义”,它既包含现实主义经典定义所界说的特质,也涵括了那些被后来的文学批评者称之为现代主义或后现代主义式的写作。本文以2015年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为中心,扫描小说、诗歌、散文创作,期望对此种趋势进行概括。一、平面现实主义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