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政府绩效管理创新中的“样本点”

摘要: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创新行政管理方式,提高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推进政府绩效管理” ,而习近平同志更在2013年6月28日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 、 “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 [ ※注] 。本文从阐释政府绩效的测量难题入手,分析样本点对解决信息失真问题的作用,从而提出创新政府绩效管理的新思路。相应地,研究者需要将政府绩效管理体系视为复杂性系统,建立科学、管用的政府绩效影响因素图谱,运用科学的方法探索现实问题的发生和发展机理,为政府管理实践提供“外脑” 。
作者简介:  作者阎波,西安交通大学公共政策与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绩效管理与问责、科技政策与管理、组织创新; 高小平,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行政组织理论和体制改革、应急管理、绩效管理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政府绩效管理创新中的“样本点”
    作者: 阎波 高小平

    一 引言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创新行政管理方式,提高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推进政府绩效管理”,而习近平同志更在2013年6月28日的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改进考核方法手段”、“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注]。尽管学术界和舆论媒体对此有诸多解读,然而在新形势下究竟如何创新政府绩效管理,仍然是摆在实践者和学术界面前一个待解的重大课题。在此背景下,“克强指数”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据新华网等媒体称,“克强指数”(Li Keqiang index)是英国著名政经杂志《经济学人》在2010年推出的用于评估中国GDP增长量的指标[※注],源于李克强总理2007年任职辽宁省委书记时,喜欢通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分析当时辽宁省经济状况。该指数是工业用电量新增、铁路货运量新增和银行中长期贷款新增这三种经济指标的结合,自推出后受到花旗银行在内的众多国际机构认可,认为“克强指数”比中国官方GDP数字更真实。[※注]“克强指数”是一种较为简化的结构性指数,从特定角度反映了国民经济运行状况,尽管它不能替代GDP等宏观经济指标,也存在一定局限性,但可用来评估GDP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它的最大优点是较为真实、精准和客观,因计算简单而统计误差较小,同时所涉及的三项指标均未列入以往的地方政府绩效考核范畴,被人为扭曲数据的可能性很小,因而能够挤掉统计数字的水分。在政府绩效管理已日益成为一门“显学”时,人们对“克强指数”的热议,折射出对其中一个基本问题的反思,即如何提升政府绩效信息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 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12

    章节:《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2016》 \  第二篇 专题研究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政府绩效管理平台研究与设计

    来源: 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2012 \ 第二篇 专题研究

    近年来,许多国家都在积极引入绩效评估,并重视研究提高政府绩效的方法。伴随我国各级政府部门绩效评估工作的蓬勃开展和相关理论研究的不断深入,政府绩效评估的方法和提高政府绩效的方法也在持续改进、创新和发展,政府对绩效评估的态度由犹疑、被动、盲目跟从到积极、主动、绩效管理立法,绩效评估向绩效管理转变已渐成趋

    国际政府绩效管理研究的知识图谱与热点主题

    来源: 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2010 \ 第二篇 理论综述

    如果追溯政府绩效管理研究的学术源头,1938年Ridley C.E.与Simon H.A.的经典著作《市政活动的测量》的出版,标志着学术界对政府绩效管理研究的开始。Fayol H.的“一般管理理论”则以更宏观的视角把绩效管理从工商领域推广到其他组织,认为起源于企业的管理技术同样也适用于公共部门。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新公共管理”运

    国内外政府绩效管理实践比较研究

    来源: 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2012 \ 第二篇 专题研究

    绩效管理被国内外政府官员誉为手中“最有效的管理工具”[※注]。二十多年来,绩效管理在发达国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随着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扩展和深化,也伴随着学界对于政府绩效管理研究的深入,绩效管理在我国正日益受到重视,不少地方政府主动开始了绩效管理的实践。温家宝总理2008年3月在十一届人

中国政府绩效管理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http://gx.people.com.cn/BIG5/n/2013/0630/c229247-18967030.html.
删除http://news.xinhuanet.com/finance/2013-07/30/c_125086855.htm.
删除http://finance.ifeng.com/news/macro/20130315/7778483.shtml.
删除冉冉:《“压力型体制”下的政治激励与地方环境治理》,《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3年第3期。
删除中国行政管理学会课题组:《政府部门绩效评估研究报告》,《中国行政管理》2006年第5期。
删除中国行政管理学会课题组:《政府效能建设研究报告》,《中国行政管理》2012年第2期。
删除张继良:《官方统计数据质量存在的问题及对策思考》,《统计与决策》2009年第10期。
删除高小平、盛明科、刘杰:《中国绩效管理的实践与理论》,《中国社会科学》2011年第6期。
删除何文盛、廖玲玲、李明合:《我国地方政府绩效评估结果偏差的分类研究:概念、类型与生成机制》,《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0期。
删除彭时平、吴建瓴:《地方政府相对绩效考核的逻辑与问题》,《经济体制改革》2010年第6期。
删除[美]赫尔曼·E.戴利:《超越增长: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学》,上海译文出版社2001年版。
删除Dubnick M J.Accountability and the Promise of Performance:In Search of the Mechanisms,Public Performance & Management Review,2005,28(3):376-417.
删除吴建南、章磊、李贵宁:《地方政府绩效指标设计框架及其核心指标体系构建》,《管理评论》2009年第11期。
删除Rhys Andrews,George A.Boyne,Walker RM.Dimensions of Publicness and 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A Review of the Evidence,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 Theory,2011,21(suppl 3):i301-i319.
删除Stan Brignall,Modell S.An Institutional Perspective on Performance Measurement and Management in the New Public Sector,Management Accounting Research,2000,11:281-306.
删除Richard M.Walker,Wu J.Future Prospects for Performance Management in Chinese City Governments,Administration & Society,2010,42(1S):34-55.
删除何文盛、王焱、蔡明君:《政府绩效评估结果偏差探析:基于一种三维视角》,《中国行政管理》2013年第1期。
删除范柏乃、余有贤、程宏伟:《影响政府绩效评估误差的因素及其对策研究》,《软科学》2005年第19卷第4期。
删除陈琳:《蹲点的哲学》,《学术研究》1964年第1期。
删除李淼:《超弦理论的几个方向》,《科技导报》2004年第11期。
删除王凤彬:《“全息”原理在供应链管理中的应用》,《系统工程》2005年第3期。
删除王凤彬:《“全息”原理在供应链管理中的应用》,《系统工程》2005年第3期。
删除叶允最:《广西工业总产值与“克强指数”的关系研究》,《中国证券期货》2013年第6期。
删除孙韶华:《“克强指数”降至年内新低引热议》,《经济参考报》2013年6月20日,参见http://business.sohu. com/20130620/n379313844.shtml。
删除Christopher Hood,Dixon R.The Political Payoff from Performance Target Systems:No-Brainer or No-Gainer,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Research & Theory,2010,20(S2):281-298.
删除林勇、赵丽、樊宝平:《非技术性数据质量问题:基于影子统计的解释》,《统计与决策》2012年第4期。
删除魏四新、郭立宏:《晋升激励下地方政府虚假绩效信息产生与治理》,《科技管理研究》2011年第6期。
删除Emiliani M L.The False Promise of “What Gets Measured Gets Managed”,Management Decision,2000,38(9):612-615.
删除Gwyn Bevan,Hood C.What’s Measured is What Matters:Targets and Gaming in the English Public Health Care System,Public Administration,2006,84(3):517-538.
删除Bino Catasús,Sofi Ersson,Jan-Erik Gröjer,et al.What Gets Measured Gets … on Indicating,Mobilizing and Acting,Accounting,Auditing & Accountability Journal,2007,20(4):505-521.
删除欧阳静:《“做作业”与事件性治理:乡镇的“综合治理”逻辑》,《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6期。
删除Kathryn Newcomer,Caudle S.Public Performance Management Systems:Embedding Practices for Improved Success,Public Performance & Management Review,2011,35(1):108-132.
删除Pierre J.Richard,Timothy M.Devinney,George S.Yip,et al.Measuring 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Towards Methodological Best Practice,Journal of Management,2009,35(3):718-804.
删除Behn R D.Why Measure Performance? Different Purposes Require Different Measures,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2003,63(5):586-606.
删除王凤彬:《“全息”原理在供应链管理中的应用》,《系统工程》2005年第3期。
删除吴建南:《公共部门绩效评估:理论与实践》,《中国科学基金》2009年第3期。
删除Burt S.Barnow,Heinrich C J.One Standard Fits All? The Pros and Cons of Performance Standard Adjustments,Public Administration Review,2010,70(1):60-71.
删除周志忍:《我国政府绩效管理研究的回顾与反思》,《公共行政评论》2009年第1期。
删除高小平、盛明科、刘杰:《中国绩效管理的实践与理论》,《中国社会科学》2011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