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卷 >>文献详情

茅盾《精神食粮》的三个译本考论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作者: 杨华丽 浏览次数:51
摘要:  《精神食粮》是茅盾为在日本翻译出版的《大鲁迅全集》而写的推广辞。这篇大约400字的短文,对研究茅盾1937年前后的鲁迅观,研究1936 — 1949年的鲁迅纪念情况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茅盾全集》 、 《茅盾年谱》等研究资料以及鲁迅研究资料中,关于此文的题目、内容、在国内的出处却有多种说法。基于目前茅盾研究界、鲁迅研究界均未注意到该文有三个译本,对各译本的诞生背景及其间细微差别的辨析更无从说起的现状,笔者将查阅到的资料初步梳理如下,希望引起学界的进一步研究。原刊《鲁迅研究月刊》 2015年第8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茅盾《精神食粮》的三个译本考论
    作者: 杨华丽

    《精神食粮》是茅盾为在日本翻译出版的《大鲁迅全集》而写的推广辞。这篇大约400字的短文,对研究茅盾1937年前后的鲁迅观,研究1936—1949年的鲁迅纪念情况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茅盾全集》、《茅盾年谱》等研究资料以及鲁迅研究资料中,关于此文的题目、内容、在国内的出处却有多种说法。最典型的包括以下几类:

    (一)《茅盾全集》中的说法。从人民文学出版社版《茅盾全集》第21卷可以看到,该文名为《精神食粮》,共五自然段,题目的注释内容为:“本篇最初由增田涉译成日文发表于一九三七年三月日本《改造》第十九卷第三号。后由钱青据日文译成中文,刊登于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三日《解放日报》。”[※注]黄山书社2012年版《茅盾全集》第21卷中,该文的题名、内容、注释完全同于人民文学出版社版。然而,两个版本所收录的《精神食粮》一文,与《解放日报》上所发表的原始文本都存在差异。

    (二)《茅盾年谱》等研究资料中的说法。国内目前已出版两种《茅盾年谱》。其中,万树玉在1937年3月下有这样的内容:“短论《精神的食粮》,刊于日本《改造》月刊第十九卷第三号和改造社印行的《大鲁迅全集》广告小册子。当时日本改造社为配合编辑出版《大鲁迅全集》的宣传,托编者之一的增田涉先生向中国有关的知名人士约稿,茅盾是《大鲁迅全集》编辑顾问之一,此文即是应增田涉之约而作,由增田涉译成日文。后作为评价鲁迅的重要佚文被译成中文,发表于《人民日报》(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注]而查国华所著的《茅盾年谱》[※注]中,1937年3月条目下无该信息。在由查先生编写的《茅盾生平著译年表》[※注]中,该年该月下也无相关信息。然而,查国华、杨美兰所编的《茅盾论鲁迅》一书选入了《精神的食粮》一文,文中内容只有一大段,文末所标注的原始出处是“1981年9月23日《人民日报》”[※注];单演义编的《茅盾心目中的鲁迅》[※注]中,所选文章题目、内容以及文末标注与查国华版相同。

  •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10

    章节:《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改造》杂志与鲁迅的跨语际写作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一、引言 1933年2月,为迎接英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萧伯纳赴日访问,日本著名杂志《改造》曾向鲁迅约稿,自此之后,直到1936年10月去世,鲁迅在《改造》上发表了多篇日语文章。《中央公论》《东京朝日新闻》《文艺》等报刊也曾刊载过鲁迅的文章或作品的翻译。改造社出版了《鲁迅全集》。岩波书店也在其具有巨大影响力

    唐弢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学术会议

    2013年3月3日,唐弢百年诞辰纪念座谈会在京举行,数十位专家学者及唐弢亲属、故友齐聚中国现代文学馆,共同追忆与唐弢先生工作交往的点滴旧事。这些往事跨越一个世纪,勾勒出作家、文学理论家、鲁迅研究专家、文学史家和收藏家唐弢的学术品格、为人为文。为弘扬唐弢先生的可贵精神,鼓励青年学者开展文学研究,支持青年批评

    满纸烟云风流事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癸巳年(2013年)岁末,在南京的一场拍卖会上,茅盾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以1050万元的价格落槌,加佣金最终成交价达1270.5万元,创中国文人手稿拍卖新纪录。作为中国近代文学史不可逾越绕行的大风流,茅盾又一次成为焦点,夺人眼球。借此,笔者谨将新近偶得的茅盾复袁良骏书信浅考成文,与友人同好分享,信的内容如下:

茅盾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茅盾全集》第2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281页。
删除万树玉:《茅盾年谱》,浙江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224页。
删除查国华:《茅盾年谱》,长江文艺出版社1985年版。
删除查国华编:《茅盾生平著译年表》,《茅盾全集》附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版,黄山书社2014年版。
删除查国华、杨美兰编:《茅盾论鲁迅》,山东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57页。
删除单演义:《茅盾心中的鲁迅》,陕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228页。
删除李宗英、张梦阳编:《六十年来鲁迅研究论文选》(上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年版。
删除刘运峰编:《鲁迅先生纪念集》(下册),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删除上海鲁迅纪念馆编:《纪念与研究》第5辑,上海鲁迅纪念馆1982年版,第51页。
删除茅盾:《写于悲痛中》,《文学》1936年第7卷第5号。
删除茅盾:《在香港编〈文艺阵地〉——回忆录(二十二)》,《新文学史料》1984年第1期。
删除参见周国伟编著《鲁迅著译版本研究编目》,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427页。程振兴《鲁迅纪念研究(1936—1949)》,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52—53页,上海鲁迅纪念馆所藏《大鲁迅全集》出版广告册。
删除[日]增田涉:《〈茅盾印象记〉追记》,《集萃》1982年第4期,转引自庄钟庆《茅盾研究论集》,天津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511页。
删除1937年1月5日,茅盾致信增田涉时说:“手教甫由开明书店送来……写给日译(鲁迅)全集本的推广文兹随信附上。”见陈子善、王自立《新发现的评价鲁迅的四篇重要佚文》,《人民日报》1981年9月23日第5版。
删除增田涉曾说,茅盾的原稿和宣传册已经失佚,幸运的是,据周国伟所编著的《鲁迅著译版本研究编目》可知,上海鲁迅纪念馆里藏有出版广告册,“首页上刊有编辑顾问名单,全集7卷书影:其他几页还刊有出版说明、全集总内容、各卷内容解说,还有中日两国进步文化人士郁达夫、茅盾、景宋、木村毅、新居格、罔邦雄、藤森成吉等撰写的文章,佐藤春夫还写了《编辑者的话》”。见周国伟编著《鲁迅著译版本研究编目》,上海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428—429页。据查,上海鲁迅纪念馆所藏该广告册除涵括这些内容外,在第2—5页还登载有《鲁迅略传》,在第13页还刊载了《阿Q正传》的几段日译文本。总体来看,这份广告册印刷精美,内容丰富,全面、立体地对《大鲁迅全集》进行了宣传与介绍。
删除“思一”是楼适夷老先生的笔名。这一谜底,迟至2004年12月6日才由陈子善先生在《忆适夷先生》中揭晓。在该文中,陈先生引了楼老于1981年5月6日写给他和王自立的信:“今晨起来,为了使精神宁静下来,先把嘱译三篇,匆匆译出寄奉,对我也是很好学习。所抄原文稿,我留下参考了,谢谢。此三篇虽然是从中文原作日译的,连同前译达夫之作,原文既不可得,我的译文,已仅能达意,无法体现原作风貌了,发表时译者的名字,即署‘思一’笔名可也。”转引自陈子善文,见上海鲁迅纪念馆、人民文学出版社编《楼适夷同志纪念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57页。
删除该文在广告册的第9页,是《关于鲁迅的伟大性》系列文章的第二篇。
删除另外还有一个字“澈”改成了“彻”,似乎也应如此标注一下,以更准确地保持译文的原貌。
删除陈子善、王自立:《新发现的评价鲁迅的四篇重要佚文》,《人民日报》1981年9月23日第5版。
删除除了翻译四篇佚文之外,楼适夷还于1981年8月参加了长春举行的纪念鲁迅100周年诞辰纪念会,发表了《略谈鲁迅精神》(后在8月的《新苑》第3期上发表)。另外,他特别关心《鲁迅全集》1981年版的出版。“记得好像是1981年《鲁迅全集》出版前夕,楼老还步履蹒跚地来到出版社的后楼看望《鲁迅全集》的编注者们。说的话已经全忘了,可是那拄着拐杖,佝偻着背的模样,却是如在目前,挥之不去的。”(王锡荣:《怀念楼老》,上海鲁迅纪念馆、人民文学出版社编《楼适夷同志纪念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196页。)
删除《郁达夫全集》录入了《鲁迅の伟大》,文末标注为“原载一九三七年三月一日日本《改造》第十九卷第三号《大鲁迅全集》广告页”,紧接着选录了译本《鲁迅的伟大》,文末署上了“思一译”。但遗憾的是,文末仍然标注“原载一九三七年三月一日日本《改造》第十九卷第三号”,而漏注了译文载“《人民日报》1981年9月23日第5版”这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