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卷 >>文献详情

从茅盾给丁景唐的一封信说起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作者: 宫立 浏览次数:82
摘要:  笔者在近日举办的茅盾、黄药眠、徐光耀、郑逸梅、秦瘦鸥、吴伯萧、柯灵等名家手迹拍卖专场中,读到茅盾给丁景唐的一封短札, 《茅盾全集》 《茅盾书信集》 《茅盾年谱》均失收,当为佚简,照录如下:的确如茅盾所言,丁景唐的《学习鲁迅和瞿秋白作品的札记》 。茅盾去世后,他的儿子韦韬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在一本笔记本上,发现了茅盾为丁景唐写的纪念瞿秋白、鲁迅的七言绝句手稿一页, “左翼文台两领导,瞿霜鲁迅各千秋。”收到书后,笔者在六一儿童节跟随韦泱老师去华东医院拜访了丁景唐先生,先生精神头很好,谈关露、瞿光熙… … (原刊《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7年第8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从茅盾给丁景唐的一封信说起
    作者: 宫立

    笔者在近日举办的茅盾、黄药眠、徐光耀、郑逸梅、秦瘦鸥、吴伯萧、柯灵等名家手迹拍卖专场中,读到茅盾给丁景唐的一封短札,《茅盾全集》《茅盾书信集》《茅盾年谱》均失收,当为佚简,照录如下:

    的确如茅盾所言,丁景唐的《学习鲁迅和瞿秋白作品的札记》,“搜集了许多可宝贵的材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研究鲁迅、瞿秋白及二人交往的专著,“以研究对象的日记、著作等第一手资料为重点的学术思维方式,首次挖掘了大量新资料,变换视角,融会贯通,不断扩展鲁迅、瞿秋白之间关系的课题外延,积极开拓和丰富了其内涵,得出令人耳目一新的重要结论,至今仍有权威性的指导意义。”这本札记当时很受欢迎,1958年6月初版印了1.2万册,7月份再版6500册,1961年9月又印了第3版,又是1.2万册。

    由这封信,想到了丁景唐与茅盾的交往。丁景唐早在1946年就拜访过茅盾。他在《青年一代》1981年第4期与杨志诚合写有《茅盾关心文学青年——记三十五年前的一次会见》。1946年2月10日,上海文艺青年联谊会在全国文协上海分会的赞助下成立。作为联谊会的干部,丁景唐、郭明、袁鹰等在叶以群的介绍下,于1946年6月的一天,到大陆新村6号2楼拜访了茅盾。茅盾鼓励文艺青年联谊会要多做“连排长”的工作,“在中国,爱好文艺的年青人是那么的多,他们是文艺阵地中的小士兵,而作家呢,在中国也不少,他们好像是部队里的军长和师长。但是,缺少的是连排长啊!没有连排长,师长和小兵之间就脱了节。这军队还怎样去作战?”当看到文艺青年联谊会的会刊《文艺学习》时,茅盾还提到,“为了培植文艺新军,光是刊载几篇青年作者的作品还是不够的,应该对这些作品进行评介。要收集读者的意见,最好在第二期上刊登出来。还可以选刊优秀的作品,并且好好地解释一下:它们的内容怎样?修辞怎样?”在看到文艺青年联谊会的另一种会刊《心的交流》专栏时,茅盾赞赏道,“通讯这件事是有很大的社会意义的,你们要多做这方面的工作,把文学青年团结起来。”茅盾当时刚从重庆经香港回到上海。

    文艺青年联谊会为了欢迎茅盾,还在育才中学举办了“文艺演讲会”。笔者查阅1946年7月20日的《文艺学习》第3期,刊有《六月的文谊》,文中提到,方言诗人朗里朗诵了自己的作品《歌颂茅盾先生》。茅盾表示不敢接受这样的歌颂,并随后作了演讲,并为文艺青年联谊会题写了一段话,“今天的文艺工作者不能藉口于‘我是用笔来服务于民主’而深居简出,关门做‘民主运动’,他还应当走到群众中间,参加人民的每一项民主争自由的斗争,亦只有如此,他的生活方能充实,他的生活方是斗争的,而所谓‘与人民紧紧拥抱’云者,亦不会变成一句毫无意义的咒语了。”这期的《文艺学习》还刊发了陆以真的报道《和茅盾先生在一起》,讲的就是丁景唐提到的这次拜访。

  •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07

    章节:《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茅盾《精神食粮》的三个译本考论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一 《精神食粮》是茅盾为在日本翻译出版的《大鲁迅全集》而写的推广辞。这篇大约400字的短文,对研究茅盾1937年前后的鲁迅观,研究1936—1949年的鲁迅纪念情况具有重要意义。然而《茅盾全集》、《茅盾年谱》等研究资料以及鲁迅研究资料中,关于此文的题目、内容、在国内的出处却有多种说法。最典型的包括以下几类:(一)《

    轨迹与方法:竹内好的茅盾论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早在1935年3月,竹内好于《中国文学月报》创刊号上发表时评《今日中国文学之问题》之际,就在该文的“农民文学之动向”一节中特别指出:“中国的革命文学退潮后,起而代之并成为文坛主流的是茅盾的《春蚕》所代表的农民文学的方向”[※注],显示出对茅盾小说创作动向的密切关注。随后,在《中国文学月报》第14号(1936年5月

    彼裘绂于何有,嗟大恋之所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这样漫长曲折的过程是此前鲁迅任何一本书的创作与编集都未曾有过的。《坟》的特殊性由此而来。正是这种特殊性使鲁迅感到非写不可的《坟》的序跋遭遇前所未有的难度,迟迟不能下笔,最终延缓了《坟》的出版。不同于1918年以后创作并随写随编的作品集,《坟》的第一个特别之处是正当新文化运动方兴未艾之际,主将之一鲁迅竟在

    从汪蒋之争到“回答托派”:茅盾对《子夜》主题的改写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1939年,茅盾在新疆学院演讲时,对《子夜》的写作动机作出定性:“这样一部小说,当然提出了许多问题,但我所要回答的,只是一个问题,即是回答了托派:中国并没有走向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中国在帝国主义的压迫下,是更加殖民地化了。”[※注]这为后来很长时期内的《子夜》解读模式奠定了基调,即在帝国主义压迫下,中国民

茅盾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