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卷 >>文献详情

茅盾的苏联战争文学译介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作者: 陆志国 浏览次数:72
摘要:  全面抗战爆发后,茅盾不再专注于弱小民族文学的翻译,而是将译介的目光转向战争文学。” [ ※注]茅盾也提到当时从俄语原文进行翻译的趋势: “那时懂俄文的人已经不少,翻译小说一般都根据原文,不再提倡转译… … ” [ ※注]转译问题或许是茅盾犹豫不决的一个原因,但茅盾转向翻译苏联战争文学并非曹靖华一句劝那样简单,劝说背后有着更为深层的因素。本研究试以布迪厄( Pierre Bourdieu )的社会学理论为视角,以《复仇的火焰》为个案,审视茅盾这一时期的译介选择和翻译策略,尤其关注译者的政治诉求怎样折射于当时的文学翻译场。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茅盾的苏联战争文学译介
    作者: 陆志国

    一 引言

    全面抗战爆发后,茅盾不再专注于弱小民族文学的翻译,而是将译介的目光转向战争文学。据他回忆,当时的翻译主要与赞助人有关。

    曹靖华邀他依照英文本翻译苏联作家巴甫连科(Pavlenko)的《复仇的火焰》(Flames of Vengeance),茅盾有些踌躇,因为那时不再提倡转译,而最终同意翻译这部小说还是听了曹靖华的意见。“曹靖华却认为译品的好坏决定于译者的中外文修养和对作品风格的理解,而不在于是否转译。”[※注]稍早几年穆木天(1934)就撰文倡导直接从原文翻译,以避免劣质译本的出现。尽管鲁迅和茅盾等人对穆木天的观点进行了批驳,但直接从原文译已愈来愈成为翻译生产者的首要选择。《苏联文艺》的主编罗果夫即在创刊词上声明:“我们需要由俄文翻译文艺作品的译者。”[※注]茅盾也提到当时从俄语原文进行翻译的趋势:“那时懂俄文的人已经不少,翻译小说一般都根据原文,不再提倡转译……”[※注]转译问题或许是茅盾犹豫不决的一个原因,但茅盾转向翻译苏联战争文学并非曹靖华一句劝那样简单,劝说背后有着更为深层的因素。本研究试以布迪厄(Pierre Bourdieu)的社会学理论为视角,以《复仇的火焰》为个案,审视茅盾这一时期的译介选择和翻译策略,尤其关注译者的政治诉求怎样折射于当时的文学翻译场。

    二 文学翻译场的自治

    根据布迪厄的分析框架[※注]考察文学翻译者的实践首先要看文学场(包括子场域文学翻译场)在权力场中的位置,即审视文学场和文学翻译场是否处于自治状态。

  •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07

    章节:《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审查、场域与译者行为:茅盾30年代的弱小民族文学译介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4-2015 \ 第二编 重要论文

    一 引言 20世纪30年代,茅盾翻译的文学作品,除了《文凭》(WithDiploma)等几篇源自苏俄文学外,其他几乎都属于弱小民族文学。从表面看,这延续了茅盾自五四以来主要关注和译介弱小民族文学的态势,也被一些学者看作其兴趣使然。可若考虑到译者所处的时代背景等因素,结论则没有那样简单。30年代被称为“红色的三十年代”(

    论茅盾与美国左翼文学之关系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众所周知,茅盾是中国左翼文学的巨擘,苏联是左翼文学的发源地,茅盾的文学创作受苏联左翼文学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如果仅从这一角度来考察茅盾的文学创作,有些问题可能解释不清楚。茅盾的《子夜》是中国左翼文学创作的重要收获,它的问世改变了中国左翼文学“革命加恋爱”的创作模式,引导中国左翼文学走向成熟。然

    论茅盾对苏联儿童文学的兴趣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研究中国儿童文学,不能绕过在20世纪初即决定基本改变中国面貌首先需要改变天下居民世界观的一代杰出的作家—教育家。从鲁迅开始,先进的中国文学家始终不渝地把自己的意愿转向正在成长的、还没有被他们所认为的传统文化精神上的野蛮主义毒素毒害的一代。正如A.M.法夸尔(Farquhar)所说:“孩子变成了‘未来中国的政治象征

茅盾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茅盾:《从思想到技巧》,书报精华副刊,1997年。
删除罗果夫:《信箱(答萧韵先生)》,苏联文艺出版社1943年版,第189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96页。
删除Bourdieu,M:《The Field of Cultural Production:Essays on Art and Literature》,Cambridge:Polity Press.,1993年版,第14页。
删除Swartz,D:《Culture and Power:The Sociology of Pierre Bourdieu》,Chicago: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7年版,第128页。
删除张静庐:《中国近现代出版史料·现代丙编》,上海书店出版社2003年版,第496—497页。
删除张静庐:《中国近现代出版史料·现代丙编》,上海书店出版社2003年版,第499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59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72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79页。
删除Hockx,M:《Questions of Style:Literary Societies and Literary Journals in Modern China,1911-1937》,Leiden:Brill,2003年版,第227页。
删除刘洪涛:《沈从文批评文集》,珠海出版社1998年版,第71页。
删除戈宝权:《中外文学因缘:戈宝权比较文学论文集》,北京出版社1992年版,第679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91页。
删除Hockx,M:《Questions of Style:Literary Societies and Literary Journals in Modern China,1911-1937》,Leiden:Brill,2003年版,第250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94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95页。
删除Hockx,M:《The Literary Field of Twentieth-century China》,Richmond:Curzon Press,1999年版,第12页。
删除陆志国:《审查、场域与译者行为:茅盾30年代的弱小民族文学译介》,外国语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91—95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378—379页。
删除茅盾在回忆录中写道:“中央书记处认真研究了我的要求,认为我目前留在党外,对今后的工作,对人民的事业,更为有利。”见《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380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93页。
删除茅盾:《我走过的道路》(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495页。
删除茅盾:《近年来介绍的外国文学》,《文哨》1945年第5期。
删除曹靖华:《曹靖华译著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293页。
删除茅盾:《从思想到技巧》,《书报精华副刊》1947年第7期。
删除曹靖华:《曹靖华译著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325页。
删除Hockx,M:《Questions of Style:Literary Societies and Literary Journals in Modern China,1911-1937》,Leiden:Brill,2003年版,第249页。
删除茅盾在《谈谈翻译——〈文凭〉译后记》中指出:“在文艺作品的翻译时,如果能够达到第一目的——传达了原作的‘力’,则信与达自在其中。因为不达则感动人的力量自然差了,而不信则决不能像原作那样感动了人。”在他看来,力在某种程度上与译文的政治教育功能密切相关。
删除李今:《二十世纪中国翻译文学史(三四十年代·俄苏卷)》,百花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第79页。
删除刘麟:《茅盾书信集》,百花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第70页。
删除Pavlenko,P:《Flames of Vengeance》,Moscow:Foreign Languages Publishing House,1942年版,第9页。
删除韦韬:《茅盾译文全集·小说三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185页。
删除Pavlenko,P:《Flames of Vengeance》,Moscow:Foreign Languages Publishing House,1942年版,第11-12页。
删除韦韬:《茅盾译文全集·小说三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187页。
删除Pavlenko,P:《Flames of Vengeance》,Moscow:Foreign Languages Publishing House,1942年版,第26页。
删除韦韬:《茅盾译文全集·小说三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200页。
删除韦韬:《茅盾译文全集·小说三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248页。
删除曹伯言:《胡适日记全编1》,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238页。
删除姜亮夫:《楚辞今译讲录》,北京出版社1981年版,第129页。
删除韦韬:《茅盾译文全集·小说三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177页。
删除韦韬:《茅盾译文全集·小说三集》,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17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