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卷 >>文献详情

郭沫若与吴芳吉的“诗友”交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作者: 梁雪松 雨辰 浏览次数:303
摘要:  郭沫若留学日本时期的史料并不丰富,所以他在那一时期的经历,至今仍有许多历史空白之处。在郭沫若生平文献史料(包括年谱、传记等资料)中另一则与吴芳吉相关的史料,是郭沫若1942年4月所作一首五言诗《题吴碧柳手稿》 。尽管郭沫若与吴芳吉互致的书信我们还没有见到,但从这几则史料,结合郭沫若给陈建雷的两函书信,还是可以读出郭沫若诗歌观念不为我们所知的一面。” [ ※注]吴芳吉同样是以泛神论作为诗学、艺术观,他在文中所说与郭沫若意思的不同之处,即, “诗人也是个神”的观点,事实上与郭沫若在《少年维特之烦恼序引》中所说是完全相同的。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郭沫若与吴芳吉的“诗友”交
    作者: 梁雪松 雨辰

    郭沫若留学日本时期的史料并不丰富,所以他在那一时期的经历,至今仍有许多历史空白之处。最近查阅吴芳吉的一些文献资料,发现郭沫若一首佚诗,及几则与二人相关的史料,颇有学术价值,摭拾于此。

    《女神》中有《春蚕》一诗,这是谈及郭沫若的诗论,还有论及其泛神论的思想倾向时常要被提及的。收入《女神》的《春蚕》是经过修改的文本,原诗作成后没有单独发表,郭沫若只将诗抄示给吴芳吉。这个史实,见之于郭沫若1920年7月26日致陈建雷的信。该信刊载于《新的小说》1920年9月1日第2卷第1期,信中亦抄录了《春蚕》,我们便也借此读到了《春蚕》原作。虽然如此,对于郭沫若特意将该诗所抄示之对象的吴芳吉,研究者们并未注意过,甚至从未在郭沫若研究中提及。

    个中原因大概有二:一是缺少相关史料;二是吴芳吉尽管也是一位现代史上的诗人,但迄今为止并没有被记入现代文学史,于是也就不为人知。

    在郭沫若生平文献史料(包括年谱、传记等资料)中另一则与吴芳吉相关的史料,是郭沫若1942年4月所作一首五言诗《题吴碧柳手稿》。那是郭沫若在重庆北碚北泉公园观看北泉公园图书馆举办的白屋诗人遗稿展览后所作。[※注]白屋诗人即吴芳吉,于1932年因病去世。诗是怀念故人的,已收入《潮汐集》。

    郭沫若佚诗,及与吴芳吉相关的这几则史料如下:

    1.1920年6月中旬,郭沫若致信吴芳吉。信中评说吴芳吉所作诗《笼山曲》《明月楼》等篇为“有力之作”,“《吴淞访古》一律最雄浑可爱”,《婉容词》则让人能寻出感伤之泪。

    据吴芳吉1920年6月14日日记记载:“得郭沫若自日本福冈来书,评吾《笼山曲》《明月楼》诸诗为有力之作,而《吴淞访古》一律最雄浑可爱。《婉容词》一首,使之另受一番感伤,寻出一种sentimental之眼泪云。”[※注]

  •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04

    章节:《郭沫若研究年鉴2013》 \  第二篇 论文选粹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我国新诗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摘要)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3 \ 1992年现代文学研究

    郭沫若对祖国人民贡献的开始,首先是在诗歌方面。他不仅为我国的新诗开了一代诗风,而且是我国新诗的实际奠基人。在我国的新诗坛上,郭沫若不是倡导写新诗和尝试写新诗的第一人,他的《女神》,也不是新诗坛上最早出版的新诗集。中国新诗的开山,是胡适。不过,胡适的新诗,虽然也大体打破了旧体诗的形式和格律,但基本上还

    “十七年”:郭沫若对现代诗学的建树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郭沫若在建国“十七年”虽身居要职而工作繁忙,但其本色仍是著名学者和现代诗人。由于他始终没有忘记“五四”时期立下的“我们是革命家,同时也是艺术家。我们要做自己艺术的殉教者,同时也正是人类社会的改造者”[※注]的宏愿,所以,“十七年”的郭沫若是将革命家的责任与艺术家的职责集于一身,以超常的政治智慧与过人的

    郭沫若翻译活动对其早期新诗创作之影响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0 \ 论文选粹

    在《论诗三札·二》一文中,郭沫若曾把那些在多个领域做出过突出成就的天才形象地称为“球型天才”。考察郭沫若一生在文学创作与翻译、历史研究、政治活动等多个领域的贡献,可以说郭沫若本人丝毫无愧于“球型天才”这个称谓。作为诗人的郭沫若,从七八岁读私塾开始学做对句和五、七言试帖诗,到1916年创作第一首新诗并在19

    诗“只是‘写’出来的”

    来源: 郭沫若研究年鉴2016 \ 第五篇 论文选编

    一 诗“只是‘写’出来的” 熟悉新诗史的人大概很熟悉郭沫若的即兴而“写”论:“我想诗这样东西似乎不是可以‘做’的出来的。我想你的诗一定也不会是‘做’了出来的。Shelley有句话说得好,他说:Amancannotsay:I willcomposepoetry.Goethe也说过,他每逢诗兴来了的时候,便跑到书桌旁边,将就斜横着的纸,连摆正它的时候

郭沫若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李萱华:《郭沫若在北碚》,《抗战时期的郭沫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5年9月。
删除贺远明、吴汉骧、李坤栋选编:《吴芳吉集》,巴蜀书社1994年10月,第1355页。
删除贺远明、吴汉骧、李坤栋选编:《吴芳吉集》,巴蜀书社1994年10月,第1358页。
删除吴芳吉:《谈诗人》,《新人》月刊第1卷第4号,上海泰东图书局1920年8月。
删除郭沫若:《论诗》,《新的小说》1920年9月1日第2卷第1期。
删除贺远明、吴汉骧、李坤栋选编:《吴芳吉集》,巴蜀书社1994年10月,第1354页。
删除贺远明、吴汉骧、李坤栋选编:《吴芳吉集》,巴蜀书社1994年10月,第543—544页。
删除分别刊载于《新的小说》1920年9月1日第2卷第1期、1920年10月1日第2卷第2期。
删除吴芳吉:《提倡诗的自然文学》,载《吴芳吉集》,巴蜀书社1994年10月,第381页。
删除吴芳吉:《谈诗人》,载《新人》月刊第1卷第4号,上海泰东图书局1920年8月。
删除贺远明、吴汉骧、李坤栋选编:《吴芳吉集》,巴蜀书社1994年10月,《自订年表》。
删除吴芳吉:《谈诗人》,载《新人》月刊第1卷第4号,上海泰东图书局1920年8月。
删除见田寿昌、宗白华、郭沫若:《三叶集》,上海亚东图书馆1920年5月。
删除郭沫若:《少年维特之烦恼序引》,上海《创造》季刊1922年5月创刊号。
删除参见《〈女神〉及佚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6月版。
删除郭沫若:《序我的诗》,载《凤凰》,重庆明天出版社1944年6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