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理性(推理)的公开性

摘要:  它试图解决的问题关涉这样一个事实,即,人类由多数人构成,这些人必然地在行动中互相影响,每个人很容易受到其他人行动的损害,但又共享同一个地球作为栖息之地,共享着地球提供的自然资源和人造资源。因此,他们主张,建构主义的真正任务就是要确定出“规范性的理想和程序” ,在理想的环境下,规范性理想和程序允许行动者在相互协同中找到让自己满意的互动方式。换言之,为了让“解决问题”在我们的社会语境中正当和有效,它就必须要成为一个公开的、共同的、最终是协商性的民主过程。
作者简介:  作者系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哲学系教授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理性(推理)的公开性
    作者: 斯蒂凡·戈泽帕特 何博超

    一 问题与解决问题

    日常生活中,在各种各样的情况和不同的生活领域里,人们都会遇到问题。当外部因素突然使得行动或决定成为必要,且人们对此毫无准备时,问题往往就产生了。但是,当特定的期望落空时,问题也会出现。由此,不测、失望、需要应对等特征构成了我们日常语言中所说的“问题”的要素。

    按照实用主义的解释,理论或思想是解决问题的工具。那么,实践哲学的规范性理论和思想也都是如此。它们回答的是人类在试图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时——也即,人类在处理生存之外的问题时——所遇到的问题。换言之,理论和思想都隐含地或明确地宣称:对于自己回答的问题,它们正是充分的解决方案。理论和思想的正确与否,应该相应地由它们所能满足这一宣称的程度来判断。那么,按照这个标准,也许存在着若干充分的解决方案,但是,也存在着那些不能充分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且,并不存在能在客观意义上判断为“真”或“假”的理论;它们仅仅是对那些在人类的干预范围之外的“事实”的反思。不如说,只有更优和更差的理论,也即,对于所回答的问题,只有更充分或更不充分的理论。这样,应该把理论当作定义或概念:它们没有真假之别;相反,只有充分或不充分,有用或没有用。

    这一立场与建构主义对实践哲学的解释相得益彰。实践理性或实践推理的建构主义解释无须涉及假定出来的、完全存在于外部、超出人类干预的客观真理或价值。它的目标更为务实,即,为人际互动中的最基本问题找到解决方法。这样,可以举一个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政治哲学的建构主义式理论。它试图解决的问题关涉这样一个事实,即,人类由多数人构成,这些人必然地在行动中互相影响,每个人很容易受到其他人行动的损害,但又共享同一个地球作为栖息之地,共享着地球提供的自然资源和人造资源。更具体而言,政治哲学回答的问题就是,当面对着“相互依存”这一初始条件时,我们要如何处理“每个人都想过上美好生活”这一事实。

    但是,在现代时期,人们并不共享任何客观的、权威的,被所有人承认、因而能为互动中的问题提供简易答案的价值。故而,建构主义者希望找到一种建构性的解决方案——或者说,建构出一种解决方案——它可以被所有人接受,尽管他们都怀疑是否存在一种在客观的、毫无争议的意义上为“真”的解决方案。在这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建构主义者的争论中也存在着某种张力,张力的一方是所谓的“有限度的建构主义者”,他们立足于这样一个前提:一般来说,人类总是而且已经承认彼此是自由和平等的存在者。因此,他们主张,建构主义的真正任务就是要确定出“规范性的理想和程序”,在理想的环境下,规范性理想和程序允许行动者在相互协同中找到让自己满意的互动方式。张力的另一方就是所谓的“无限度的建构主义者”,他们主张,就连人类的“自由平等的存在者”这一地位也是在行动者中通过竞争得来的,不可能想当然地认为这是以类似自然天赋的方式获得的。此外,在他们看来,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当人们一上来往往并不承认彼此是具有平等道德价值的人时,如何保证人们彼此之间还能或多或少地进行和平的互动。

  • 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8

    章节:《东西方哲学年鉴2016》 \  公共领域与全球化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规范性研究的多维视角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热点聚焦

    【导语】 “规范性”是当代哲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规范性研究相应地成了当今国内外学术界的一个热门领域,相关议题几乎涵盖了哲学的所有分支,尤其是政治哲学、伦理学、语言哲学、法哲学等领域的研究和探讨最具代表性。本专题所选取的论文,基本可以反映国内规范性研究的不同传统、路径和侧重点:卞绍斌探讨的是道德哲学

    意图与行动的哲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热点聚焦

    论道德-形上学的能力之知郁振华《中国社会科学》2014年第12期,原题为《论道德-形上学的能力之知——基于赖尔和王阳明的思考》 自赖尔(Gilbert Ryle)对能力之知(knowing how)作出开创性的研究以来,围绕着这个概念,在当代西方哲学中展开了理智主义和反理智主义之争。中国传统知行哲学与这一争论有高度的相关性。通过对

    法律与伦理实证主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该著研究的问题是如何把规范性法律实证主义应用于法律、权利和民主。作者从宪法角度对法律、权利和民主进行理论研究,试图将法律和政治哲学聚合在一个规范性框架之内,展现出以一种民主方式关注推进权利的政治哲学和伦理学。作者反思法律实证主义,继而重新定位法律实证主义,为证成伦理实证主义扫清道路。为此,作者具体研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范式的特征——兼评后现代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范式》

    来源: 中国经济学年鉴2008 \ 第三篇 论文荟萃

    6千字经济学问题可以划分为规范性问题和分析性问题,其中规范性问题是“经济学问题系统”的核心,是分析性问题的始发之源。因此,对范式系统的研究应集中在观念范式上,对问题的研究要集中在操作范式上。观念范式由经济学价值观念的基本判断或基础假设所构成,反映特定历史时期的经济学知识体系的价值观;操作范式是一般分析

东西方哲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J.Elster,“Deliberation and Constitution Making”,in Deliberative Democracy,ed.by J.Elster,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8,pp.97-122:p.111;D.Naurin,“Does Publicity Purify Politics?”,in Journal of Information Ethics 12(1),2003,pp.21-33.
删除Elster,1998,p.104.
删除Letter from J.Madison to Th.Jefferson,July 18,1787,quoted in Elster,1998,pp.109 ff.
删除I.Kant,Zum ewigen Frieden [Toward a Perpetual Peace](1795),Academy Edition,ed.by the Königlich Preuв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and later by other academies,Berlin:de Gruyter,1902 et seq.,Vol.8,p.381.
删除I.Kant,Zum ewigen Frieden [Toward a Perpetual Peace](1795),Academy Edition,ed.by the Königlich Preuвi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and later by other academies,Berlin:de Gruyter,1902 et seq.,Vol.8,p.381.
删除在这里,还有一个问题,留待后面处理,即规范的接受者是不是也必须能知道意在约束他们的规范的正当理由。
删除cf.R.Forst,The Right to Justification.Elements of a Constructivist Theory of Justice,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2012.
删除众所周知,对于“可普遍化”这一道德标准的更严格的条件,不同的拥护“义务论—自由主义式的道德观”的学者有着迥异的描述。但是,这些不同的哲学理论之间,重要的分歧却有一个,它与前面说的那种理想化状态有关。cf.I.Kant,“Groundwork of the Metaphysics of Morals”,in Practical Philosophy,trans.and ed.by M.J.Gregor,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7a;J.Rawls,A Theory of Justice,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1;T.Scanlon,What We Owe to Each Other,Cambridge,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8,esp.chap.5;J.Habermas,Moral Consciousness and Communicative Action,Cambridge,MA:MIT Press,1990;B.Ackerman,Social Justice in the Liberal State,New Haven:Yale University Press,1980,esp.chap.I;R.Forst,The Right to Justification.Elements of a Constructivist Theory of Justice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2012.我自己的版本见S.Gosepath,Gleiche Gerechtigkeit.Grundlagen eines liberalen Egalitarismus,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2004;“On the(Re)Construction and Basic Concepts of the Morality of Equal Respect”,in Do All Persons Have Equal Moral Worth?For and Against“Basic Equality”and the Principle of Equal Respect and Concern,ed.by U.Steinhoff,Oxford:Oxford UP,2014,chap.7,pp.124-141。
删除cf.E.-W.Böckenförde,“Ist Demokratie eine notwendige Forderung der Menschenrechte?”,in Philosophie der Menschenrechte,ed.by S.Gosepath & G.Lohmann,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98,pp.233-243.
删除在民主制理论中,还有某种争议,它涉及了这样一个问题:从根本上来说,民主制投票和选举究竟是一种汇集个体偏好的方法,还是一种集体对社会状况或普遍福利作出判断的方法。我假设的是,偏好不会在所有情况中都确定不移,相反,它们始终会在公众的辩论过程中发展和变化。但是,如果它们本来就是确定不移的,使得政治过程不可能改变它们,那么,公众协商仍然能一直有助于决定哪种偏好最佳,最有效,应该追求。
删除cf.J.Cohen,“Deliberation and Democratic Legitimacy”,in The Good Polity,ed.by Alan Hamlin & Philip Pettit,Oxford:Blackwell,1989,pp.17-34;“Procedure and Substance in Deliberative Democracy”,in Democracy and Difference:Contesting the Boundaries of the Political,ed.by S.Benhabib,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6,pp.95-119.
删除cf.F.Michelman,“How Can the People Ever Make the Laws?A Critique of Deliberative Democracy”,in Deliberative Democracy,ed.by J.Bohman & W.Rehg,Cambridge:MIT Press,1997,pp.145-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