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现实投影”、历史回望与时代的精神困境:2017年长篇小说概况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作者: 徐刚 浏览次数:198
摘要:  纵观2017年的长篇小说创作,虽不及2016年那般热闹,但也仍然涌现了为数不少的优秀作品,可谓精彩纷呈。或是干脆在历史的碎影中编织人性的传奇… …凡此种种,皆深切体现了2017年长篇小说的创作实绩。就小说而言,这里的美食和烹饪相关的古籍材料的研读与运用,既合理又巧妙,为小说增色不少。徐兆寿的《鸠摩罗什》 [ ※注]算得上是某种意义的研究论文,作者以做研究的态度来写小说,通过史料的梳理再现鸠摩罗什的一生,这体现了传记小说的史料严谨性。由于篇幅的限制,本文无法在此对更多的作品做出准确而全面的概括。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现实投影”、历史回望与时代的精神困境:2017年长篇小说概况
    作者: 徐刚

    纵观2017年的长篇小说创作,虽不及2016年那般热闹,但也仍然涌现了为数不少的优秀作品,可谓精彩纷呈。而就总体创作而言,现实主义题材的书写,依然是重中之重。在此,作家们或是从现实的新闻与案件入手,去捕捉小说世界的“现实投影”;或是在斑斓的现实境遇中探询时代的病症与精神困境;而从现实抽身而去,回望历史,则或是清晰展现战争悲壮中历史的浪漫与沧桑;或是干脆在历史的碎影中编织人性的传奇……凡此种种,皆深切体现了2017年长篇小说的创作实绩。

    一、新闻、案件与小说的“现实投影”

    小说总是在模拟现实,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何种意义上模拟现实?是一味捕捉“表象”,“抄袭”现实,还是从现实出发,探索人性的“褶皱”,致力于文学擅长描摹的内心世界,这是小说伦理的严峻抉择。近年来,作家们对于现实的焦虑日益明显,这也集中呈现在几部以新闻素材为写作契机的长篇小说之中。由于经验能力的丧失和经验的贬值,当今世界的“个人化”被压缩到一个狭隘的生活空间之中。写作也沉迷在一种类似新闻性的表象快意之中,浅表却时尚的“街谈巷议”与“道听途说”甚嚣尘上。关于新闻与小说的关系,一度有人追问,“新闻结束的地方,文学如何开始”,而新闻的“大”与小说的“小”,也是人们热烈讨论的话题。事实上,以小说的方式,为新闻事件赋形,并将其纳入效果不一的艺术实践,是中外文学极为常见的现象。司汤达的《红与黑》便取材于一件情杀案的新闻;而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则源于一桩新闻报道的诉讼案件;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之中。因而在此,问题的关键其实不在于新闻取材本身,而在于小说如何以此为契机,将写作素材予以完美消化,从而达到再造现实的艺术目的,呈现时代精神的“幽深”。

    改编自周梅森同名小说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是2017年一部不可多得的“现象级”作品。作为最高检“私人定制”的产品,该剧似乎获得了某种特设的批判“尺度”,一种意识形态的豁免权,其“高度还原”的“尖锐性”令人惊叹。从小说到电视剧,这显然是一部极具现实性和严密可信度的作品,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作者对现实新闻和案件素材的选取。比如开篇那位赵德汉,其原型便是著名的“亿元司长”魏鹏远,而这位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的“事迹”早已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作为一部反腐题材小说,《人民的名义》[※注]在现实主义的深度和广度之外,更为可贵的是,在其文本内部,许多无法缝合的裂隙连带的更为尖锐的问题撑破了“主旋律”和“反腐”题材的预设。比如,赵德汉的“小官巨贪”固然是腐败问题,但其农民的出身其实更具社会普遍性;而人们对祁同伟的同情,则恰恰是因为看到了他作为底层青年的个人奋斗史和覆亡史,这里清晰铭刻着一种时代的悲剧意义;联系到官场生态,正面人物不凡的社会背景和行政资源,等等。这些都巧妙地触摸了时代敏感的情感结构,回应了人们最为关切的阶级和个人的历史出路问题。这是作品更具深广的社会历史内涵,也更能打动人的原因所在。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密林中的小径和迷途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2)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一、从问题开始 每年的年底有关长篇小说的各种榜单纷纷出炉,上榜的作品未必值得谈论,落榜的作品也乏善可陈。年复一年的数量繁荣,依然难掩心不在焉的写作和敷衍了事的批评。同往年一样,2015年的长篇小说依然是在声嘶力竭的叫好声中乱象丛生。因此,在我看来,与其全景式的泛泛而谈,倒不如细读部分文本,提出与长篇小说相

    现实的“魅影”与历史的“幽灵” 2016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在对长篇小说的创作状况进行年度盘点时,我们一般会用到“大小年”的概念。这就好比一年的收成,靠天吃饭的庄稼人总是没法准确预料。而长篇小说的创作更是有它自身内在的节奏,因此“空档”与“扎堆”的情况总是交替出现。2016年的中国文坛,则颇有些长篇小说“扎堆”的迹象,这也使2016堪称当代长篇小说的“大年”。这首先

    “中国故事”的多维想象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1)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2015年是长篇小说发表出版的大年。若从总体层面加以概括,这些作品多是在“中国故事”、“中国讲述”的总体框架下寻找各自的有效形式,或呈现为语言风格的自觉,或聚焦于经验视野的拓展,或体现在形式结构的突破革新以及传统资源的创造性化用。这些文本,有的关注当代生活的中心经验,针对敏感话题展开言说;有的在时空的边

    新世纪长篇小说文体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论著评介

    《新世纪长篇小说文体研究》(以下简称《文体研究》)以新时期以来我国长篇小说文体为研究对象,对新时期我国长篇小说的基本范畴、近三十年长篇小说文体的演进与整体特征,以及新世纪长篇小说的叙述减法、结构复归与话语纷呈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并且讨论了新时期我国长篇小说文体发展的趋势、总体特征、基本范畴以及有待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周梅森:《人民的名义》,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杨少衡:《风口浪尖》,湖南文艺出版社2016年版。
删除李佩甫:《平原客》,《花城》2017年第3期。
删除刘震云:《吃瓜时代的儿女们》,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须一瓜:《双眼台风》,《收获》2017年第6期。
删除那多:《十九年间谋杀小叙》,《收获·长篇专号》2017年秋卷。
删除石一枫:《心灵外史》,《收获》2017年第3期。
删除李陀:《无名指》,《收获·长篇专号》2017年夏卷。
删除鲁敏:《奔月》,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梁鸿:《梁光正的光》,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红柯:《太阳深处的火焰》,《十月·长篇小说》2017年第4期。
删除李宏伟:《国王与抒情诗》,中信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范稳:《重庆之眼》,《人民文学》2017年第3期。
删除张翎:《劳燕》,《收获》2017年第2期。
删除海飞:《惊蛰》,《人民文学》2017年第1期。
删除陶纯:《浪漫沧桑》,湖南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徐贵祥:《对阵》,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乔叶:《藏珠记》,《十月·长篇小说》2017年第3期。
删除徐兆寿:《鸠摩罗什》,《作家》2017年第7期。
删除任晓雯:《好人宋没用》,《十月·长篇小说》2017年第2期。
删除范迁:《锦瑟》,《收获·长篇专号》2017年秋卷。
删除陆天明:《幸存者》,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严歌苓:《芳华》,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冯良:《西南边》,长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
删除刘庆:《唇典》,《收获·长篇专号》2017年春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