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作为载体的困境,与重新开始的可能:2017年中短篇小说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作者: 聂梦 浏览次数:158
摘要:  2017年,小说家们贡献了大量优秀的中短篇小说作品,围绕这些作品所展开的分析和讨论,增加了文学于社会空间的热度和分量。然而,在繁荣气象背后还有一个潜在的主题在悄然运行,那就是困境— —写作者对于人们所处困境的指认和描摹,构成了这一年中短篇创作中深具普遍性的光景。在小说家眼里,困境从各个方向、自各个层面向我们蔓延而来,作为整体的生活、独一无二的关系以及始终难辨的自我,均因困境的存在而加深了自身色调的晦暗与凝重。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作为载体的困境,与重新开始的可能:2017年中短篇小说综述
    作者: 聂梦

    2017年,小说家们贡献了大量优秀的中短篇小说作品,围绕这些作品所展开的分析和讨论,增加了文学于社会空间的热度和分量。然而,在繁荣气象背后还有一个潜在的主题在悄然运行,那就是困境——写作者对于人们所处困境的指认和描摹,构成了这一年中短篇创作中深具普遍性的光景。

    2017年的中短篇小说创作,小说家们贡献了大量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本身,以及围绕它们所展开的分析和讨论,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文学于社会空间的热度和分量。然而,在繁荣气象背后还有一个潜在的主题在悄然运行,那就是困境——写作者对于人们所处困境的指认和描摹,构成了这一年中短篇创作中深具普遍性的光景。在小说家眼里,困境从各个方向、自各个层面向我们蔓延而来,作为整体的生活、独一无二的关系以及始终难辨的自我,均因困境的存在而加深了自身色调的晦暗与凝重。但与此同时,困境又是载体,在它身上,一股更为深沉的力量被凸显出来。这力量既包含了现实的向度,又包含了精神的向度,它怀着巨大的哀伤和沉寂,协助小说家完成笔下文字的使命:珍视所有的力有不逮和悲悯与热望,珍视那些不可挣脱的命运和必然性,以及人与自身对话的艰难与可能。

    被劫持的生活

    “被劫持的生活”出自王咸的《去海拉尔》。李朝在MSN的聊天对话框中敲下几个字:感觉整个生活都被劫持了,天聊得很随意,却有种一语成谶的味道。它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小说家们在如今这个时代的现实感——这种主观的、观念层面的认知因其存在本身,以及对于主体行为的作用力,已然构成了现实的一种。对于小说家来说,现实本身很重要,如何认识现实和表达现实同样重要。

    自《心灵外史》开始,石一枫逐渐将笔下的现实拉长,并试图让人物命运与时代变迁贴得更紧。《借命而生》中,他以上世纪80年代末一桩不起眼的刑事案件为切口,描绘了一幕附着在小人物身上的时代悲剧。劫持警察杜湘东一生心神的,是他对浪漫、理想和价值的执念,是对不同时代下、不同语境中好与坏定义的反复思忖。主人公“憋闷”的人生遭遇提醒我们,时至今日,理想主义光环仍旧可以将失败者与悲剧式英雄连接在一起。另一位被劫持了一生的女孩,来自田耳的《一天》。不同的是,她的出场形象仅是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死亡在这里变成了一个契机,许多人物连同他们的经历、命运一下子被召集在了一起。围绕着赔偿金数额的多番争执,引出了亲人们不同层次的悲痛、几辈庄稼人的故事,以及无法言尽的风俗、世情与人心。作者有意将语调压低,语速放慢,试图在一种平静的气氛里,写出人生的大苦。叶兆言的《滞留于屋檐的雨滴》和乔叶的《四十三年史》同样是写一生。如同记录片一般,前者使用儿子的旁白,画面中却尽是父亲的镜头,后者按下快放键,以“她”从学业到升迁再到清场的奋斗史,写尽了那个极易养活、永远精神矍铄、生机勃勃的穷。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追寻真诚:卢梭与审美现代性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4 \ 第七篇 新书选介

    该著把卢梭思想置于审美的视野之下,从卢梭的视角看待审美,同时从审美的视角理解卢梭,回答了以下问题:卢梭的审美现代性批判是怎样的?这种看似激进的反叛意义何在?为了正义的批判,是否有走向其反面的危险?为建构良性的审美批判,“真诚”成为卢梭作品最重要的关键词,并成为其一生追寻的目标。自我真诚的深度矛盾,使

    作为畅销书的《子夜》与1930年代的读者趣味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子夜》是1933年的畅销书,开明书店于“3个月内,重版4次;初版3000部,此后重版各为5000部”,“此在当时,实为少见”[※注]。瞿秋白称赞它“是中国第一部写实主义的成功的长篇小说”,“在将来的文学史上,没有疑问的要记录《子夜》的出版”[※注]。《子夜》的确成了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也成了“常销书”,开明版于1951

    2017年诗歌创作现象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以一年为时间坐标,诗歌的现实生长与总体面貌呈现之间充满偶然性。本部分针对的2017年度诗歌创作现象主要立足于专业诗歌刊物及综合性文学刊物,通过对《诗刊》《星星》《扬子江》《诗潮》《诗林》《诗选刊》《江南诗》《诗歌月刊》《绿风》等专业诗歌刊物,《人民文学》《十月》《花城》《民族文学》《北京文学》《作家》《

    雾年读诗,2013年中国诗歌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雾年读诗,心境是复杂的。2013年是一个雾年。在小时候,雾是美的,我时常陷入对刚上学那会儿的回忆,清晨我背着布书包,穿过山林,松针上的雨水滴在脸上清凉又酥痒。浓雾绵延好几里,鸟鸣从乳白色的雾里浮起,这情境现在还让我陶醉。陷入雾年与陶醉在童年回忆里,都必须脱身而出,读诗与写诗成了我的必修功课。对于2013年中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