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修改过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韩少功 刘延玲 浏览次数:25
摘要:  陆一尘与肖鹏是大学同学,都是七七级中文系的。其一,侵权嫌疑人指马湘南在当年的望月湖工程中,利用人民子弟兵的无私奉献,非法获利,数额巨大。其二,侵权嫌疑人指马湘南当年混迹于社会,连一些群体事件,包括老知青要求返城的群体上访、某外资人士辱华引起的抗日游行、大学生们针对“豆腐渣”工程的揭黑反腐… …也能成为他揩油的机会。没料到,多年后,马湘南初尝列车软卧票的市场化,走进往日这一高干专享禁区,试着咳嗽、吐痰、放屁、捶桌子、跷二郎腿,突然发现隔壁包厢里一位看报人眼熟,忍不住上前问,这位大哥,你是不是姓郭?林欣找到马湘南同学的墓碑,献上了一束花,想起了对方当年的一张娃娃脸,想起了这一首《山鹰之歌》 。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修改过程
    作者: 韩少功 刘延玲

    陆一尘与肖鹏是大学同学,都是七七级中文系的。

    肖鹏这样写,写成两人之间的一种同学关系,是为了便于展开故事,而且越往下写,越觉得事情本就是这样,不可能是别样——对方绝不是自己在牌桌上认识的那个记者,也不是老婆那个业余合唱团里的欧阳老师,最应该是他往日的同学。没错,肖鹏太熟悉这家伙,一闭眼就能听出对方的脚步声,嗅出早年的气味。他不是最应该成为他的同学?

    七七级是比较特殊的一届。因为“文革”十年里大学一直没招考,待1977年全国乱局消停,恢复高考招生,各路大龄青年一拥而入,给校园增添了许多粗糙面孔。如此景观既空前又几乎绝后。这些养过猪的、打过铁的、当过兵的、做过裁缝的、混过郊区那些黑厂黑店的,重新进入学堂。其中一些还有过红卫兵身份,当年玩过大串联,操过驳壳枪与手榴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相对于应届的娃娃生,他们有的已婚,有的带薪,有的胡子拉碴,有的甚至牙齿和指尖已熏黄,都自居“师叔”或“师姑”,什么事没见过?照有些老师后来的说法,这些大龄生读过生活这本大书,进入中文系,其实再合适不过。让他们挖防空洞、值班扫地、食堂帮厨什么的,也总是高手如云手脚麻利。但在有些管理干部眼里,这些人则是来路不明,背景不清,思想复杂,毛深皮厚,相当于野生动物重新收归家养,让人不能不捏一把汗。

    马湘南送走海关官员,接到了陆一尘的电话。但他记不起肖鹏这个人,好半天才想起绰号邋遢拉夫斯基,想起一个经常提着棋袋子串门的黑胖子。当时自己住隔壁的309,串门不太多,而且往事忘得快,这个那个都印象模糊。

    那家伙怎么啦?在网上写小说搞人身攻击?还差不多真名实姓地干,搞得圈子里都一个个能对上号?这事简直不算事,好办,很好办。世上总有人活得不耐烦。要玩大家一起玩,他玩纪实文学,我们就玩一点行为艺术,玩一点动作片,看谁玩死谁,看他爪子还痒不痒,明天出门还能不能找到小卖部。

    马哥关掉手机时,又有点不以为然。稀奇,这年头居然还有小说,还有神经病来读小说。那些臭烘烘酸掉牙的东西比数学还添堵,比二维码还花眼睛,拿来擦屁股也嫌糙。说不定这一消息也可能是个套。是不是陆哥谎报军情,编个由头先来搭上话,博同情,套近乎,接下来就为他的女子合唱团扎钱?

    他哼哼哈哈,只是答应陆一尘,上网去看看。

    但没看上几页,他放出两个哈欠,就在沙发上呼呼睡了。再次接到陆哥电话时,他强撑眼皮,说看了呵,没什么呵。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乡村爱情故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甲 我有一个同事,姓黄,先我一年毕业分到山冈的中学任教。该君在师范学校时,就是个著名的才子,擅长写诗和歌词。有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尤其是漫长的冬天,乡村阴冷而萧瑟,一个人在屋中呆久了,情绪会显得易怒和焦虑。我们就常串门走动,问对方在看什么书,过去读书时有哪些趣闻,等等。一般我们会在火盆里生起木

    文坛要有争论,不应“一团和气”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文学访谈

    京帮沪派:1980年代的文学江湖故事 以下为对谈内容的完整实录,以供未能到场的朋友阅读讨论,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徐鹏远:今天是凤凰网文化举行的“风沙龙”第一期,这是凤凰网新创立的文化活动品牌,之后“风沙龙”还会为大家奉献许多精彩的落地文化活动以及网络直播。正值上海书展举办期间,我们借此机会邀请到李陀老师

    莫言:讲故事的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热点聚焦

    尊敬的瑞典学院各位院士,女士们、先生们:通过电视或者网络,我想在座的各位,对遥远的高密东北乡,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你们也许看到了我的九十岁的老父亲,看到了我的哥哥姐姐我的妻子女儿和我的一岁零四个月的外孙女。但有一个我此刻最想念的人,我的母亲,你们永远无法看到了。我获奖后,很多人分享了我的光荣,但

    天籁之声 隐于大山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本刊特稿

    贾大山是河北省新时期第一位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作家。1980年,他在短篇小说《取经》获奖之后到北京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学习期间,正在文坛惹人注目。那时还听说日本有个“二贾研究会”,专门研究贾平凹和贾大山的创作。消息是否准确我不曾核实,但已足见贾大山当时的热闹景象。当时我正在保定地区的一个文学杂志任小说编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