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存在之纬、表达之轻与突围之难: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作者: 张元珂 王雪 浏览次数:207
摘要:  小说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正如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说的: “小说不是作者的忏悔,而是在世界变成的陷阱中对人类生活的勘探。”是的,小说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说出只有小说能说出的话,而不是用小说语言去传译一种非小说认识。如果说长篇小说是一面反映历史和时代主流的大镜子,那么,短篇小说则重在勘探与呈现微观情态、世态及其纹理结构,代替那些身处边缘的沉默者们发出莫可言明的“孤独之声” ,说出他们不能或无法说出的话。因此,当代汉语小说尤须洗心革面,浴火重生,而其中语言创生一环必先首当其冲。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存在之纬、表达之轻与突围之难: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作者: 张元珂 王雪

    在一个外界的规定性已经变得过于沉重从而使人的内在动力大受拘囿的世界里,人之存在与发展的可能性是什么?小说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正如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说的:“小说不是作者的忏悔,而是在世界变成的陷阱中对人类生活的勘探。”是的,小说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说出只有小说能说出的话,而不是用小说语言去传译一种非小说认识。如果说长篇小说是一面反映历史和时代主流的大镜子,那么,短篇小说则重在勘探与呈现微观情态、世态及其纹理结构,代替那些身处边缘的沉默者们发出莫可言明的“孤独之声”,说出他们不能或无法说出的话。从这个意义上讲,2017年的短篇小说还是以其对人之存在纬度的富有个性化的多角度开掘与表达给我们留下了值得反复说道的话题。

    自我、代偿与想象

    不是所有小说家都是日常生活的信奉者,思考者们总是在不断寻找自我,或者说,任何写作首先是对自我的表达。在这一过程中,无论对旧我的追溯,还是对新我的建构,透过任何叙述行为,我们都能找到作者的影子。而自我是由对存在的疑问所决定的。因为有疑问,所以才想象。小说家们就是要在想象中言说自我,超越自我,建构自我。由此,小说家借助人物、事件、话语转达一己所欲、所想、所期,并在这种“转达”中或与这个时代对话,或与历史攀谈,或与已逝或未逝的人、事、物及其关系对视,或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就是沉浸于一个人的意识里。从文艺心理学上来说,这既是一个主体代偿的过程,也是一个身份建构的过程,在此,它包孕了所有与小说有关的秘密及生成可能。由于灵感与动力来源于“实感经验”,在其经由生活之真向艺术之真转换后,这类作品往往最接近经典质地,并以其特有的生命品质而撼人心魄。郁达夫的《沉沦》、鲁迅的《狂人日记》、莫言的《透明的红萝卜》便是如此。本年度,双雪涛的《北方化为乌有》、刘汀的《夜宴》、刘建东的《声音的集市》、邢庆杰的《鲁北旧事》、王祥夫的《怀鱼记》在以小说方式审视与表达“自我”,发出“孤独之声”并与时代展开有效对话方面堪称用心、用力之作。

    双雪涛是少见的以文学为志业并取得突出成绩的80后小说家之一。《北方化为乌有》显然深深打印着他生活的影子。在小说中,大年夜,一个作家,一位编辑,一位陌生来访者,三个人因共同话题聚在了一起。他们谈生活,谈历史,谈文学,谈工作,每每关涉现实,特别是边缘人的边缘体验,总让人产生情感与心灵上的共鸣。这个短篇对寓居大都市里处于边缘地位的青年人的边缘生活及情感予以充分反映和表达,是难得一见的及物的带着痛感的直击生活内核的写作。但更引人瞩目的是这个短篇对历史经验及其光影的处理方式,即作为载体的话语(三人之间的谈话)在此承担起了有关历史的讲述,故事就是从他们的相遇与谈话中开始、发展或结束,但那些故事虚虚实实、远远近近,既清晰,又飘渺,充满着诸多不确定性。他们的谈话方式和态度随意、率性、自由,但内容严肃、认真,而交谈中有关血腥与暴力、衰落的北方工厂里的爱恋与私奔、都市边缘人边缘处境的描写、揭示或反映尤显历史感和现实感。这样的讲述抹平了现实与历史、想象与纪实、文本与生活的界线,一切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方式存在并持续发展着,从而赋予小说以别样的韵味。很显然,作为标题的“北方化为乌有”这句话带有多重意蕴,你可能会问,“化为乌有”的到底是那些东西呢?是衰败了的北方工厂以及人事纠纷,还是作者、叙述者或小说中人物的某种记忆?是一代人的生活与生存,还是作者或叙述者的当下镜像式体验?大概都有吧!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中短篇小说:在生活的长河中淘洗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近五年来中短篇小说呈现出来的格局,在沿袭整个新世纪前十年大的框架的基础上,取得一些新的进展和突破,这些进展和变化有的是原有基础上的提高和升级,有的则是随着新的作家出现而带来的新的元素。要描述和评价这么庞大体量的作品,具有很大的难度。本文重点从四个方面来描述和展示五年来中短篇小说创作的走向和脉动,在进

    具体事情的逻辑与更丰富的智慧 2016年短篇小说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2016年的短篇小说,较之往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断裂,或是异常耀眼的新变。不过这种平稳,并不意味着这一年度的短篇小说毫无可观之处。这里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判断,起码与两个原因紧密相连:第一,不少作家在2016年之前,已经写出颇具分量甚至是令人惊艳的作品。到了这一年度,虽然他们同样写有水准不低的新作,但是相比于他

    “大时代”与“小时代”的纠缠: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小说文体与“时代观” 阅读、梳理2017年的短篇小说,让人油然想到近年来关于“大时代”与“小时代”问题的争鸣。2008年郭敬明出版了系列长篇小说《小时代》,后来又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由此引发了一场持久而广泛的讨论。有人认为我们正置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文艺应该表现出这个大时代的广度和深度来;有人则以为这个

    抵抗生活的有限性:2014年短篇小说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创作综述

    如果说,生活的有限性已经构成了考验当代作家独立性、敏感性、技术性和意志力的大背景,那么作家们对待这一背景所选择的抵抗方式各有分别,其欲望与姿态亦耐人寻味。我们将以这一大背景为基础形成叙述逻辑,对2014年度短篇小说创作的现象依次给出说明。一、逃出日常 先从年轻作家群体说起。一般而言,80后作家的生活阅历相对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