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大时代”与“小时代”的纠缠: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作者: 段崇轩 浏览次数:195
摘要:  在赓续民间立场、荒诞写法的基础上,更强化了小说的现实感和社会性,体现了50年代作家的思想风貌和批判立场。小说以“我”为视角,展现了不同时代农村的阶级斗争、人际关系、农民命运、日常生活,力透纸背、发人深思。”这种时代观是作家在现实生活中形成的,同时受到了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思想的影响,它深切地体现在作家的新作《补天余》中,小说描述了“我” — —一位从底层调到省城、业余玩奇石的年轻教师,王二— —一个不务正业、期望贩卖奇石致富、但最终一事无成的普通农民。以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为主体,汲纳、融合西方现代主义和中国古典主义的表现形式和手法,是小说特别是短篇小说的一条广阔道路。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大时代”与“小时代”的纠缠: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作者: 段崇轩

    小说文体与“时代观”

    阅读、梳理2017年的短篇小说,让人油然想到近年来关于“大时代”与“小时代”问题的争鸣。2008年郭敬明出版了系列长篇小说《小时代》,后来又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由此引发了一场持久而广泛的讨论。有人认为我们正置身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文艺应该表现出这个大时代的广度和深度来;有人则以为这个时代也有小的一面,无数人的小时代就构成了大时代。近年来的短篇小说,出现了两种倾向:一种是努力表现时代之大,虽有一些精品力作,但并不多;一种是痴迷表现时代之小,整体倾向出现了问题,但也不乏优秀篇什。如何认识、表现当下时代,已成为小说乃至整个文学的一个突出问题。

    文学中的“时代”问题,既是一个创作实践问题,也是一个思想理论问题。什么是时代?《辞海》的解释是:“历史上依据经济、政治、文化等状况来划分的社会各个发展阶段。”但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内涵要复杂深刻得多,《共产党宣言》中指出:“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只有马克思和恩格斯才第一次对时代概念作出了科学的论述,揭示了时代的本质,并形成了他们完整而科学的“时代观”。所谓时代观,就是人对不同时代特别是当下时代的感受、认识、评价。这对作家来说至关重要,它是作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中的关键部分,它支配、制约着作家对社会人生的把握和表现。但作家的时代观又是一种极为复杂、不断变化甚至充满矛盾的思想倾向。它的广度和深度、新颖与滞后、成熟与幼稚,决定着作家作品的思想艺术品格和价值。短篇小说是一种小文体,但它同样要表现出社会人生之大来,作家的时代观与短篇小说的这种“小”和“大”息息相关。

    一个作家的时代观,体现在他的言论中,也蕴含在他的作品里,只有把二者进行比照、互证、结合,才能把握作家完整的时代观。但这是一种困难的探索和研究。众所周知,莫言的时代观、社会观是复杂的,他很少完整地表达对时代的看法,但他却从人的角度,表达了自己的时代观:“我曾经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实际上我是一个观察人、研究人,包括观察我自己、研究我自己的人。只有理解了别人才能理解自己;当然,也只有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理解别人。而小说从根本上说写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不过更错综复杂。”这就是说,表现时代首先要写出人物、写出人际关系,写好人物是写好时代的基础。2017年莫言重现文坛,奉献了两篇短篇小说。在赓续民间立场、荒诞写法的基础上,更强化了小说的现实感和社会性,体现了50年代作家的思想风貌和批判立场。《故乡人事》由三个短章组成,刻画了数位人物,但人物背后却有着深广的社会背景。《地主的眼神》描写了一位被冤枉、被管制,精明能干但未必善良的地主孙敬贤的形象。《斗士》刻画了两位好斗的人物,信奉阶级斗争的老支书方明德,贫困命贱而破罐子破摔的恶人武功。《左镰》塑造了一位学习好、会干活,因偶然事件失掉右手、又因成分不好而终身潦倒的田奎的悲剧形象。小说以“我”为视角,展现了不同时代农村的阶级斗争、人际关系、农民命运、日常生活,力透纸背、发人深思。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存在之纬、表达之轻与突围之难:2017年短篇小说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在一个外界的规定性已经变得过于沉重从而使人的内在动力大受拘囿的世界里,人之存在与发展的可能性是什么?小说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正如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说的:“小说不是作者的忏悔,而是在世界变成的陷阱中对人类生活的勘探。”是的,小说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说出只有小说能说出的话,而不是用小说语

    中短篇小说:在生活的长河中淘洗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近五年来中短篇小说呈现出来的格局,在沿袭整个新世纪前十年大的框架的基础上,取得一些新的进展和突破,这些进展和变化有的是原有基础上的提高和升级,有的则是随着新的作家出现而带来的新的元素。要描述和评价这么庞大体量的作品,具有很大的难度。本文重点从四个方面来描述和展示五年来中短篇小说创作的走向和脉动,在进

    向内转与向下沉:2013年中国小说创作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如果从实在的时间节点2001年算起,中国新世纪文学已进行14个年头了。这是一段不短的文学发展历程,差不多是中国现代文学时长的一半,与“十七年文学”长度相当,业已形成一个新的巨大的文学实体,其中孕育着多少承继、变迁、暗流、生机、隐伏和爆发,都亟须我们去发现和总结。就文学体裁而言,这十几年来,小说,尤其是长篇

    同情与反讽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论文摘要

    陈忠实晚期阶段创作的小说数量不大,质量也未必都很高,但却体现着他同情弱者的底层意识,表现着他对权力腐败和人性败坏的不满和反讽,也反映着他发掘和弘扬陕人道德精神的写作意图。从艺术上看,这些小说具有很强的写实性,有的甚至将纪实性与虚构性融合起来,显示出一种质实而朴素的叙事风格。但是,整体上看,他的这些小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