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候鸟的勇敢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迟子建 浏览次数:44
摘要:  所以清明过后,看见暖阳高照,金瓮河候鸟自然管护站的张黑脸,便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去工作了。张黑脸把手指竖在嘴上,轻轻嘘了一声,对女儿说: “轻点,让娘娘庙的听见,可了不得。张黑脸带的东西,是换洗衣物,狍皮褥子,锅碗瓢盆,洗漱用具,常用药品,蜡烛火柴,各色菜籽,手电筒,望远镜,刮胡刀,雨衣,蚊帐,烟斗,军棋,渔具等往年用的东西。张黑脸把黄烟叶捆好后,想着烟斗对应的是黄烟叶,自己都给落下了,别再忘带啥东西,所以他在打点的物品中,一样样地找对应点,他自言自语道: “锅碗盛的该是米面油盐,哦,这个归周铁牙置备。”张黑脸说: “这么说他也听见候鸟的叫声啦?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候鸟的勇敢
    作者: 迟子建

    第一章

    早来的春风最想征服的,不是北方大地还未绿的树,而是冰河。那一条条被冰雪封了一冬的河流的嘴,是它最想亲吻的。但要让它们吐出爱的心语,谈何容易。然而春风是勇敢的,专情的,它用温热的唇,深情而热烈地吻下去,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四天,心无旁骛,昼夜不息。七八天后,极北的金瓮河,终于被这烈焰红唇点燃,孤傲的冰美人脱下冰雪的衣冠,敞开心扉,接纳了这久违的吻。

    连日几个摄氏零上十三四度的好天气,让金瓮河比往年早开河了一周。

    所以清明过后,看见暖阳高照,金瓮河候鸟自然管护站的张黑脸,便开始打点行装,准备去工作了。而他的女儿张阔,巴不得他早日离家。她怕父亲像往年一样,十天半月地回城剃头,又会神不知鬼不觉地现身家里,带来意想不到的尴尬和麻烦,所以特意买了一套剃头工具,告诉他可以让管护站的周铁牙帮他剃头。

    “剃头得去剃头铺,周铁牙又不是剃头的。”张黑脸拒绝把剃头用具放入行囊。

    “那就让娘娘庙的尼姑帮你剃,反正她们长出头发也得剃,又不差你这颗头!”张阔说。

    张黑脸把手指竖在嘴上,轻轻嘘了一声,对女儿说:“轻点,让娘娘庙的听见,可了不得。”

    张阔撇着嘴,腮边的肉跟着向两边扩张,脸显得更肥了,她说:“隔着一百多公里呢,她们要是听得见,阎王爷都能从地下蹦出来,上马路指挥交通了!”

    “嗬,哪朝哪代的尼姑给酒肉男人剃过头?那不是肮脏了她们吗?使不得。”张黑脸咳嗽一声,把剃头工具当危险品推开。

    张阔急了,她喊来七岁的儿子特特,让他背朝自己,给父亲演示如何剪头。

    剃头推子像割麦机似的,在特特头上“咔哒——咔哒——”走过,特特的头发,便秋叶似的簌簌而落,她一边剪一边高声说:“瞧瞧呀老爹,就这么简单,傻子都会用!周铁牙和尼姑不能帮你的话,你对着镜子,自己都能剃!”

    张阔没给特特罩上理发用的围布,剪落的头发茬落入他脖颈,扎得慌,他就像被冰雹拍打的鸡鸭,缩膀缩脖的。他不想受这折磨,抖掉发屑,溜出门外。太阳正好,泥泞的园田中落了几只叽叽喳喳的麻雀,正啄食着什么。

    特特觉得它们入侵了家里鸡鸭的领地,十足的小偷。反正爱鸟的姥爷在屋里与母亲说话,目光没放在他身上,特特便捡起房山头的两块石子,撇向它们,教训这群会飞的家伙。

    受惊的麻雀噗噜噜地飞起,像一带泥点,溅向那海蓝衬衫似的晴空。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马克思的相对过剩人口理论与中国的“民工荒”问题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1 \ 论文荟萃

    2010年以来,中国的劳资关系有两个现象特别值得关注:一是“民工荒”现象,二是“洋黑工”现象。“民工荒”现象显现了四个特点:一是“荒”在全国;二是“荒”在普工;三是“荒”在“80后”和“90后”,即称为“农二代”的新生代农民工;四是“荒”在不返回,即农民工不再如候鸟般大批返回。上述现象揭示出“民工荒”问题本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