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卷 >>文献详情

明代景教的道教化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 >> 第四篇 年度推荐论文 作者: 王卡 浏览次数:110
摘要:  笔者近日审阅学生张方的博士学位论文《明代全真道的衰而复兴》 ,在该书稿附录的资料中,见有一篇《重修耶输神祠钟楼碑记》 ,是去年张方在山西平遥县调研时采集到的。其两庑所奉神像,虽有三大士菩萨、二八罗汉、子孙圣母等佛教、道教诸神,但其正殿所奉主神“耶输圣像容仪”不属于佛、道二教,应另有来历。又据北京白云观藏《诸真宗派源流》记载,郝大通所传华山派的派字谱诗如下:现在我们再看山西平遥《耶输神祠碑记》末尾的署名,有一行住持该祠的道士署名如下:显而易见,这是以郭教碧为师祖,共传承了四代的一个道教支派。
作者简介:  王卡,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明代景教的道教化
    作者: 王卡

    笔者近日审阅学生张方的博士学位论文《明代全真道的衰而复兴》,在该书稿附录的资料中,见有一篇《重修耶输神祠钟楼碑记》,是去年张方在山西平遥县调研时采集到的。仔细校读之,感觉此篇碑文内容可能与明代中国内地景教衰亡,逐渐融入民间佛教、道教信仰的史实相关。故撰此文略做考释。先迻录碑文如下:

    重修耶输神祠钟楼碑记[※注]

    按此碑刻立于明代嘉靖四十一年(1562),碑文内容并不复杂,主要记述嘉靖三十二年(1553)及次年间,平遥县干坑里乡民集资为当地耶输神祠造钟盖楼之事。其中值得探讨的学术问题有两点:一为“耶输神祠”的来历,一为当时住持该祠道士的来历。首先我们看,碑文称该神祠“始自周而至今(明代)”,历史久远。明代管辖的中国境内,有如此久远神祠的大宗教,不外乎儒、道、佛三教而已。查《明会典》列入的儒教官方神祠中,没有“耶输神祠”。又考佛教、道教寺观奉祀的神灵及祖师虽甚庞杂,亦未见名为耶输神者。据上揭碑文称:平遥耶输神祠“是于前代(元代)之间始立”。其两庑所奉神像,虽有三大士菩萨、二八罗汉、子孙圣母等佛教、道教诸神,但其正殿所奉主神“耶输圣像容仪”不属于佛、道二教,应另有来历。或许它是元代从西域传来诸宗教的神祠,例如也里可温教(基督教聂斯脱里支派)所奉的耶稣圣像。此圣像容貌可能已经佛化,因为它似乎没有耶稣基督最易被识别的标志,圣子在十字架上蒙难的形象。

    明代是景教在中国传播的最后时段,曾经兴旺的景教在改朝换代后逐渐走向衰亡,其过程及原因都需更多研究。但迄今出土这一时期的碑刻墓志等文献文物较少。如果本篇前揭《耶输神祠碑记》可以被认定与景教相关,那么对研究明代中期景教衰亡后的去向,将提供一件新的物证。首先从碑文来看,其立碑时间为嘉靖四十一年(1562),正处于16世纪中叶景教在中国内地彻底衰亡之际。其衰亡后的去向,是与中国内地传统文化主体,即儒、释、道三教及民间信仰融合为一体,被完全彻底的中国化了。

    按外来景教与中国儒、释、道三教的融合,早在唐代其初传中国时已见端倪。从《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及敦煌景教文书等数据来看,唐代中国景教经书的教义思想、名词术语及书写格式等,都参照了儒、释、道三教经书。尤其儒教尊君孝亲的政治伦理观念,祭祀祖先的礼仪行事,被来华景教吸收。这与西方基督教主张宗教威权高于世俗威权,反对祭拜上帝之外一切被造物及其偶像的传统教义,是直接冲突的。来华景教的宣教经书,所用名词术语及行文风格,还附会佛、道二教。例如《景教碑》解释其名义:“真常之道,妙而难名,功用昭障,强称景教”云云,模仿道教《清静经》。又如景教所奉天主称作“天尊”,耶稣称“夷数佛”,景教士称“僧”、景教庙称“寺”等等。佛、道二教主张清静内修,济度众生等教义,也多见于景教经书。有学者认为,景教在中国最终走向衰亡,其原因之一是模仿中国佛教的传教策略,但未能把握本色化与在地化的平衡,教义及礼仪过度中国化,失去原来的宗教文化特色,对中国内地民众缺乏吸引力。

  •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4

    章节:《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 \  第四篇 年度推荐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4年度道教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 \ 第二篇 研究综述

    道教作为中国固有的传统宗教,是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道教以其独到的方式诠释和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只有对儒释道三家文化做到兼收并济,才能完整地把握中华文明。关于道教的研究至今已经有近一百年的历史,中间几经沉浮。刘仲宇先生在《中国道教30年》中对这一过程进行了总结:“20世纪的道教研究,可以分为

    20世纪的道教音乐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9-2000 \ 研究综述

    一、研究的历史脉络 道教音乐在中国产生发展已有近两千年历史,而音乐学界有关研究的进程,迄今为止仅有半个多世纪,大致经历了“萌芽”、“拓荒”、“中断”、“全面铺开”四个阶段。本世纪40年代为“萌芽”期,时有著名音乐史学家杨荫浏敏感到苏南正一派道士班社演奏的“梵音”和道士艺人华彦钧创作的二胡曲蕴含极高的艺术

    宋代神祠信仰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9-2000 \ 研究综述

    尽管民众神祠信仰与王朝政治、区域社会、民众生活等关系密切,但以往国内学术界对民间宗教的研究主要关注那些有经典文本、组织的民间秘密教派、结社,时段又主要集中于明清,几乎没有对两宋神祠信仰做专门研究。近年来由于对民间文化、区域文化的重视,方有一些学者开始探讨这一问题。相比之下,国外学者在六七十年代就开始

    2005-2006年中国国内道教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5-2006 \ 综述

    卿希泰先生在《道教研究百年的回顾与展望》[※注]中说道:“中国道教研究的起步是非常艰难的,主要是长期以来,在学术界存在一种偏见,认为道教没有自己的系统理论,只不过是民间的一种迷信,在整个20世纪里正式展开研究是最后20年的事。目前,我国的道教文化研究工作已经取得了相当成绩。但仅仅是一个开始,开展道教文化研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