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低处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马金莲 浏览次数:40
摘要:  哈子,你超子大跑了,我出去拔鸡,忘了锁门,他就偷着跑了。我吐掉烟屁股,在裤子上蹭蹭手上的泥,掏手机看,意外的是,来电显示不是田桂花,是兄弟嘎子。他就是母亲田桂花和兄弟嘎子电话里提到的超子。小时候,田桂花做熟饭常派我去喊超子回家吃饭。超子果然急了,一头就扑向这个套,拧着脖子看着大家,说,田桂花的好,只有等黑了,进了被窝,才能晓得。我掏出手机给田桂花打电话,我觉得自己该给田桂花打个电话,我忽然想和她说说马有世出门这件事。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低处的父亲
    作者: 马金莲

    哈子,你超子大跑了,我出去拔鸡,忘了锁门,他就偷着跑了。我知道他像老家时节一样,跑出去要饭去了。我想着既然出去了,那就由着他去,游逛够了也就回来了。谁晓得这都眼看三个月了,还是没见人影子。他爱死哪哒就死哪哒去,没人稀罕他,可你说,他一个超子,拉着个跛脚,颠三晃四的,能跑哪哒去哩?

    是田桂花的电话,我一接通,她就迎头砸过来一长串抱怨。只要不打断,她肯定能絮叨到明天。我及时打断,我说妈既然跑出去了就叫去吧,说明心慌了嘛,一个大活人你不可能一直盯着啊,再等等,说不定明儿就回来了。我这儿正忙,玉米地里放水哩!

    水从左边渠里分流过来,像一群冒失的娃娃,没头没脑撒着欢儿地往前冲。我家田边这几条小渠,平时缺少疏通,被泥土墉得严重。我昨儿从打工的银川城赶回家后才匆匆清理的,時间仓促,活儿难免太粗,这会儿水过来,我得盯着让淌,哪儿渗水、跑水我要随时堵截,只有等亲眼看着水顺顺畅畅进了田地,我才能放心。

    水口子一旦打开,水就失控一样乱窜,我哪有空听田桂花闲叨叨。我不管她还在一个劲儿说什么,就挂了电话,揣好手机,提起铁锨跟上水跑。刚跳过两道田坎,电话又响了。我不接,我妈田桂花就这脾气,打电话缠得很。

    水是黄河水,从大渠里引过来,现在正滋润着我家刚刚展开叶片的玉米秧子。

    一口气堵上四五个豁口,水流驯服多了,我擦一把额头的汗,长舒一口气,蹲下,掏出一根烟点上,还没抽,电话又响了。我不看,缓缓抽烟。响一会儿,累了,停了。缓过气后又响。这个田桂花,催命哩这是!

    我吐掉烟屁股,在裤子上蹭蹭手上的泥,掏手机看,意外的是,来电显示不是田桂花,是兄弟嘎子。

    他来电,我得接。我们兄弟平时很少打电话,有什么事在微信上留言,有时他发了帖子,我给点赞。我发了,他也会点。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他粗嘎嘎的大嗓门在“老家微信群”里跟人扯闲谝。自从搬出老家,用上微信,我们之间就逐渐很少用电话方式联系了。今儿月亮从灶火眼里出来了,他记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嘎子,咋了啊?

    我冲着电话喊。

    喊声太大,惊起田埂上几只麻雀,呼啦啦乱成一团,像一堆被风裹着飞舞的干树叶子,在我头顶上匆匆绕了半圈,向远处落去。耳朵一热,我伸手摸,一团湿乎乎的鸟屎。我不生气,扯一片玉米叶子擦,望着鸟影禁不住笑,畜生,拿热屎砸我啊,被我的粗嗓门吓着了吧,你们真是少见多怪,不就嗓门大了点吗,比这大得多的你还没见过呢。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茅盾父亲沈永锡逝世年份的探究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茅盾父亲沈永锡的生平及他对茅盾一生的影响是茅盾研究的课题之一。茅盾父亲出生的年份,茅盾在其晚年回忆录《我走过的道路》中明确表述为1872年。但逝世年份,茅盾未有明确表述。是茅盾回忆时疏忽遗漏了,还是另有原因?因此,对茅盾父亲逝世年份的表述,历来比较模糊,一般按茅盾自己的表述为“茅盾10岁那年,父亲去世,年

    狡猾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白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要说,他这身打扮也无可挑剔,除了淡蓝色短裤在里面若隐若现之外。我只瞟了一眼

    又到清明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清明临近时,妻老在我耳边絮叨:“今年回去吗?”其实,回去不就是在父母坟前烧几堆纸钱吗?而这对故去的父母,又有什么意义呢?父亲是2001年患痛风瘤去世的,前前后后病了一年多。开始阶段,父亲还能坚持种菜,后来就只能呆坐或是躺在床上了。我们兄弟都在外面忙乎,隔三岔五回去看一下,陪伴他的就只有母亲了。我拍过母亲

    《寻找张展》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孙惠芬的新作《寻找张展》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寻找以主人公作家“我”的第一人称口吻出发,通过与已成年的儿子的精神对话与争辩引出他最欣赏的高中同学张展的不幸经历:个性我行我素,与父母长期失和,父亲在09年法航空难中离世。接下来的线索出乎意料,张展的父亲在出事前不久读过叙述主人翁女作家的《致无尽关系》,而且颇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