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在场·前沿·深度:2017年报告文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作者: 王晖 丁晓原 浏览次数:192
摘要:  2017年的报告文学,借着新时代的引力风生水起、跃动多姿,一方面是新时代的种种大观,激活了报告文学作家书写生活现实的热情,另一方面,读者对于纪实信息获取的需求,助推着近年来包括报告文学在内的非虚构创作的持续走热向高。这一年,中共十九大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正式启航。“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作为具有悠久现实主义传统和强烈时代性的非虚构文体,报告文学全力聚焦新时代、倾情表现新故事,呈现出在场、前沿和深度之特质。作者身入、心到、情切,因而作品获得广泛好评就是很自然的了。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在场·前沿·深度:2017年报告文学
    作者: 王晖 丁晓原

    2017年的报告文学,借着新时代的引力风生水起、跃动多姿,一方面是新时代的种种大观,激活了报告文学作家书写生活现实的热情,另一方面,读者对于纪实信息获取的需求,助推着近年来包括报告文学在内的非虚构创作的持续走热向高。

    2017年注定要成为具有标志意义的年份。这一年,中共十九大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正式启航。“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作为具有悠久现实主义传统和强烈时代性的非虚构文体,报告文学全力聚焦新时代、倾情表现新故事,呈现出在场、前沿和深度之特质。

    在场:国家战略的艺术呈现

    王晖:新时代的文艺创作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就仍然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既是经典文艺的本质特征,也是中国文艺的历史传统,更是文艺创作者价值观的最重要体现。作为具有强烈新闻性和现实性特质的文体,2017年的报告文学创作又一次展现出它的锐利和魅力,在对生态保护、扶贫攻坚等国家战略的艺术呈现上用力最多,体现出满满的“在场感”。

    何建明的《那山,那水》以浙北湖州安吉余村这样一个典型个案为例,形象化地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社会发展之道,以及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所带来的成效。历经12年,余村环境美若仙境,人心向善向美,人与自然和谐共存。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对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粗放型发展模式的舍弃,而更加注重生态均衡的可持续科学发展。另一个生态文明建设的典范——河北塞罕坝林场,则成为2017年诸位报告文学作家描述的焦点。蒋巍的《中国读本:塞罕坝》以“金木水火土”为喻书写塞罕坝的传奇故事,李青松的《塞罕坝时间》旨在表达“绿是发展方式,也是生活方式,而美是强国的目标”,李春雷的《中国塞罕坝》着力描写的是塞罕坝人追求绿色生态梦想的顽强与执著,王国平的《好一个大“林子”》则重点写林场的今昔对比,并从生态思想和精神力量角度挖掘塞罕坝人的内在动力。此外,还有梅洁的《走过东线》写的是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先治污后调水的举措,凸显东线工程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丁燕的《尼西村的“童话”与“变化”》则表现藏区民众对大自然的自觉保护。

    报告文学对于扶贫攻坚的表现,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李朝全的《国家书房》写作家金兴安帮助安徽定远县蒋集镇农民创建全国第一个农家书屋,目的是提高农民文化素质,满足他们的精神文化需求,金兴安的行动正是中国政府为农村建立60万个农家书屋计划的一部分;纪红建的《乡村国是》通过对贵州、云南、广西、湖南、陕西、江西和福建等贫困地区202个村庄的田野调查,获取了大量中国扶贫脱贫的第一手资料,对精准扶贫和产业扶贫的路径和规律做出形象化叙述;另有李春雷在《妮妮下乡》里写省文联干部王海妮主动请缨到甘肃定西临洮县任村第一书记,不遗余力“精准扶贫”的故事。陈崎嵘的《航民:一个共富的村庄》、郑旺盛的《庄严的承诺——兰考脱贫攻坚纪实》等也各有特色。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2018年报告文学:活跃度与显示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2018年报告文学长篇与短制齐备,现实与历史双向观照,既有主旋律的报告,也有介入式的透视,有的作品实现了非虚构与文学的有机生成,显示出这类写作的审美性魅力。对于时代变革主题的书写,无疑是报告文学创作最重要的收获。如何在抓住好题材的同时,做到潜心创作、精益求精,切实增强脚力、眼力、脑力和笔力,打造出文学的

    潮平两岸阔:报告文学的宽度与深度 2016年报告文学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时代大潮激扬着时代文体的写作。观览2016年的中国报告文学,不由得想起“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这首唐人诗句来。报告文学的写作进入了新常态,不再是峰谷起伏,也不只是“轻骑兵”,它以自己的方式报告时代生活,激活过往历史。2016年,报告文学的风景更为开阔,呈现给读者诸多新的生活空间。不少报告文学作家用心用力于

    报告文学:创作持续向好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现状考察

    年终常盘点,把酒话桑麻。2018年,报告文学创作成绩持续向好,令人欣慰。作家坚持既定的目标方向不动摇,走向现实生活前沿的热情依然高涨,客观的观察思考和建设性的社会态度表现突出,作品的时代特点与影响力不断加强。何建明报告黄大发为摆脱贫困带领村民坚韧不拔修“天渠”的《山神》、宏阔视野下书写上海浦东开发的《浦

    “无名”时代的非虚构叙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现状考察

    非虚构叙事的“无名” 丁晓原:年度对话,可以说是我们表达具有新闻性的“读后感”的一种方式。话题设定是对话得以展开的规定性动作。但我的感受是,我们无法以一言蔽之的方式来归纳报告文学新的创作存在,也无法以固有的报告文学常识或是理论来阐释作品。基于此,我想报告文学可能也进入到了一个所谓的“无名”时代。文学的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