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单开伙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刘正权 浏览次数:61
摘要:  世旺老汉年轻时,瓦工木工都做过,对阳沟的水怎么疏通,往哪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何桂喜喊世旺老汉来帮忙,也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世旺老汉的侄媳妇觉得吧,要自己家日后埋老汉没问题,老汉能动弹时总该给自己家搭把手吧。却不能让世旺老汉来打,有些话是要背着世旺老汉说的,她不想伤了世旺老汉的心。合秀还没走出世旺老汉的视线,何东海的车就到了,合秀磨蹭了一下,她本来还要交代世旺老汉几句话的,何东海一个电话,吓得她把话都掐断在舌头根上。稀饭干饭,看老人意愿,不能让老人在世上最后几年,活在一大家子人中,却没个顺畅日子过吧。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单开伙
    作者: 刘正权

    夜风大。

    大得闪了世旺老汉的舌头,一整夜就那么咳过来。

    鸡叫头遍,合秀才把提着的心往下按稳当,揉着通红的眼睛把世旺老汉扶起来,说你回去吧,这么咳下去,我怕!

    世旺老汉知道合秀怕什么,世旺老汉就做势抓了一把自己的胸,说看见没,它还有日子蹦跶,不会给你落过的。

    落过是黑王寨土话,给人落下过失的意思。

    合秀不看世旺老汉,把头望向窗外,窗外已经有了亮光,很微弱,合秀语气同样微弱,你手脚麻利点,不是我心狠。

    世旺老汉脚已经伸到床面前的拖鞋里,想了想,半弓着腰,从床下踏板上拽出一双解放鞋,慢吞吞把脚塞进去。

    竟然出了一身虚汗。

    脚板心都汗湿了。

    这双解放鞋,是合秀的女儿何冬梅带回来给他穿的,有顺水人情的意思,合秀孙子大学军训的鞋子,虽说军训总共才半个月,但好歹是过了脚的。

    拖鞋不一样,是合秀女儿专门买了,给他洗澡后换脚用的。

    这双拖鞋在世旺老汉眼里,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何冬梅是变相允许世旺老汉在合秀这留宿呢。尽管世旺老汉已经跟合秀明铺暗盖有日子了,问题在于,只要一天没经过孩子们点头,这留宿就名不正言不顺。

    要是被孩子们撞见,老脸是没地方放的。

    虽说两下里刻意避免着撞见对方,可这种事,说不定哪天就迎头碰见,多叫人难为情。

    在黑王寨,有些话是好说不好听的,有些事是可做不可说的。

    看破不说破,做小辈的何冬梅都拎得清这个理,做长辈的世旺老汉更要拎得起这个壶。

    不能让合秀落过,更不能让何冬梅背过。

    何冬梅是合秀大闺女,何东海是合秀小儿子,黑王寨历来都是,嫁出去的闺女是没权利当娘屋半点家的。

    如同招上门的女婿一样,干活有你,吃饭有你,喝酒有你,当家说话没你。

    合秀男人何桂喜就是最好的例子,何桂喜本来叫陈桂喜,上门就改了姓,这点上,黑王寨还保持着古风。

    世旺老汉也是上门女婿,却没改姓,不奇怪,他们一家是从外面搬进黑王寨的。

    对黑王寨的古风,世旺老汉自然不大买账。

    黑王寨的讲究是,老伴要是先走了一个,想要跟人合家,第一步得单开伙。

    单开伙在黑王寨相当于是把自己后路给断了,有儿有女单开伙,那是打儿女的脸,言下之意儿女不孝顺了,才一门心思要单开伙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第一届东海论坛“国际化视野下的中国东海——历史·现实·未来”高端学术研讨会

    来源: 中国边疆学年鉴2016 \ 第三篇 学术活动回顾

    第一届东海论坛“国际化视野下的中国东海——历史·现实·未来”高端学术研讨会于2012年12月7—9日在浙江舟山召开。此次论坛由浙江海洋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主办,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国家海洋局宣教中心、国家海洋局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

    “海洋民俗文化研究”暑期学校在华东师范大学举办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九篇 学术活动纪要

    21世纪是海洋世纪,海洋战略对国家的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海洋强国的世纪背景下,不仅要掌握经济、军事、政治的相关知识,更要掌握海洋研究的话语,提高国家核心竞争力。开展海洋文化研究,不仅有利于培养海洋人才,建立积极的海洋认知,改变中国海洋文化研究薄弱的局面;而且可以拓展民俗学研究的新领域,突破传统视

    垂老别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0 \ 作品选载

    1 三个人走在一条漆黑的土路上。两人在前面走,一个瘦小的老头儿匆匆忙忙跟在后头。他好像迈不开步子,虽然步子很紧,却总是撵不上前面两个人。前面那个身材高大的人突然停住了,扭头大声说:“跟上来没有?这么黑天老半夜的,快些走吧,嗨,真是……”“村长,我就跟上了,你们先走着,别等我,我认得路。”王老汉朝他摆了

    遍地白花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2 \ 作品选载

    收秋之后,村里来了一个女画家。不知女画家是从哪里来的,她一来就找了一家房东住下了。地里没了庄稼,村里没了葫芦架,树上的果子也摘光了,背着箱子而来的女画家不会有什么可收获的。这让厚道的村民略感歉意,认为女画家来晚了,错过了好的时候。女画家要么春天来,要么夏天来,最好是收秋之前来。这会儿场光地净的,要红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