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香蜜湖漏了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邓一光 浏览次数:29
摘要:  有一年,我被人追债,逃去黔东南山区躲债,在山里闲得无聊,忽悠老乡办了个生态农庄,种茶油、腌火腿、晒党参,一来二去迷上了田园生活,在农庄待了一年多。鲑鱼切大片,配西柚、水萝卜、荠菜苗和鲑鱼子,吃的时候尽可能张大嘴,想象自己能吞下整座海洋那种,鱼肉整块入嘴,慢慢合上海洋盖子,野生鱼子在齿舌间一粒粒爆开,一种让人特别绝望的深海气息立刻弥漫整个感知系统。我是这么想的,人总有耗尽的一天,就像台风,别指望风樯阵马的激情会永远相随,那个不可靠,彰显常青的最好方法是举重若轻的淡泊,这个,孤立的“远山蓝”做到了。” (原载《花城》 2018年第4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香蜜湖漏了
    作者: 邓一光

    蓝八从香港来,我陪了她半天。那天是“玛娃”登陆的日子。

    “玛娃”的情况是这样。6月12日,马来西亚的鸽子“苗柏”扑腾着从大鹏半岛正面登陆;7月30日,柬埔寨的捕鱼者“纳沙”擦着深圳东扬长而去;12天前,日本的“天鸽”声势浩大地造访了深圳和香港;4天后,从老挝游来一条名叫“帕卡”的鱼,动静也不小;时过一周,“玛娃”又到了。

    据说“玛娃”是一朵玫瑰。用玫瑰比喻凶巴巴的台风,脑洞够大。

    总之,整整一个月,空气中充满了湿漉漉的水汽,路上行人个个吸足了,不敢乱打喷嚏,怕喷嚏传染,大伙儿都打起来,淹了街道就不好了。

    这就是蓝八过境来那天晚上的情况。

    蓝八是我前女友。也未必。记不清哪一年,香港书展最后一天,我带了只空轮包过境去淘书。乌泱泱人头中,一位女子撞了我一下,我俩怀里的书散落一地。女子说,哎呀,对不起啊对不起。我说,没关系吧没关系。我俩磓开人群蹲下捡书,地上居然散落着两套一模一样的《1+0》。我不禁莞尔,隔着晃来晃去的腿柱子看那女子。女子也看我,咬着下唇,努力不笑出声,目光闪烁有趣。她穿黑白条纹抽烟装,衣襟在人群中挤得稍许凌乱,活脱脱《闩》中女子欲抽身却不能的纠缠模样。我猜她也是这么想,把我当作那位欲行山川相缪的男子,剩下的,就是抢门闩的游戏了。

    8册漫画,乘以2,一共16册,一会儿就捡完了。我请女子选一套。她请我先选。我说不如我们去喝点什么。她说好。

    说“好”的女子是蓝八。

    以后,我俩每年见两面,她来深圳,或者我去香港。不是特意,顺便,人到了,留条信息,要是另一个在,就见一面,等于彼此是一种存在,证明世界不真孤独到环顾四野唯有自己。她原来用WhatsApp和Facebook,我俩在地上捡过漫画后,她加了企鹅。她中文不好,繁体字也不怎么样,好在我下载了翻译狗,我俩从不长篇大论,仅限于:“在吗?”“在。”“呀,对不起,在厄立特里亚。”能对付。

    有一年,我被人追债,逃去黔东南山区躲债,在山里闲得无聊,忽悠老乡办了个生态农庄,种茶油、腌火腿、晒党参,一来二去迷上了田园生活,在农庄待了一年多。

    第二年,蓝八参加IUCN组织全球红树林考察计划,去孟加拉和伊朗工作了一年。

    那两年,我俩没见。以后再联系上,已经没有弗拉贡纳尔笔下两个人物在强光里偷情时惊鸿一瞥的感觉了。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