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卷 >>文献详情

教内信任:基督教信仰与人际信任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 >> 第四篇 年度推荐论文 作者: 韩恒 浏览次数:84
摘要:  改革开放以来,基督教的发展最为引人瞩目,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以至于有学者认为基督教的发展引起了“宗教生态失衡” , “外来宗教的比重远大于中华传统信仰” , “尚未充分中国化的基督教… …以历史空前的过快速度在城乡增长,成为正式信徒最多的宗教。中国基督教的兴起受到了海内外的普遍关注,引起了学界的广泛争论,本文关注的核心话题是基督教信仰对人际信任的影响。基督教信仰对于人际信任有何影响?当然,研究基督教对于信任的影响,不仅与当下的诚信现状有关,而且还与韦伯提出的经典命题有关。基督徒的数量以及基督教相对于中国文化的外来性,可能是影响基督教与信任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
作者简介:  韩恒,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郑州大学社会调查与数据分析中心副主任、社会管理河南省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教内信任:基督教信仰与人际信任
    作者: 韩恒

    一 问题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基督教的发展最为引人瞩目,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以至于有学者认为基督教的发展引起了“宗教生态失衡”,“外来宗教的比重远大于中华传统信仰”,“尚未充分中国化的基督教……以历史空前的过快速度在城乡增长,成为正式信徒最多的宗教,削弱了中国宗教文化的民族主体性,急剧地改变着中国宗教原有的结构版图”[※注]。中国基督教的兴起受到了海内外的普遍关注,引起了学界的广泛争论,本文关注的核心话题是基督教信仰对人际信任的影响。之所以关注信任问题,主要源于当下中国的信任状况。

    在一定意义上,社会中的“信任危机”来自“信仰危机”[※注]。面对中国的信任危机,基督教的兴起是否有利于中国当下的诚信重建?基督教信仰对于人际信任有何影响?是否能够增加社会的普遍信任?这是本文关注的核心问题。当然,研究基督教对于信任的影响,不仅与当下的诚信现状有关,而且还与韦伯提出的经典命题有关。

    二 文献回顾:经典命题和实证研究

    (一)韦伯的经典命题

    在研究资本主义为什么首先出现在西方这一问题时,韦伯对不同的宗教伦理进行了对比分析,提出了基督新教、儒家文化与信任的经典命题。韦伯认为,“中国人彼此之间典型的互不信任,是所有的观察者都能肯定的。清教教派里的虔诚兄弟间的信任与诚实——一种同为教外人所分享的信任——与此形成强烈的对比”[※注]。韦伯认为,中国人之所以缺乏信任,原因在于中国的儒家伦理。“虔诚的中国人的宗教义务……促使他在既定的有机个人关系内部里去发展他自己。孟子拒斥普遍的‘兼爱’,并认为那会抹杀了孝道与公正,是无父无兄的野兽之道。在本质上,一个中国儒教徒的义务总是在对具体的人——无论是死是活——尽孝道,并对那些与他相近的人——根据他们在自己生活中的地位——善尽恭顺之道。儒教徒对一个超越世俗之上的上帝是无所负欠的;因此,他也从未被束缚于一个神圣的‘事情’或‘理念’。”“这种伦理意图将个人历久弥新地与其氏族成员牢系在一起,并将他嵌入氏族的模式中”[※注],“氏族凝聚性在中国之持续不绝,以及政治与经济组织形式之全然固着于个人关系上的性格。它们全都……缺乏理性的实事求是,缺乏抽象的、超越个人的、目的团体的性格:从缺乏真正的‘共同体’,尤其是在城市里,一直到缺乏全然客观地以目的为取向的、那种经济的结合体关系与经营等种种类型。……在那儿,所有的共同体行为全都受到纯粹私人的,尤其是亲属的关系,以及职业上的兄弟结盟关系,所涵盖与制约”[※注]。也就是说,儒家伦理下的信任是基于特定私人关系的信任,其中血缘关系和亲缘关系发挥着重要作用。

  •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6-04

    章节:《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4》 \  第四篇 年度推荐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城乡结合部教会信徒的经济状况调查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9-2010 \ 实证研究报告

    马克斯·韦伯强调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之间内在联系。对于这一认识,学术界从不同角度做过许多探讨,结论大相径庭。至于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基督教信仰与信徒的经济状况是否具有某种相关性,或者教会团体所提供的人际网络、价值观念及团契精神,是否会影响到信徒的经济生活,仍然是有待于从中国

    传播模式与农村基督教群体特征的演变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实证研究报告

    已有的研究表明,伴随着基督教的发展,城市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的基督教整体特征已经发生了一定变化,与原来的老人多、妇女多、文化程度低者多相比,城市中的基督徒群体呈现出“新三多”的特征,即青年人多、文化程度高者多、社会地位高者多。[※注]与城市基督徒的新特征相比,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农村的基督徒特征是否发生

    意义的惊现:科学、信仰以及如何理解事物的意义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5 \ 译著举要

    该著立足于当代科技社会的语境,分析了神学信仰的重要意义。作者认为,我们生活在网络时代,可以获得大量的信息和知识,然而信息并不等于意义,知识也并不等于智慧。我们如何理解周围的世界?科学与基督教信仰是否相互冲突?宇宙的结构是否指向上帝的存在?该著主张,只要人心充满了认识世界意义的渴望,科学与信仰就可以共

    圣经与哲学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7 \ 论文荟萃

    基督教在与哲学相遇之后,不得不寻求哲学的理解。在这过程中,不仅使基督教本身发生了变化,也改变了哲学。因为哲学在理解基督教信仰的过程中为自己开辟出了新的问题与新的原则。换言之,基督教以贡献给哲学新内容的方式改变了哲学。这集中体现在基督教通过哲学而促使了理性对一些问题与原则的自觉。那么,在历史上,哲学从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牟钟鉴:《宗教生态论》,《世界宗教文化》2012年第1期。
删除叶小文:《我们“老百姓”不能“老不信”》,《中国青年报》2011年10月17日第2版。
删除[美]韦伯:《中国的宗教 宗教与世界》,康乐、简惠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15页。
删除[美]韦伯:《中国的宗教 宗教与世界》,康乐、简惠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19—320页。
删除[美]韦伯:《中国的宗教 宗教与世界》,康乐、简惠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26页。
删除[美]韦伯:《中国的宗教 宗教与世界》,康乐、简惠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18、320、326页。
删除李涛等:《什么影响了居民的社会信任水平?——来自广东省的经验证据》,《经济研究》2008年第1期。
删除王文胜:《居民信任水平的城乡差异分析》,《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9年第3期。
删除阮荣平、王兵:《差序格局下的宗教信仰和信任:基于中国十城市的经验数据》,《社会》2011年第4期。
删除王佳、司徒剑萍:《当代中国社会的宗教信仰和人际信任》,《世界宗教文化》2010年第4期。
删除杨凤岗:《南方某市基督徒伦理调查》,载方立天编《宗教社会科学》(第1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21、122页。
删除李向平、杨凤岗:《新教伦理与社会信任的中国建构——以当代中国的“基督徒企业”为中心》;载高师宁、杨凤岗主编《从书斋到田野:宗教社会科学高峰论坛论文集》(下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301页。
删除关于此次调查抽样的详细情况介绍参见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2010年编写的《2010年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手册》。
删除关于此次地图抽样法的具体介绍参见中国调查与数据中心2010年编写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实地绘图抽样手册》。
删除费孝通:《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7、36页。
删除李向平、杨凤岗:《新教伦理与社会信任的中国建构——以当代中国的“基督徒企业”为中心》,载高师宁、杨凤岗主编《从书斋到田野:宗教社会科学高峰论坛论文集》(下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300页。
删除[美]弗兰西斯·福山:《信任——社会道德与繁荣的创造》,李宛蓉译,远方出版社1998年版,第45页。
删除[美]罗伯特·帕特南:《独自打保龄球——美国社区的衰落与复兴》,刘波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9—12页。
删除[美]罗伯特·帕特南:《独自打保龄球——美国社区的衰落与复兴》,刘波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2—13页。
删除有研究表明,宗教信徒的规模对于信任有着明显影响,在一个特定的社会中,当基督新教信徒的比重增加时,基督新教徒对社会的信任水平也会增加;教信徒的比重降低时,基督新教徒对社会的信任水平也会降低。参见Stephen Knack & Philip Keefer,“Does Social Capital Have an Economic Payoff?A Cross-Country Investigation,”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Vol.112,No.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