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徽州二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凤群 浏览次数:30
摘要:  ”本昌冲上桥头,便见那座兀立着的已经破败的雕花门楼下,一个托着水烟筒的瘦小的老女人正和自己虎背熊腰的女人玉秀高声斗嘴。那老女人是本昌的寡妇婶娘,刀条脸气得变形变色,跺着小脚乱嚷— — “气数尽了!”女人说,有点卖弄的意味, “真没想到我们梅林镇也会红火,成日的山外客你来他走,说来看什么古民居和古迹。老女人大模大样地往那把祖传的太师椅上一坐,阴阳怪气地说: “本昌,婶娘没日子过了。他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只自由自在的蝴蝶,朝着阳光下那美丽的蝶群翩然飞去… … (原载《海燕》 2018年第2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徽州二题
    作者: 凤群

    墨庄轶事

    那本来是个极其平淡无聊没有故事的黄昏。

    本昌后来忆及那个黄昏发生的事也觉得纯属偶然。当时,本昌就站在自己门前那座形如弯弓的古石桥的拱洞子里,和桥下浣衣的砖匠来顺的女人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那是镇上出名的美人儿。本昌盯着她俊俏的脸,手中那把洒金白纸扇摇得啪啪直响。

    “春妮,昨夜里我梦见老祖宗,说我苦日子不会长久,有贵人搭救呢。”

    女人抿嘴一笑,不置可否。

    “真的,今日我上山见自家祖坟上飘着一丝丝五色烟气,你说怪不怪?”

    女人看了看本昌。拱桥上缠绕的藤蔓潇潇洒洒飘拂下来如同瀑布。本昌那张清秀的白脸被罩上一层浅浅的绿意,带有几分鬼气。女人便有些不悦:“你来找我就扯这些鬼话?”

    本昌在夕阳的光里见那俊俏的女人眼波一闪,似含有无限的情意,不觉有些痴迷。于是凑近了些:“你捎个信给来顺,明儿帮我把破门楼拆下来。”

    “明天来顺没空。”女人声音隐隐有些失望,“明天镇长和他商量镇上造宾馆的事。”

    “造什么宾馆?”

    “镇长说,我们这儿离黄山近,要兴什么旅游区呢。”

    贴着水面吹来一阵凉风,一阵淡淡的晚茉莉花的清香随风飘来。

    本昌无端地叹了口气,忽见水中倒映出自家女人从桥栏上探出的虎视眈眈的阔脸,便生出些许怯意,转身即要离去。浣衣女人用槌棒击碎水中映着的那张恶脸,幽幽地说:“本昌哥,你那点小事我可以叫来顺早晚抽空帮个忙,可你拿什么谢我?”

    本昌转过身来,目光有些怅惘。

    女人咯咯笑了起来,手中槌棒发泄般地敲起一阵急雨:“就把你门楼上那块青石匾送我垫猪圈吧。”

    本昌点点头,怅然若失,晚茉莉花的香气渐渐浓郁,本昌的目光渐渐迷离。自家女人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一声裂帛般尖声怪气的苍老女音撕破了黄昏的沉寂——

    “现世报!墨庄的气数尽了!”

    本昌冲上桥头,便见那座兀立着的已经破败的雕花门楼下,一个托着水烟筒的瘦小的老女人正和自己虎背熊腰的女人玉秀高声斗嘴。

    那老女人是本昌的寡妇婶娘,刀条脸气得变形变色,跺着小脚乱嚷——

    “气数尽了!墨庄的气数尽了!”

    墨庄便是本昌的住屋,老祖宗传下来的古宅。因那长满薜荔藤狗尾草的雕花门楼上嵌着一块岳飞题款的青石匾额,青石板上镌刻着两个苍劲的阳文大字:墨庄,故得名。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攀沿的光束(组诗节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正午本身 蜻蜓在湖泊的夏风中盘旋它是水中不起眼的角色正午,我忽略一个离婚女人的暗语,以及一杯滚烫咖啡生锈,铁色十二点,人的声音像失控玩具小房间,得以保留完整的光斑穿过浓密的树荫我拥有窗台,花朵,不善言辞的蝴蝶汇集的铜管渴望齐奏,鸣响远处太阳,明亮,如最后一缕马航航线上哭泣的灯火继续闪耀此刻,有人在修建

    一曲终了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她深爱的丈夫患病失忆了,她成为他眼中的“妹妹”,而不再是妻子。一个人身份的丢失,带来周边所有关系的混乱。他还能恢复记忆吗?她会一直守候他们的爱吗?1 杜小碧领孟超的那个上午,碧云阁失了火。碧云阁和杜小碧没有任何关系,失火和她更无半丝瓜葛,但杜小碧经过那里,腿软得几乎不能站立。她前面是个骑摩托的,也正停

    八月在河边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已是八月秋初,河边的草依然有着夏天的繁盛。最明显的是那些蒿草。在缺少烧柴的时代,它们曾是我们青睐的对象。如今大不同了,但我们不要忘了向蒿草致敬。河帮子上的节骨草非常多,有一种蔓延的效果。不少节骨草都被牛蹄子踩得很深,但这些草依然不死。小河总是以高姿态原谅牛的踏入,那蹄窝里有沉沉暮霭,也会有灿灿朝晖,

    花忆前生·希望从你开始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目光开阔,气色红润。惊讶于你,惊讶于真正的风景。再过一月,就是立秋,大片的棉花就会真正开花。时间让我恐惧,你,让我宁静。希望从你开始:了解女人,理解女人,爱戴女人。希望从你开始,知道夫人二字的真正重量与含义。再过一月,我,也就立秋了。你待在春天,让秋天的我始终能看见春天。你是待在春天的处子,我是朝春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