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徽州二题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凤群 浏览次数:84
摘要:  ”本昌冲上桥头,便见那座兀立着的已经破败的雕花门楼下,一个托着水烟筒的瘦小的老女人正和自己虎背熊腰的女人玉秀高声斗嘴。那老女人是本昌的寡妇婶娘,刀条脸气得变形变色,跺着小脚乱嚷— — “气数尽了!”女人说,有点卖弄的意味, “真没想到我们梅林镇也会红火,成日的山外客你来他走,说来看什么古民居和古迹。老女人大模大样地往那把祖传的太师椅上一坐,阴阳怪气地说: “本昌,婶娘没日子过了。他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只自由自在的蝴蝶,朝着阳光下那美丽的蝶群翩然飞去… … (原载《海燕》 2018年第2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徽州二题
    作者: 凤群

    墨庄轶事

    那本来是个极其平淡无聊没有故事的黄昏。

    本昌后来忆及那个黄昏发生的事也觉得纯属偶然。当时,本昌就站在自己门前那座形如弯弓的古石桥的拱洞子里,和桥下浣衣的砖匠来顺的女人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那是镇上出名的美人儿。本昌盯着她俊俏的脸,手中那把洒金白纸扇摇得啪啪直响。

    “春妮,昨夜里我梦见老祖宗,说我苦日子不会长久,有贵人搭救呢。”

    女人抿嘴一笑,不置可否。

    “真的,今日我上山见自家祖坟上飘着一丝丝五色烟气,你说怪不怪?”

    女人看了看本昌。拱桥上缠绕的藤蔓潇潇洒洒飘拂下来如同瀑布。本昌那张清秀的白脸被罩上一层浅浅的绿意,带有几分鬼气。女人便有些不悦:“你来找我就扯这些鬼话?”

    本昌在夕阳的光里见那俊俏的女人眼波一闪,似含有无限的情意,不觉有些痴迷。于是凑近了些:“你捎个信给来顺,明儿帮我把破门楼拆下来。”

    “明天来顺没空。”女人声音隐隐有些失望,“明天镇长和他商量镇上造宾馆的事。”

    “造什么宾馆?”

    “镇长说,我们这儿离黄山近,要兴什么旅游区呢。”

    贴着水面吹来一阵凉风,一阵淡淡的晚茉莉花的清香随风飘来。

    本昌无端地叹了口气,忽见水中倒映出自家女人从桥栏上探出的虎视眈眈的阔脸,便生出些许怯意,转身即要离去。浣衣女人用槌棒击碎水中映着的那张恶脸,幽幽地说:“本昌哥,你那点小事我可以叫来顺早晚抽空帮个忙,可你拿什么谢我?”

    本昌转过身来,目光有些怅惘。

    女人咯咯笑了起来,手中槌棒发泄般地敲起一阵急雨:“就把你门楼上那块青石匾送我垫猪圈吧。”

    本昌点点头,怅然若失,晚茉莉花的香气渐渐浓郁,本昌的目光渐渐迷离。自家女人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一声裂帛般尖声怪气的苍老女音撕破了黄昏的沉寂——

    “现世报!墨庄的气数尽了!”

    本昌冲上桥头,便见那座兀立着的已经破败的雕花门楼下,一个托着水烟筒的瘦小的老女人正和自己虎背熊腰的女人玉秀高声斗嘴。

    那老女人是本昌的寡妇婶娘,刀条脸气得变形变色,跺着小脚乱嚷——

    “气数尽了!墨庄的气数尽了!”

    墨庄便是本昌的住屋,老祖宗传下来的古宅。因那长满薜荔藤狗尾草的雕花门楼上嵌着一块岳飞题款的青石匾额,青石板上镌刻着两个苍劲的阳文大字:墨庄,故得名。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命案高悬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7 \ 作品选载

    一 夏日的中午,光棍吴响伏在芨芨丛中,虎视着牵着牛的尹小梅。吴响想把尹小梅搞到手。在北滩,尹小梅算不上漂亮,一张普通的梨形脸,眉眼也不突出,总在躲着谁似的,更没有王虎女人那种风骚劲儿。她很瘦弱,走路慢悠悠的,像一棵失去水分的豆芽菜。可吴响就是喜欢她。从尹小梅嫁到北滩那天起,这种喜欢就固执地扎进吴响心里

    近代文学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7-1998 \ 1996—1997年近代文学研究

    中国近代文学研究在20世纪最后20年里进入突飞猛进、全面丰收的繁盛时期。继续加强对近代文学资料的发掘和清理,注重宏观研究并开始从学科建设的高度考虑和规划近代文学研究,观念更新,方法多样,自由探索,多元互补,代表了90年代中国近代文学研究的主要走向,也是1996—1997年研究特色的集中体现。据不完全统计,1996—19

    日子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02 \ 作品选载

    一 发源地周边的山势和地形,锁定了滋水向西的流向。这些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在这条清秀的倒淌河面前,常常发生方向性迷乱。在河堤与流水之间的沙滩上,枯干的茅草上积一层黄土尘灰,好久好久没有降过雨了。北方早春几乎年年都是这种缺雨多尘的景象。两驾罗筛,用木制三角架撑住,斜立在掏挖出湿漉漉的沙石的大坑里。男人一把

    攀沿的光束(组诗节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正午本身 蜻蜓在湖泊的夏风中盘旋它是水中不起眼的角色正午,我忽略一个离婚女人的暗语,以及一杯滚烫咖啡生锈,铁色十二点,人的声音像失控玩具小房间,得以保留完整的光斑穿过浓密的树荫我拥有窗台,花朵,不善言辞的蝴蝶汇集的铜管渴望齐奏,鸣响远处太阳,明亮,如最后一缕马航航线上哭泣的灯火继续闪耀此刻,有人在修建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