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文化消费主义语境下的文学价值之思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现状考察 作者: 陈众议 浏览次数:18
摘要:  消费主义无疑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 ,时尚的瞬息万变、信息的五花八门大都瞄准了人们的腰包、刺激潜在的消费欲望。但是,后来的文化批评家费斯克( 《理解大众文化》 )却认为,大众(通俗)文化即日常生活文化(也即所谓的“生活审美化” “审美生活化” ) ,其消费过程则是依靠文化经济自主性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霸权进行抵抗的过程。然而,马克思正是在对资本的认知上预言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不分国别、不论民族,为了剥夺的剥夺,向着资本和资本家开战,进而实现人类大同— —社会主义— —但前提是疯狂的资本逻辑和技术理性会让世界有那么一天(用甘地的话说, “世界足够养活全人类。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文化消费主义语境下的文学价值之思
    作者: 陈众议

    消费主义无疑是当今世界的“主旋律”,时尚的瞬息万变、信息的五花八门大都瞄准了人们的腰包、刺激潜在的消费欲望。这是资本逻辑和技术理性合谋的结果。我们或可从中梳理出几个并不新鲜,却常说常新的话题:一是何谓文化消费主义;二是谁主世界潮流;三是消费意识缘何成为大众意识,作家、理论家如何在写作或思辨中实现或抵抗所谓的现代性或后现代性。换言之,它至少牵涉到三个问题:第一,何谓现代性或后现代性?第二,谁是大多数?第三,谁主世界潮流?

    关于第一个问题,西方过来人早有议论,他们对现代性或现代意识的疑窦和反思出现于19世纪,甚至更早,而焦点或靶子正是消费主义。到了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使生灵涂炭、满目疮痍,现代主义虽然走进了观念和技巧的死胡同,但其所表现的异化和危机却具有片面的深刻性(袁可嘉语)。而后现代主义则多少反其道而行之,娱乐至上、消解意义,虽然使文艺顺应了自由市场的游戏规则,但模糊了后发达或发展中国家的意识形态的相对独立性。根据马尔库塞(《单向度人》)的说法,真正的艺术是拒绝的艺术、抗议的艺术,即对现存事物的拒绝和抗议。换言之,艺术即超越:艺术之所以成为艺术,或艺术之所以有存在的价值,是因为它提供了另一个世界,即可能的世界;另一种向度,即诗性的向度。前者在庸常中追寻或发现意义并使之成为“陌生化”的精神世界,后者在人文关怀和终极思考中展示反庸俗、反功利的深层次的精神追求。同时,他认为大众文化瓦解了传统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并使之单向度地陷入了消费主义的陷阱。但是,后来的文化批评家费斯克(《理解大众文化》)却认为,大众(通俗)文化即日常生活文化(也即所谓的“生活审美化”“审美生活化”),其消费过程则是依靠文化经济自主性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霸权进行抵抗的过程。他们从不同的角度肯定了“严肃文化”和“通俗文化”、精英主义和消费主义的存在价值。显然,现实助费斯克战胜了马尔库塞。这也是后现代主义战胜现代主义的一个显证。而后现代主义指向一切意义和宏大叙事的解构为所谓娱乐至上的大众消费文化的蔓延提供了理论基础。于是,绝对的相对性取代了相对的绝对性。

    关于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王小波曾一语中的,谓“沉默的大多数”。如果拿金字塔作比附,那么人类的大多数毫无疑问地便是被压在低层的那个庞大的基数。他们大都还在为生存权挣扎,何谈话语权?!而今,虽然互联网和微博微信为众生提供了言说的机会,但它又何尝不是淹没在资本这个汪洋大海、被资本玩弄的小小泡沫。而“在安静的书屋里孕育翻天覆地思想”(海涅语)的西方文人从卢梭到尼采到斯宾格勒到奥尔特加·伊·加塞特到卡夫卡到弗莱到加西亚·马尔克斯到波兹曼等等(这个名单几可无限延续),对现代化的意见也不尽相同,尽管总体上是保守的、否定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现状考察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共产党和工人党视野中的资本主义新变化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3 \ 第二篇 特约文稿

    如何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的新发展、新变化,是关系到社会主义发展前途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苏东剧变后,资本主义各国共产党走出“资本主义总危机”的理论误区,直面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提出了关于资本主义新变化的理论和见解。一 垄断资本主义国际化发展的新阶段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资本主义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和发展,到20

    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导读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17 \ 译著举要

    从19世纪40年代初直到逝世,马克思对欧洲及其以外的资本主义社会作了尤为深刻的分析。他不仅仅是研究19世纪欧洲资本主义现象的思想家,更是研究资本主义本质的思想家。重要的是,他设想了一个与现有资本主义框架不一样的未来。随着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以及它在曾经的“不发达”经济体的兴起,马克思的思想与现在的联

    2014年马克思主义国际政治经济学综述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15 \ 第九篇 马克思主义国际政治经济学

    本文选取2014年度发表在《中国社会科学》《马克思主义研究》《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国外理论动态》和《新左派评论》上的马克思主义国际政治经济学论文,以及本年度有代表性的学术著作,从不平等问题、反思资本主义和构建社会主义、中国与世界的经济关系、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等四个方面对马克思主义国际政治经济学文献进行

    三 西方国家发生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成为焦点之一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0 \ 第四篇 热点聚焦

    伴随着西方国家金融和经济危机在全球的扩展和蔓延,如何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深刻透析当前西方国家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本质、成因和影响,科学阐释资本主义运行规律和发展趋势,提出规避和防范类似危机的中国策略,成为了近两年学界普遍关注的热点。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原因。有学者认为,资本主义私有制是形成金融危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