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吃苦桃子的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晓苏 浏览次数:26
摘要:  一辆运苹果的卡车,开到油菜坡脚下突然坏了。厚嘴唇男人是从车后面走过来的,背着一个用竹篾编成的背篓。桃子很小,只有李子那么大,上面还有一层茸毛。厚嘴唇男人想了一下,伸手朝他正要去的方向指了指说,前头不远有个弯,一拐弯就是个杂货铺。她发现,那个厚嘴唇男人也在铺子门口。厚嘴唇男人没坐,也没说话,直直地站在背篓边上,正支着耳朵听着别人聊。他仍然在吃桃子,格崩格崩的。那三个从外面打工回来的人,都觉得输给了厚嘴唇男人,显得有些不服气。沉默了一会儿,他们同时把目光移到了杂货铺老板身上。从杂货铺出来,车花一边走一边问老板,我们的车坏了,你能帮我找个可靠的人守车吗?分别的时候,车花找憨宝要了一个苦桃子。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吃苦桃子的人
    作者: 晓苏

    一辆运苹果的卡车,开到油菜坡脚下突然坏了。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个搭伴儿的女人。这年头,跑长途运输的司机,都喜欢找个女人搭伴儿。搭伴儿的女人被叫做车花,一般都比较年轻,有几分姿色,多少还有些风流。

    司机从车上跳下来,很快打开了引擎盖,开始埋头检查。车花也跟着下了车,一下来就伸了个懒腰。她说不上太漂亮,脸上有几颗碎斑,像几粒黑芝麻。不过,她的身材挺好,属于胸大腰细那种。司机四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很老练,没用多久便找到了毛病。

    糟糕,发动机坏了!司机说。

    车花赶紧走拢去,焦急地问,能修好吗?

    必须去宜昌买配件。司机说。他关了引擎盖,一边脱手套一边叹了口长气,显得很无奈。

    车花顿时紧张起来,蹙着眉头问,又要我一个人在这儿守车吗?

    司机没回答车花,只用不屑的目光瞅了她一眼,好像觉得她这个问题问得太幼稚,根本不值得他来回答。车花有些不高兴,翘着嘴巴嘟哝说,宜昌离这里几百公里,你一去一来少说也得两三天,让我一个女人在这荒山野岭里守车,又人生地不熟的,你不担心我害怕吗?司机听车花这么说,态度马上发生了变化。他扭过头来,先在车花肩上拍了一下,然后诚恳地说,你要是实在害怕,就在这附近找个老实点儿的人陪你。

    这是一个深秋的下午,虽然才四点多钟,但太阳已开始西斜了。司机看看手表说,还有一趟到老垭镇的班车,我今晚赶到那里去住,明天一早就去宜昌,顺利的话,后天上午就可以把配件买来。车花说,好,你早去早回。

    过了五分钟,司机说的那趟班车就来了。车上人不多,一招手就停了下来。司机麻利地上了车,上车后还回头给车花挥了挥手。车花也给司机挥了手,仿佛依依不舍。

    司机走后,车花登上路边的一个石头,把四周环视了一遍。她希望看到一户人家,但没看到,只看到了几片树林和几块庄稼地,还有几个坟包。正感到失望,一个长着厚嘴唇的男人忽然出现在车花眼前。

    厚嘴唇男人是从车后面走过来的,背着一个用竹篾编成的背篓。他身上的穿着很过时,蓝褂子,黑裤子,黄球鞋,都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打扮。他手上捏着几个桃子,正一边走一边吃着。桃子很小,只有李子那么大,上面还有一层茸毛。但他吃得很来劲,格崩格崩的,像吃人参一样津津有味。

    从车花面前经过时,厚嘴唇男人没有停,也没有减速,只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就过去了。车花感到这个人有些迟钝。在车花的记忆中,男人们从她身边经过时,一般都会停下来看她几眼,目光色迷迷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人不可貌相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写小说写久了,养成一个习惯,喜欢揣摩人。一桌人吃饭,会下意识地猜测都是些什么个性;一群人开会,也会揣摩台上台下的各等心事;一伙人聊天,也会从人家的对话里感觉到微妙关系,这纯属自己跟自己玩儿的单机游戏。一般来说,准确率八九不离十。有时我说出我的判断,人家会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但真正让我觉得有意思的,

    摩擦取火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1 凡事需要上天来证明的,那基本就是谎言。2 整整五年了,这是陈元第一次迈出大铁门。陈元出门后,听到身后吱咛一声再哐当一声,已经走出十米开外了,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猛一回头,目光碰到大铁门的时候,像碰到一块冰一样打了一个激灵。在里边的五年时间,他无数次地想象过大铁门一开再一关的声音。他曾经想让提前出去的

    阿加的黎明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作品选载

    火车发出有节奏的闷响,如锤子敲打着夜色,增添了此时的彝族席乃莫色阿加分外的烦躁。不,还不只是十四岁的阿加,还有伍呷、阿切、曲木伍支等二十多名坐在火车上的彝族席乃们。“席乃”在彝语中意为未出嫁的女孩,即少女的意思,与一般游客理解的“阿咪子”有些区别,那是对彝族妇女的统称。她们的眼神,穿越城市雾霾,在黎

    玛多娜生意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1 那些年,我也做过生意。我和庞德合伙的鸢尾花广告公司开张了五个多月,人气很旺,庞德每天都在公司接待好几拨客人,咖啡机烧坏了两台,一次性纸杯用掉了好几箱,但我后来得知,并没有一份像样的合同,那些人都是来找庞德谈艺术的。有一个摇滚乐手喝啤酒喝醉了,捏着那玩意儿在公司里跑来跑去,对着每一盆植物撒尿,嘴里高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