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血脉之河的上游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李登建 浏览次数:27
摘要:  在我试图破译家族的生命密码,悉数祖父、父亲、哥哥从事的职业的时候,那两个黑乎乎的家伙又浮现在眼前。祖父晚年我懂点事了,对他的生活习性有些注意,有一次,父亲从集上买回一小兜咸鸭蛋,我给祖父送去两个。可祖父知道了,他不在乎这个,又扒出来放在锅里煮,结果祖父真的就大病一场,他却不后悔… …以祖父这样的习性,他怎么肯让油滴到外面,哪怕是一滴!还有,我学会了点头哈腰,学会了讨好、奉迎、唱赞歌… …离那块肥沃而贫瘠的土地越来越远,离祖父越来越远,我已退化成一副卑怯、猥琐的模样,退化得一点不像我祖父了… … (原载《人民文学》 2018年第1期)。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血脉之河的上游
    作者: 李登建

    在我试图破译家族的生命密码,悉数祖父、父亲、哥哥从事的职业的时候,那两个黑乎乎的家伙又浮现在眼前。又笨又丑,像两只大螃蟹,霸占了小小东屋的一大块地盘。这两个讨厌的黑家伙是什么呢?

    少时我羸弱而孤独,胡同里没有同龄的孩子,到别的胡同去玩又常挨欺负,母亲在正屋忙她手里的活儿,无暇管我,我便自己钻进东屋,再掩上门。不知道为什么,东屋里幽暗的光线是那么契合我的心情——至今我还喜欢这种色调——我能在那里一呆一个上午。屋子北面一间摆着几个盛粮食的大缸,缸后面不时有老鼠打闹,发出尖叫。我胆怯地摸着缸沿窥视,警觉的它们却仓皇逃窜。南面一间就是这两个黑乎乎的家伙了,横横斜斜躺在地上,很惬意的样子。起初它们并不惹我反感,我歪着脑袋从它们的圆形大口往里瞅,黑洞洞,那深处的黑一次次诱惑着我。但后来我想开辟一块场地,弄来木头制作小手枪、冲锋枪,削陀螺,做一些不为人知的私密事情——我有了独立意识,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这里是我最好的选择,它们就碍手脚了。“这是啥,不能把它们扔掉?”我问父亲。“你爷爷给我的,说不定还有用哩……”父亲丢下这么一句,急急忙忙奔田野去了。我只好费尽力气把它们竖起来,移到墙根,并狠狠地踹了两脚,但我的小脚却被它们硬梆梆的壳弹了回来。

    哦,它们不就是祖父的油篓吗?

    一个黑大汉,两只大油篓,外加一支民间小调随着汉子的脚步忽高忽低。这个默契的组合持续了十多年——新中国成立前祖父是个卖油郎。

    那时祖父正当壮年,个头高大,肩膀宽阔,脚底生风,如果在好路上,挑着一百多斤油,他能让担子扇起来,一前一后两只笨重的油篓变成了宽大的翅膀,引得路旁干活的人朝这边看。这,我听在济南一家工厂当会计的石爷描述过,石爷说这些时不停地啧啧咂嘴,我则听得入迷,心驰神往。作为一个挑夫,祖父是好样的,但作为卖油郎,祖父却有天生的短板:他太要脸面,认为当小商贩丢人。第一回串乡,他练叫卖,一路对着杏花河两岸的树丛练,对着青龙山的大青石练,很熟练了,可是到了人家村里,舌头却像一块石头搁在嘴里,怎么也喊不出声。这样悄无声息地在街头站着,又溜到巷尾,做贼似的。尤其怕小媳妇们来买他的油,他平时见了俊女人都脸红。祖父此时的难堪我是能体会到的,读小学时每次上课我都羞于从讲桌前走;如今已年近花甲,也算见过一些大场面,还常常有模有样地坐在主席台上,但要让我独自从一个会场穿过,我还是感觉众目之下如有乱箭射来。这好像是老李家血液里的东西。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虚拟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这个冬天特别冷,父亲在私底下说,要做好春节前“办事”的准备,——父亲所说的“事”当然是祖父的丧事。祖父的情况说不上好,可也没有坏下去的迹象,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这么悲观。家里头有暖气,气温恒定在摄氏21度,再冷的天气和我的祖父又有什么关系呢?父亲说:“你不懂。”父亲的理论很独特,他认为,气温下降到一定的

    我们叫做家乡的地方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黄昏的时候,我搭乘一辆顺路车从福永去南澳。姆妈跟着我。她一路上都没有和我说话,要么打盹,要么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我们在路上遇到一辆抛锚的“滇B”、三个出了点儿麻烦的年轻穿越族、两对在海岸上拍婚纱照的新人和一大群在夕照中返回东部山区森林的白头翁。说实话,我希望能叫出他们和它们的名字,这样也许我们能够说说

    好散文的境界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创作综述

    在文学的四大文体中,散文最不受重视,地位也最低。如果说诗歌、小说、戏剧是朝阳,散文至多也就是余晖。所以,各种文学史几乎没多少散文的事,如果有也是其他文体的叙述之“余”,且有点千篇一律的赘述。至于散文的概念、范畴、理论与形式,甚至到底“什么是好散文”,往往都语焉不详,甚至比较模糊、混乱。读《人民文学》

    拿破仑·波拿巴的意识形态批判

    来源: 中国哲学年鉴2008 \ 论文荟萃

    在意识形态概念发展史上,拿破仑同特拉西及其观念学派之间的学理分歧与政治纠葛构成了具有重要划界意义的事件。这场纷争不仅使意识形态概念的性质及其界定方式发生了改变,更为重要的是,马克思从中获得了丰富的理论资源并将其转用于对青年黑格尔派的哲学批判。拿破仑对特拉西及其观念学派的批判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对观念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