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草木时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王剑冰 浏览次数:23
摘要:  在乡村,夜总是比城里的黑,不信你来看看,你看不见什么的,天上有星星还好些,没有星星的时光,你就知道乡村的夜是什么样的了,其实我给你说也说不好,但你可以伸出手来试试,你是看不见你的手指的,你只是看到了自己的半截胳膊,那半截就伸到夜里去了。你在村子里走,看到一个火头一闪一闪,你以为那是谁的烟头,你问了是谁,那火头不说话,一忽站着一忽蹲下的,好像与你玩着把戏。其实狗剩寡妇人不错,就是人们寡妇长寡妇短的把狗剩寡妇家的门说成风箱了。这才是村子,一个村子建立并且维系下来是有根据的。还是那个村子,叫不成别的村子。夜黑时光,村子就睡了,村子也是要睡的。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草木时光
    作者: 王剑冰

    夜黑里

    在乡村,夜总是比城里的黑,不信你来看看,你看不见什么的,天上有星星还好些,没有星星的时光,你就知道乡村的夜是什么样的了,其实我给你说也说不好,但你可以伸出手来试试,你是看不见你的手指的,你只是看到了自己的半截胳膊,那半截就伸到夜里去了。

    你在村子里走,看到一个火头一闪一闪,你以为那是谁的烟头,你问了是谁,那火头不说话,一忽站着一忽蹲下的,好像与你玩着把戏。等你近前了,那火头又远了,你不知道,那是一只萤火虫。还有的火头就是鬼火了,那种火头大一点,但是不集中,老是恍惚了你的眼睛,你一会感觉有个地方亮闪了一下,揉揉眼睛再看时,闪的地方又黑了。你可不敢再往远处去,野地里不定有什么东西,尤其在这样的夜黑时光。你若果跟着鬼火走,说不定就走进了乱草蓬茸的坟地。有人说鬼火就是起这个作用的,那是坟地里的鬼魂寂寞了,出来寻一个活口说话的。

    你好不容易看到一处光亮,走去就知道,那是牲口屋。一般都是光棍老五在那里,再有就是几个没事的,聚着一堆火喷闲空儿,不过是些光棍们爱说爱听的话题。光棍老五也惯了,总是不停地给牲口加干草或者料豆。柴火不大干,潮潮的一会儿火大一会火小,白色的烟顺着芦草冒出来,熏得人睁不开眼睛,睁不开眼睛闭着也不行,眼泪也不听使唤。关键是嗓子眼也痒痒,于是就不停地咳咳地咳嗽,你一声他一声的,让一个牲口屋像一列火车,搞得牲口闹不清人的意图和兴趣。

    出来的时候,你可千万别乱伸腿,说不定就掉到了水里去。你得两只脚左两下右两下地迈步,这个时候别不好意思,说我咋恁像傻小根儿,人家傻小根儿晚上不出来。再有,你耳朵还是要张着点儿,你若果听到噗吞儿、噗吞儿,就别往前迈了,那是蛤蟆跳水里了,前面是村里那个老坑。你随即会听到蛤蟆的叫唤,蛤蟆鬼着呢。你就是听不到蛤蟆的叫,也不要把那一大溜浓黑当墙去扶,你一扶就扶到蛤蟆窝里去了。那是芦苇。前年张狗剩喝多了酒,就是把芦苇当墙了,等狗剩媳妇找到老坑时,狗剩媳妇就成狗剩寡妇了。

    还是得怨自己,人家二瞎子咋不掉到坑里去?黑地里长俩眼那也是个搭儿,人家心里长眼了。有人说张狗剩没有喝多酒,他是去那谁家去了,那谁家你不知道?男人当兵去了,对了,就她,他去人家家里了,出来的时候走得愣急。都说,那谁会看上狗剩?还不是狗剩想高了。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朗霞的西街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一、“活泼地” 西街是朗霞的家。她家住在西街一个叫“北砖道巷”的小巷子里。从那条小巷子里出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巍巍的鼓楼——那是这个小城里最醒目也是最壮阔的地标。鼓楼建于何年何月,朗霞不知道,也从来没想过这一类的问题。在朗霞的眼里,它好像一个自然的、地老天荒永恒的存在,就像城外的田野、远山和那条叫作乌

    稻草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一 这顿午饭雷风景吃得心不在焉,一直不停地看表。族弟雷风光是老家的副乡长,亲自到村里来看他这位在城里做教书匠的出五服的堂兄,还请他在农家乐吃午饭,应该说是给足了他面子。可不敢小看这些村长乡长,别以为你走出了十万八千里就牛皮了,你祖宗八代还在这里。你当官了,你发财了,你想衣锦还乡没有他们打着灯笼,你最多

    奔丧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我坐在火车上,回去为我的叔叔奔丧。叔叔死得非常突然,大约半个月前,我接到电话说他得了酒精肝硬化住进了医院。对于他得肝硬化这件事,我并不奇怪,我倒是有点奇怪他得的不是肝癌。叔叔是我见过酒瘾最大的酒鬼,他每天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喝酒。我印象里他几乎没有完全清醒的时候,整个人像是长期被酒精给浸泡着,醉

    水母潮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我们坐在防波堤上。1985年的防波堤不是如今这般水泥钢筋的坚硬模样,只有一些钢筋一些些水泥隐藏在敦厚的水泥和青石之下,柔软的防波堤上青草丛生,洁白的剑麻花开得热热闹闹。它不像是一道顶风抗浪的防线,更像是一条开满剑麻花的小路。有事没事,我们一拨人就爱到这堤上,闷闷坐着,看看海,吹吹风,心事就散了——多多少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