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文献详情

没有告别的“告别”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作者: 王兆胜 浏览次数:76
摘要:  十万火急买票回去,但老师已被送进重病监护室,我已无法见到老师,更不可能与老师谈话,身心一下子飘荡起来,有点抓不住美好珍贵的东西似的。我给老师鼓劲儿道: “朱老师,我是兆胜,从北京来看您,您一定要有信心。有段时间,我的身体不好,朱老师十分上心,他甚至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兆胜,要好好保养身体,作为学生,你们可不能走到老师的前面。梦中,我与清华在朱老师家里,师母突然接到电话,是朱老师打来的。我知道,朱老师唯一的妹妹在郑州,八十年代出差,朱老师曾带我去过她家。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一直都不会忘记:那英俊的面庞、聪慧的眼神、浓重的乡音、忙碌的身影,还有永远年轻而激扬的奋斗精神。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没有告别的“告别”
    作者: 王兆胜

    我的硕士导师朱德发教授于2018年7月12日病逝,今天正好过去22天。在这么长时间里,我的心情一直没能平静下来,像寒风吹动着干硬的柳条,也像被无形之力抽打着的陀螺,还仿佛身在梦中。

    朱老师从自己走进医院到去世,只有短短的20天。4月12日在青岛大学与朱老师见面,他还很是硬朗:身体健壮、脚下有力、中气充足、思维敏捷、谈风很盛,毫无身体不好症状。那时,在户外我扶着他走路,在宾馆房间我给他拍照。他说近几天喘气有点不舒服,好像岔气了,我还给他按摩了十多分钟。回济南的路上,我与朱老师同行,还帮他提着包裹,一直护送他到家院门口。回京后过了两天,我与朱老师通电话,问他岔气之处好了没有,他说胸口不怎么痛了,好像转到两肋,痛得有点受不了。我催促他快去医院检查,他答应说好的。这是我与老师最后一次通话,也是与他“失联”的开始。

    6月底,我又给朱老师打电话,是师母接的。她说你朱老师去医院了,住了好几天,要好好检查一下。在交谈中,师母反复强调:你不要跟任何人说,你朱老师住院了,否则他回来会训我的,他不让我对任何人说。我跟师母说,好的,好的,我不说,您放心吧!事实上,我真的没对任何人说,因为我觉得朱老师不过去医院做个彻底检查,过几天就回来了,没什么了不起。

    不久,接到同门师弟短信,说朱老师病危凶狠,让我做好准备。我一下子蒙了,怎么可能?那时,我还有点不信,因为朱老师留给我的印象根本不像有病,我甚至觉得他脚步那么轻快,怎能说不行就不行呢?在与师兄弟的联系中,我一直盼望有好消息传来,但消息一天比一天坏,直到济南方面来了病危通知。

    十万火急买票回去,但老师已被送进重病监护室,我已无法见到老师,更不可能与老师谈话,身心一下子飘荡起来,有点抓不住美好珍贵的东西似的。好在第二天,老师清醒了,我们三个大弟子有机会进重病监护室看望他。在拥挤不堪的重病监护室,老师躺在床上,鼻子里插着管子,眼睛很难睁开,但从紧紧握住我的手来看,他是清醒和明白的。我给老师鼓劲儿道:“朱老师,我是兆胜,从北京来看您,您一定要有信心。您一生都在创造奇迹,这次重病也要挺住,也要创造奇迹,学生们都在外面等着您呢!”此时,我能感到朱老师握我的手在不断加力,但不知道是表示他有信心,还是与我做最后的告别?临别,我用左手摸了一下老师的额头——那个曾用思考和智慧写出无数篇章的所在,没有高温,这说明高烧已退,于是我心中又有了希望。

  • 中国文学年鉴2019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12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子在川上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2 \ 作品选载

    一 在中文系,谁都知道,苏不渔教授和系主任陈季子的关系不好。苏不渔研究魏晋文学,最欣赏的魏晋人物是阮籍。欣赏阮籍倒不是因为他的《咏怀诗》,对苏不渔而言,阮籍八十二首《咏怀诗》实在不对脾胃,太隐晦了,太曲折了,遮遮掩掩,重峦叠嶂,简直和女人的百褶裙一样,苏不渔对文学的审美,向来喜欢清水出芙蓉的,而对百褶

    三只虫草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一 海拔三千三百米。寄宿小学校的钟声响了。桑吉从浅丘的顶部回望钟声响起的地方,那是乡政府所在地。二三十幢房子散落在洼地中央,三层的楼房是乡政府,两层的曲尺形楼房是他刚刚离开的学校。这是五月初始的日子,空气湿润起来。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鼻子里只有冰冻的味道、风中尘土的味道,现在充满了他鼻腔的则是融雪散

    暗恋者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1 \ 作品选载

    1 第一次见到李柔,傅理石真把她当成了温如绢老师。她太像温老师了,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惊人地像。傅理石是在他的课堂上见到李柔的。这个学期,傅理石在文学院开了一门关于文化思潮的选修课,本来是为文学专业的研究生开的,没想到语言专业的也跑来听,后来一些在这所大学里进修的高师班学员也慕名来了,每次都把他的课

    素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1 苏老师说,古琴是座高山,我永远在山脚下行走。苏老师43岁。手指修长、白晳、干燥。留着半月形的指甲。指甲是特意修剪打磨过的,除去拇指,个个长约1.5公分,圆滑,透亮。如同古器,有了包浆。30岁之前,苏老师是一家银行的职员,他的手指每天都在一沓沓钞票上拨动。那时,点钞机还没普及。苏老师数钱时,关节带动着肌肉,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