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9-2010卷 >>文献详情

伊斯兰教对当代伊斯兰国家外交政策的影响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9-2010 >> 年度推荐 作者: 吴云贵 浏览次数:17
摘要:  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总数超过12亿人。通常将穆斯林人口为居民主体的国家或历史上受伊斯兰教影响较深的国家称为伊斯兰国家。由于历史传统和结构性原因,伊斯兰教至今仍对伊斯兰国家的社会、政治生活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在对外政策方面,伊斯兰教主要通过三个途径施加或造成影响。针对沙特在海湾战争中与美国结盟并允许美军使用境内的军事基地攻击伊拉克军队一事, “请愿书”和“备忘录”明确提出批评。中国境内特别是在多事的新疆,是否有与境外保持密切联系的秘密宗教极端势力,应当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伊斯兰教对当代伊斯兰国家外交政策的影响
    作者: 吴云贵

    伊斯兰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全世界穆斯林人口总数超过12亿人。通常将穆斯林人口为居民主体的国家或历史上受伊斯兰教影响较深的国家称为伊斯兰国家。由于历史传统和结构性原因,伊斯兰教至今仍对伊斯兰国家的社会、政治生活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这种影响既涉及国家的内政,也见诸于国家的外交。在对外政策方面,伊斯兰教主要通过三个途径施加或造成影响。

    一、与国家政权之间制度性、结构性联系是伊斯兰教影响外交政策的重要渠道

    历史上伊斯兰教兴起之际,曾将阿拉伯人由分散的部落联合为统一的民族和国家。这一历史进程赋予伊斯兰教某种永久性特征。在许多虔诚的信徒心目中,“伊斯兰”既是宗教,也是社团、社会、民族和作为政治实体的国家。在漫长的中世纪,由阿拉伯人开创的政教合一传统,经过少许修正调整,一直延续到近代。传统伊斯兰教认为,践行“真主之道”(沙里亚)的国家政权属于合法政权,有权以真主代治者名义治理国家、社会。

    近代以来,特别是二战以后,随着现代世俗民族国家的迅速崛起,伊斯兰国家的政教关系发生了明显变化,但大多数国家并未明确宣布实行政教分离,少数国家仍沿袭政教合一传统。政教关系大体上有三种类型。一是明确宣布实行政教分离的国家,主要有土耳其和突尼斯。二是实行政教合一的国家,以沙特阿拉伯王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为典型代表。沙特国家体制的突出特征是王权、宗教、统治家族密切结合,三种政治势力共同掌控国家政权。伊朗是以伊斯兰教名义建立的共和国,政治体制上实行三权分立、权力制衡原则,但在三权之上有一部伊斯兰宪法,一位掌控三权的最高精神领袖伊玛目。此外,有的国家如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虽在政治结构上宗教与国家政权无关,但国家是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创建,因此其内外政策易受到国内宗教保守势力的制约、干预和冲击,而经常处于左右摇摆不定的状态。三是实行事实上政教分离国家,即做而不宣,宪法中没有关于政教分离的原则规定,但禁止宗教干预政治、司法、文教等公共事务。埃及、叙利亚、印尼等大部分伊斯兰国家属于此类。

    沙特是政教合一的君主制王国,禁止政党活动,无宪法,《古兰经》和穆罕默德的“圣训”是国家执法的重要依据,依据经、训制定的教法教规是受理民事诉讼的法律依据。由于王室、家族与宗教上层的根本利益密不可分,宗教部门在体制上是国家政权的一部分,因此弘扬、宣传伊斯兰“正教”并借助宗教来实现国家利益,包括巩固沙特在伊斯兰世界的精神盟主地位,是沙特对外政策所要达到的根本目标。例如,在当年阿富汗因苏联入侵而掀起的“抗苏战争”(1979-1989年)中,沙特之所以决定要全力支持美国主导的这场战争并在战争中全力支援阿伊斯兰圣战者下属的武装力量,其根本出发点正是为了在中亚地缘政治中实现自己的利益。这个战略利益,一是在什叶派的伊朗不断向外扩张势力的情况下,在其周边地区构筑一道逊尼派伊斯兰教的“防护墙”;一是通过与同样受到境内什叶派极端势力困扰的巴基斯坦军政府联手合作,通过支持阿伊斯兰圣战者武装中某些派别,包括后来夺取全国政权的阿塔利班势力,寻找地缘政治的代理人。长期以来,沙特和巴基斯坦是在外交上承认阿塔利班政权仅有的三国中的两个国家(另一国是阿联酋)。直到2001年“9·11”事件以后,由于美国在“反恐战争”中推翻了阿塔利班政权,沙特和巴基斯坦在极度被动的情况下才迅速调整其对外政策,以便在国际反恐的严峻形势下争取战略主动。

  •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9-2010卷

    出版社:宗教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12

    章节:《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9-2010》 \  年度推荐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试析伊斯兰极端主义形成的社会思想根源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5 \ 第三篇 年度论文

    在当今的世界,谴责和反对宗教极端主义,已经成为某种共识,得到社会舆论广泛的支持。但在实际运作中,仍然面临着诸多困难。最突出的问题是缺乏充分的法律依据。宗教极端主义是个宽泛的概念,对其多重含义,人们可以从宗教学、政治学、社会学等领域加以诠释,从而造成某种“不确定性”。多年来,中国政府以及世界许多国家都

    伊斯兰势力的“重整和分化”与我国中东人文外交之应对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推荐

    自“9·11”事件以来,伊斯兰势力的全球化、中东政治的伊斯兰化等倾向日趋明显,2011年席卷阿拉伯世界的广场抗议则是“源自阿拉伯社会内部”、集体表达穆斯林要求“满足民主对制定包括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领域在内的全面改革计划的愿望”的一场内生型的民主运动。其中,北非伊斯兰政党的群体性崛起、穆尔西为代表的穆斯

    2011—2012年伊斯兰教学科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研究综述

    21世纪的前十年,无论国际还是国内,伊斯兰教研究的重要性都日益突出,就世界伊斯兰教而言,在全球五大洲,伊斯兰教作为一种活跃的能动力量越来越不容忽视:传统伊斯兰核心地区中东的风云突变以及巴以冲突的紧张态势需要新的研究视角跟进和理论创新;曾经边缘然而今天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东南亚以及土耳其代表了伊斯兰教发展的

    世界伊斯兰教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1996 \ 综述

    作为宗教学的分支学科之一,伊斯兰教研究按其对象和范围的不同,可以划分为中国伊斯兰教研究和世界伊斯兰教研究两部分。二者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又自成体系,互为补充,相辅相成。世界伊斯兰教研究涵盖广泛的领域,主要包括伊斯兰教在世界各地的传播发展史、伊斯兰教的经典、教义、法理、哲学、礼仪制度、教派组织、思潮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