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年 >>文献详情

“中国故事”的多维想象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1)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作者: 李壮 浏览次数:18
摘要:  2015年是长篇小说发表出版的大年。若从总体层面加以概括,这些作品多是在“中国故事” 、 “中国讲述”的总体框架下寻找各自的有效形式,或呈现为语言风格的自觉,或聚焦于经验视野的拓展,或体现在形式结构的突破革新以及传统资源的创造性化用。这些文本,有的关注当代生活的中心经验,针对敏感话题展开言说。有的在时空的边缘地带不断挖掘,关注历史的角落、地缘文化的角落和人性的角落。中心与边缘、突进与洄游、新传统与老传统… … 2015年的长篇小说正以各自的方式,为“中国故事”这一当下文学的“想象共同体”雕刻着不同维度的侧面。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中国故事”的多维想象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1)
    作者: 李壮

    2015年是长篇小说发表出版的大年。若从总体层面加以概括,这些作品多是在“中国故事”、“中国讲述”的总体框架下寻找各自的有效形式,或呈现为语言风格的自觉,或聚焦于经验视野的拓展,或体现在形式结构的突破革新以及传统资源的创造性化用。这些文本,有的关注当代生活的中心经验,针对敏感话题展开言说;有的在时空的边缘地带不断挖掘,关注历史的角落、地缘文化的角落和人性的角落。许多作者追求形式风格的突破与新变,同时一种回归传统的趋势也已轮廓初显:这里的“传统”,既包括现代以来的现实主义“新传统”,也包括更为悠久的中国古典叙事“老传统”。中心与边缘、突进与洄游、新传统与老传统……2015年的长篇小说正以各自的方式,为“中国故事”这一当下文学的“想象共同体”雕刻着不同维度的侧面。

    针对热点话题发声

    长久以来,社会都在呼唤文学对当下生活的回应与共鸣。如果说类型文学因其对人类基本价值(如邪不压正)的确认和世俗生活幻想(如“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满足而填补了地铁车厢里破碎而真空的时间,那么传统意义上的纯文学,则被期待着触碰现实生活中那些充满疑难与痛苦的领域。通过叙事与展示的仪式,大大小小的问题和焦虑将从纯粹私人经验的领域被释放到公众阅读视野之中,激起共鸣或引发讨论。如何针对社会热点问题发声,已经成为当下小说写作最为迫切的焦虑之一。

    这是东西《篡改的命》受到关注的重要原因。小说讲述了一个新世纪版的“进城”故事,在一种充满荒诞感和悲剧色彩的叙述中,主人公汪长尺仿佛每迈出一步都会踩响一颗地雷,而这每一颗地雷,又都隐隐绰绰地带着当下生活中那些最怪诞又最典型的新闻事件的影子。高考顶替、民工讨薪、失足妇女、“二代”焦虑……《篡改的命》触及的,是这个时代城乡话题之中那些最酸楚最尖锐的话题。但这部小说并不是简单的“新闻串烧”或“权力控诉”,而是让一个经济或道德层面上的苦情故事,最终触及到了文化伦理领域的诸多悖论。汪长尺和绝大多数淳朴的底层人民一样,只不过是想生活的好一点。这一人物的复杂性在于,他面临的问题既不是“如何好”、也不是“为什么我好不了”,而是“我到底好了还是没好”。汪长尺最终选择了一种“认贼作父”的方式来改变家族命运:他把自己唯一的儿子,送给了曾迫害自己的富家仇人。汪长尺的儿子终于变成了“另一种人”,一个他曾经痛恨的富二代,“命”的困境在形式上达成了一个解决。但这种解决的带来了更大的困惑:儿子承载的到底是谁的命?汪家究竟是胜利还是失败了?这背后是一种文化伦理的剧烈转换。乡土文明里血缘的人、家族的人,如今被马克思意义上“社会关系总和”的人所取代,并陷入了权力与资本的重重围剿。汪长尺胜利了,但终究又失败了;他最后不是掉进了河里,而是掉进了两个时代、两种逻辑断裂所产生的深渊。这里显示出的时代命题是比较深刻的,它写出了乡土社会在今天如何被釜底抽薪。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年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用文学的光芒照亮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现状考察

    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学艺术工作。去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进一步明确了文艺繁荣发展的方针原则、目标任务和时代要求,给人以方向、给人以信心、给人以力量,具有里程碑意义。最近,中央将印发《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对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文艺工作作出全面部署,对繁荣文学

    向内转与向下沉:2013年中国小说创作述评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如果从实在的时间节点2001年算起,中国新世纪文学已进行14个年头了。这是一段不短的文学发展历程,差不多是中国现代文学时长的一半,与“十七年文学”长度相当,业已形成一个新的巨大的文学实体,其中孕育着多少承继、变迁、暗流、生机、隐伏和爆发,都亟须我们去发现和总结。就文学体裁而言,这十几年来,小说,尤其是长篇

    如何确立文学对现实的有效表达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现状考察

    主持人的话 ——特约主持人 杨庆祥人的现实和现实主义 “现实主义”是一个被无数次阐释过的术语,有太多关于它的理论迷宫:现实主义小说、现实主义作家、现实主义写作手法……然而,我们不应该忽略,作为一种观照世界的方式,现实主义小说背后更重要的,是其中作为主体的人。李敬泽:当我们在这里谈现实的时候,本身这个现实

    密林中的小径和迷途 2015年长篇小说创作综述(2)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一、从问题开始 每年的年底有关长篇小说的各种榜单纷纷出炉,上榜的作品未必值得谈论,落榜的作品也乏善可陈。年复一年的数量繁荣,依然难掩心不在焉的写作和敷衍了事的批评。同往年一样,2015年的长篇小说依然是在声嘶力竭的叫好声中乱象丛生。因此,在我看来,与其全景式的泛泛而谈,倒不如细读部分文本,提出与长篇小说相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