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世界经济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2017年国际能源文献综述

摘要:  2017年,国际能源领域的研究仍然密切关注全球能源市场格局和国际合作形势。最后,全球油气市场变化对油气进出口国经济发展产生影响,如何有效防范油气市场价格波动对进口市场国家的风险溢出,也成为文献研究的热门话题。在国际电力合作方面,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国际电力合作是国际能源经济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领域,将可能对未来全球能源格局产生影响。在国际能源合作方面,全球能源供需结构、地缘政治和政策因素在发展变化,国际能源合作也展现出新的面貌。本文聚焦全球能源领域如下五个方面的研究:油气市场,煤炭市场,国际电力合作,国际能源合作,气候变化,全球能源治理。
作者简介:  周伊敏,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资产定价、风险管理和数字金融;zhouymmt@pku.edu.cn。 田慧芳,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室副研究员,主要研究气候变化经济学,tianhf@cass.org.cn。 万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室副研究员,主要研究产业经济学,wanjun_cass@163.com。 张春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国际经济学,chunyu_zhang@163.com。 魏蔚,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室副研究员,主要研究能源治理和可再生能源,xxwei2002@163.com。 王永中,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世界能源研究室研究员,主要研究货币经济学、国际投资学和能源经济学,wangyongzhong@cass.org.cn。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2017年国际能源文献综述
    作者: 周伊敏 田慧芳 万军 张春宇 魏蔚 王永中

    2017年,国际能源领域的研究仍然密切关注全球能源市场格局和国际合作形势。

    从油气市场来看,2017年全球油气市场形势的变化令人印象深刻。首先,以OPEC主导的全球石油减产,扭转了石油市场供过于求的状态,成为本轮油价上涨的重要原因。其次,美国油气产量以及出口的大幅度增长,正在重新安排国际油气贸易格局,挑战现有的供应商和商业模式。最后,全球油气市场变化对油气进出口国经济发展产生影响,如何有效防范油气市场价格波动对进口市场国家的风险溢出,也成为文献研究的热门话题。

    从煤炭市场来看,与过去25年相比,满足全球能源需求的方式正在发生巨大的转变,煤炭在能源需求中的地位在减弱,天然气、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增长和能源效率问题现在占据了主导地位,电力部门的爆炸性增长标志着煤炭繁荣时期的结束。中国作为煤炭消费大国,在环保因素的驱动下正在用更为清洁的天然气替代煤炭消费。

    在国际电力合作方面,“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国际电力合作是国际能源经济研究领域的一个重要领域,将可能对未来全球能源格局产生影响。如何更好地实现国家间电力市场的互联互通,中国需要采取哪些行动,这些问题都在文献中引起广泛讨论。

    在国际能源合作方面,全球能源供需结构、地缘政治和政策因素在发展变化,国际能源合作也展现出新的面貌。全球在能源贸易、投资和新能源等方面的合作,以及中国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开展国际能源合作所面临的挑战,是相关文献的主要研究方向。

    全球气候治理正在成为撬动当前国际秩序转型的重要杠杆,而美国和中国都在全球气候博弈中占据重要地位。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引发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期待。大量的文献研究了当前中国将如何引导全球能源安全治理以及如何尽快推动经济增长和碳排放脱钩的问题。

    本文聚焦全球能源领域如下五个方面的研究:油气市场,煤炭市场,国际电力合作,国际能源合作,气候变化,全球能源治理。

    一、油气市场

    2017年的文献仍在围绕国际油气市场风险进行讨论。研究内容可以归纳为两个方面:影响油气价格变动的主要因素;油气价格波动对经济发展所造成的影响。

    1.影响油气市场价格变动的主要因素

    2017年,国际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上涨势头强劲,尤其原油价格涨幅达到23%。油气价格的上涨受到供需基本面因素和金融市场因素的共同推动。

  • 世界经济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10

    章节:《世界经济年鉴2018》 \  第二篇 全球宏观经济学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世界石油工业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1995 \ 世界工业

    世界油气储量和产量 (一)油气储量 截止到1995年1月1日,世界剩余探明可采油气储量分别为1367.66亿吨和141.04万亿米sup3,与1994年1月1日的剩余探明可采储量相比,石油增加了0.064%,天然气减少了0.72%。世界剩余探明可采油气储量世界各地区的油气储采比有很大差别,具体情况详见下表。1994年世界各地区油气储采比(二)油

    2008年世界经贸大事记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09-2010 \ 国际经贸最新动态

    1月  2008-01-011日 国际市场油价在2007年大幅上涨,使一些石油资源丰富的阿拉伯国家获得巨额石油美元收入。这不仅带动了地区经济迅猛发展,也推动不少阿拉伯国家股市迅速发展。  2008-01-022日 新加坡统计局公布统计显示,由于制造业增长减速,2007年第四季度新加坡GDP比第三季度下降3.2%,是15个季度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从汇率波动的政策环境变化预测未来走势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2002-2003 \ 世界经济综合报告

    2001-2002年国际外汇市场出现较大的调整与变化,比较引起关注的是美元汇率的走势有违于美国货币政策的取向,强势美元政策容忍了美元贬值趋势,其兑欧元和日元汇率水平分别达到近年来的较低水平,美元兑欧元1∶1的平价已经显现,而美元兑日元达到1∶115的水准,美元弱化进一步明显。回顾过去,2001年美元兑日元和欧元汇率水平

    世界石油工业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1997 \ 世界工业

    1996年世界石油工业继续稳步发展。世界石油天然气剩余探明储量比1995年又有所增加,增长了1.1%,天然气增加了0.3%。石油仍保持了供需基本平衡,供略大于需的格局,1996年世界石油需求比1995年增长了2.43%,是90年代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世界上已形成北美、欧洲和亚太地区三大石油消费区。1996年世界石油产量也有较大增长,比

世界经济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Bataa,E.& Park,C.(2017).Is the recent low oil price attributable to the shale revolution?Energy Economics,67,72-82.
删除Aimer,N.(2017).The Effects of Oil Price Volatility on the Economic Sectors of Lib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usiness & Social Research,6(12),13-24.
删除Al-Maamary,H.,Kazem,H.A.& Chaichan,M.(2017).The impact of oil price fluctuations on common renewable energies in GCC countries.Renewable & Sustainable Energy Reviews,75,989-1007.
删除Ansari,D.(2017).OPEC,Saudi Arabia,& the shale revolution:Insights from equilibrium modelling & oil politics.Energy Policy,111,166-178.
删除Umekwe,M.& Baek,J.(2017).Do oil prices really matter to US shale oil production?Energy Sources,Part B:Economics,Planning,& Policy,12(3),268-274.
删除韩立岩、甄贞、蔡立新(2017):“国际油价的长短期影响因素”,《中国管理科学》,第8期,第68-78页。
删除Andriosopoulos,K.,Galariotis,E.& Spyrou,S.(2017).Contagion,volatility persistence and volatility spill-overs:The case of energy markets during the European financial crisis.Energy Economics,66,217-227.
删除Adams,Z.& Kartsakli,M.(2017).Has Crude Oil Become a Financial Asset?Evidence from Ten Years of Financialization.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2999717.
删除Espinasa,R.,ter Horst,E.,Reyes,S.,Manzano,O.,Molina,G.& Rigobon,R.(2017). A micro-based model for world oil market.Energy Economics,66,431-449.
删除Wiggins,S.& Etienne,X.(2017).Turbulent Times:Uncovering the Origins of US Natural Gas Price Fluctuations Since 1993.Energy Economics,64,196-205.
删除Caporin,M.& Fontini,F.(2017).The long-run oil-natural gas price relationship & the shale gas revolution.Energy Economics,64,511-519.
删除Jadidzadeh,A.& Serletis,A.(2017).How does the US natural gas market react to demand & supply shocks in the crude oil market?Energy Economics,63,66-74.
删除Brown,S.(2017).Natural gas vs.oil in US transportation:Will prices confer an advantage to natural gas?Energy Policy,110,210-221.
删除Lee,C.C.,Lee,C.C.,& Ning,S.L.(2017).Dynamic relationship of oil price shocks and country risks.Energy Economics,66,571-581.
删除Masouleh,E.,Masouleh,S.,& Ebrahimi,I.(2017).The effect of external shocks on Iran’s oil economy:a DSGE-BVAR approach.Quarterly Journal of Applied theories of Economics,4(2),49-78.
删除Alkhateeb,T.,Mahmood,H.,Sultan,Z.& Ahmad,N.(2017).Oil price & employment nexus in Saudi Arabia.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nergy Economics & Policy,7(3),277-281.
删除Cross,J.& Nguyen,B.(2017).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lobal oil price shocks & China’s output:A time-varying analysis.Energy Economics,62,79-91.
删除Kim,W.,Hammoudeh,S.,Hyun,J.& Gupta,R.(2017).Oil price shocks & China’s economy:Reactions of the monetary policy to oil price shocks.Energy Economics,62,61-69.
删除Balcılar,M.,Demirer,R.& Ulussever,T.(2017).Does speculation in the oil market drive investor herding in emerging stock markets?Energy Economics,65,50-63.
删除Christoffersen,P.& Pan,X.(2017).Oil Volatility Risk & Expected Stock Returns.Journal of Banking & Finance,95,5-26.
删除Diaz,E.M.& de Gracia,F.P.(2017).Oil price shocks & stock returns of oil & gas corporations.Finance Research Letters,20,75-80.
删除Balcılar,M.,Demirer,R.& Ulussever,T.(2017).Does speculation in the oil market drive investor herding in emerging stock markets?Energy Economics,65,50-63.
删除IEA(2017a).Coal 2O17:Analysis & Forecasts to 2022,Paris.IEA(2017b).Coal Information:Overview 2017,Paris.
删除Xu,J.,Dai,J.,Xie,H.& Lv,C.(2017).Coal utilization eco-paradigm towards an integrated energy system.Energy Policy,109,370-381.
删除Fakhry,R.(2017).How clean energy and efficiency can replace coal for a reliable,modern electricity grid.The Electricity Journal,30(6),31-41.
删除Li,J.& Hu,S.(2017).History & future of the coal & coal chemical industry in China.Resources,Conservation & Recycling,124,13-24.
删除Zhang,X.,Winchesterb,N.& Zhang,X.(2017).The future of coal in China.Energy Policy,110,644-652.
删除Li,H.,Chen,L.,Wang,D.& Zhang.H.(2017). Analysis of the Pric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International Natural Gas & Coal.Energy Procedia,142,3141-3146.
删除杨迎春、李琼源、赵清卿(2017):“加强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电力领域合作研究”,《经济纵横》,第9期。
删除李海石、徐向艺、张磊(2017):“‘一带一路’背景下全球能源互联网运行机制构建”,《山东大学学报(工学版)》,第6期。
删除韦晓慧(2017):“中国因素对南非基础设施建设的推动”,《亚太经济》,第3期。
删除李竹、庞博、李国栋、范孟华、曲昊源(2017):“欧洲统一电力市场建设及对中国电力市场模式的启示”,《电力系统自动化》,第24期。
删除Alam,F.,Alam,Q.,Reza,S.,Khurshid-ul-Alam,S.,Saluque,K.& Chowdhury,H.(2017).Regional Power Trading & Energy Exchange Platforms.Energy Procedia,110,592-596.
删除Shukla,K.& Sharma,S.(2017).The potential of electricity imports to meet future electricity requirements in India.The Electricity Journal,30(3),71-84.
删除韩立群(2017):“当前国际能源格局调整新态势”,《国际研究参考》,第8期。
删除于宏源(2017):“全球能源形势重大变化与中国的国际能源合作”,《人民论坛:学术前沿》,第7期。
删除Guan,Q.& An,H.(2017).The exploration on the trade preferences of cooperation partners in four energy commodities’international trade:Crude oil,coal,natural gas & photovoltaic.Applied Energy,203,154-163.
删除Hughes,L.& Meckling,J.(2017).The politics of renewable energy trade:The US-China solar dispute.Energy Policy,105,256-262.
删除Meckling,J.& Hughes,L.(2017).Globalizing Solar:Global Supply Chains & Trade Preferences.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61(2),225-235.
删除Liedtke,S.(2017).Chinese energy investments in Europe:An analysis of policy drivers & approaches.Energy Policy,101,659-669.
删除Shen,W.& Power,M.(2017). Africa & the export of China’s clean energy evolution.Third World Quarterly,38,1-20.
删除王梓麒、蔡宏波(2017):“‘一带一路’背景下国际能源合作分析”,《国际经济合作》,第5期。
删除郭彦君、陈宇(2017):“能源企业的环境安全与国际合作研究”,《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第5期。
删除杨先明、傅智宏(2017):“中国能源国际贸易的经济效率研究——基于super-SBM效率计算与STIRPAT模型的计量分析”,《云南财经大学学报》,第6期。
删除李慧明(2017):“全球气候治理与国际秩序转型”,《世界经济与政治》,第3期。
删除戴瀚程、张海滨、王文涛(2017):“全球碳排放空间约束条件下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对中欧日碳排放空间和减排成本的影响”,《气候变化研究进展》,第5期。
删除傅莎、柴麒敏、徐华清(2017):“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后全球气候减缓、资金和治理差距分析”,《气候变化研究进展》,第5期。
删除张海滨、戴瀚程、赖华夏、文涛(2017):“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原因、影响及中国的对策”,《气候变化研究进展》,第5期。
删除杜强(2017):“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影响及中国的应对策略”,《亚太经济》,第5期。
删除戚凯(2017):“全球能源安全治理:风险挑战、国际合作与中国角色”,《国际论坛》,第4期。
删除董亮(2017):“跨国气候伙伴关系治理及其对中国的启示”,《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第9期。
删除刘强、陈怡、滕飞、田川、郑晓奇、赵旭晨(2017):“中国深度脱碳路径及政策分析”,《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第9期。
删除张恪渝、廖明球、杨军(2017):“绿色低碳背景下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分析”,《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第3期。
删除潘雄锋、彭晓雪、李斌(2017):“市场扭曲、技术进步与能源效率:基于省际异质性的政策选择”,《世界经济》,第1期。
删除陈娟、周建(2017):“相对地位变化对中国省际能源消耗的影响机制”,《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