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卷 >>文献详情

祭祖问题:从历史角度比较罗马天主教和基督教立场的演变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论文 作者: 王美秀 浏览次数:127
摘要:  祖先崇拜、祖先敬拜,或简单地说祭祖或敬祖,是中国最古老、最流行的习俗,也是基督宗教与中国文化最易产生礼仪冲突的关键所在。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中国人的祭祖,可否允许教徒祭祖,成为他们争执不休的中心问题之一。第二部分,探索基督教对中国人祭祖问题的基本立场与分歧,及至今排斥祭祖的根源。第三,在简短的结束语部分,分析说明宽容或拒绝祭祖,不仅是对祭祖自身的认知问题,也是教会面临的一个宣道学、教牧学问题。实际上,二者增速的差别与多个因素有关,祭祖立场不是决定性因素。
作者简介:  王美秀,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祭祖问题:从历史角度比较罗马天主教和基督教立场的演变
    作者: 王美秀

    祖先崇拜、祖先敬拜,或简单地说祭祖或敬祖,是中国最古老、最流行的习俗,也是基督宗教与中国文化最易产生礼仪冲突的关键所在。中文“拜”字不仅用于神灵,也表示对人的尊敬。[※注]根据浙江河姆渡遗址、甘肃礼县高寺头、秦安县大地湾和寺嘴、天水县柴家坪等地的考古发现,中国远古先民时期,祖先崇拜就已经存在。祭祖活动在周代形成定制。春秋时期,遵周礼祭祖之风盛行。孔子曾声称“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注]孔子在《论语·为政》篇说过,“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这里所说的“事”、“葬”、“祭”就是儒家提倡的“孝”的核心。《礼记》云,“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之祭,大报本反始也。”由此可见,祭祖是孝的组成部分,具有强烈的伦理价值、社会价值和宗教价值。[※注]

  •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07

    章节:《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1-2012》 \  年度论文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近百年来的基督教入华史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5-2006 \ 综述

    若从景教东渐算起,基督教[※注]入华迄今已逾千年。在这漫长的岁月中,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速度极不均匀。近代以前进展缓慢,且因各种原因而往往停顿,新来的传教士必须一次次从头做起。即使如利玛窦、汤若望等著名传教士通过艰巨努力取得的成果也只能在一段时间内得到巩固和保持。然而,自鸦片战争始,随着外国势力不断侵入

    2001年—2002年中国大陆的基督宗教研究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1-2002 \ 研究综述

    2001年我国大陆出版基督宗教研究相关著作34本。其中属于我国或华裔学者撰写的有:康志杰著《基督教的礼仪节日》[※注]、杨周怀著《基督教音乐》[※注]、梁工主编《基督教文学》[※注]、樊志辉著《台湾新士林哲学研究》[※注]、傅树政、雷丽平著《俄国东正教会与国家(1917-1945)》[※注]、陈志强著《拜占廷学研究》[※注]、

    2003—2004年我国基督宗教研究论文综述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3-2004 \ 综述

    2003—2004年间,我国的学者对基督宗教的研究做了大量工作,撰写出不少研究成果。本文即对这两年发表的研究论文作一简介。一、基督宗教理论研究 赵敦华《西方人的“宗教人”形象》[※注]认为,西方的“宗教人”的观念虽然发轫于希腊文化,但其主要来源是基督教信仰,形成于中世纪和16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基督教的“原罪”、

    50年来中国天主教研究的回顾与前瞻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7-2008 \ 综述

    基督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公元7世纪传入中国,大规模传入是在1840年鸦片战争后。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新教与东正教三大教派,在我国主要是天主教和新教传播广泛一些。基督教各教派有同有异,在某些方面差别还很大。以往的基督教研究中,新教显然更受重视,对天主教的研究颇为薄弱,甚至学术综述也极少见到。本文拟对建国后天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
引用格式
  • 引用格式
  • word
  • txt
清空清空导出导出复制复制
删除中文“祖先崇拜”一词在许多英文著作中,通常译作ancestor worship,有较多的宗教意义,因为根据权威的《韦氏大辞典》,worship一词主要指以言语或礼仪表达对超自然对象的尊敬;但该词语也有译作ancestor veneration的,表示尊敬,相当于敬祖,不包含宗教价值。@@@@

另外,早在1907年基督教来华百年大会之“祖先崇拜问题委员会”提交的报告里,已明确提出中国人的“崇拜”观念与西方不同,并不总是必然含有宗教意义。参见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香港,建道神学院2002年,第2版,第125页脚注。

删除参见杜希宙、黄涛编著《中国历代祭礼》,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版,第162—167页。
删除研究中国祭祖和民间宗教的学者及一些当代基督教著述家均坚持这一观点。参见侯杰、范丽珠《中国民众宗教意识》,天津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周洁《中日祖先崇拜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4年版;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136—150页;何世明《从基督教看中国孝道》,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3版,第12—13、35—45、171—172页。
删除《荀子》,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330页,转引自孙尚扬、钟明旦《一八四○年前的中国基督教》,学苑出版社2004年版,第121页。
删除侯杰、范丽珠:《中国民众宗教意识》,天津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8—239页。
删除梁章钜:《浪跡丛谈》(道光丁未,亦东园藏版),转引自李恩涵《咸丰年间反基督教的言论》,见林治平编《近代中国与基督教论文集》,台湾:宇宙光出版社1981年版,第14页。
删除文中的“基督教”一词仅指基督新教。
删除王明伦:《反洋教文书揭帖》,济南,齐鲁书社1984年版,第130页。转引自侯杰、范丽珠《中国民众宗教意识》,第240页。
删除利玛窦:《利玛窦全集》第一册,台北,光启社、辅仁大学出版社1986年联合发行,第85页。
删除萧若瑟:《圣教史略》,光绪三十一年初版,献县张家庄天主堂1932年印,见王美秀、任延黎编《东传福音》第8册,黄山书社2005年版,第8—321页。
删除See George Minamiki,S.J.The Chinese Rites Controversy,from Its Beginning to Modern Times,Chicago:Loyola University Press,1985,p.28.
删除See George Minamiki,S.J.The Chinese Rites Controversy,from Its Beginning to Modern Times,Chicago:Loyola University Press,1985.,p.30.
删除陈垣编:《康熙与罗马使节关系文书影印本》,北平故宫博物院民国二十一年影印本,见王美秀、任延黎编《东传福音》第8册,第8—125页。
删除陈垣编:《康熙与罗马使节关系文书影印本》,北平故宫博物院民国二十一年影印本,见王美秀、任延黎编《东传福音》第8册,第8—129页。
删除罗伯特·J.史密斯:《现代日本的祖先崇拜·上》,日本御茶水书房1981年,第41页,转引自周洁《中日祖先崇拜研究》,世界知识出版社2004年版,第175页。
删除参阅周洁《中日祖先崇拜研究》,第173—179页。
删除关于日本国家神道的推广和日本教会立场的转变,详见George Minamiki,S.J.The Chinese Rites Controversy,from Its Beginning to Modern Times,Chapter 6.
删除自《传信部给宗座驻日代表马赖拉蒙席有关天主教对祖国义务的重要指示》,见刚恒毅《刚恒毅枢机回忆录——零落孤叶》,台北:天主教主徒会出版,1980年,第197页。
删除关于天主教会在满洲国敬孔和祭祖立场的转变,详见George Minamiki,S.J.The Chinese Rites Controversy,from Its Beginning to Modern Times,Chapter 7 and 8.
删除A.A.S.ian.1940 vol.XXXII,pp.24-26,转引自罗光《教廷与中国使节史》,《罗光全书》第27册,台湾,学生书局,第185页。
删除参见白露莎《拜祖先:天主教会内的敬祖沿革》,见汤汉主编《鼎》,总第93期,1996年6月,香港:圣神研究中心,第31—33页。
删除See Alexander Wylie ed.Memorials of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to the Chinese,Shanghai: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p.224,p.28,p.202.
删除晏马太报告全文,see Dr. Yates,A. S. B. C.,Shanghai,Ancestor Worship,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10-24,1877,Shanghai: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1878,台北:成文出版社有限公司影印本,1973年,pp.367-385。
删除Dr. Yates,A. S. B. C.,Shanghai,Ancestor Worship,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10-24,1877,p.367.
删除Dr. Yates,A. S. B. C.,Shanghai,Ancestor Worship,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10-24,1877,p.368.
删除Dr. Yates,A. S. B. C.,Shanghai,Ancestor Worship,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10-24,1877,p.368.
删除参阅全部讨论发言,见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10-24,1877,pp.396-406.
删除参阅武林吉、那夏理和白汉理的报告全文,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7-20,1890,Shanghai: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1890,pp.608-619,pp.631-655.
删除参阅丁韪良演讲全文,见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7-20,1890,pp.619-631.
删除See 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7-20,1890,pp.699-702.
删除Records of the General Conference of the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of China,held at Shanghai,May 7-20,1890,p.699.
删除M. Searle Bates在《美国传教士在华宣教神学》一文中宣称,“在华基督教传教士神学的最后一次重大的集体表述于1907年到来。”See M. Searle Bates,The Theology of American Missionaries in China,1900-1950,in The Missionary Enterprise in China and America,edited by John K. Fairbank,Cambridge MA: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4,p.143.
删除James Jackson,Ancestor Worship,in China Centenary Missionary Conference,held at Shanghai,Apr. 25-May 8,1907,Shanghai:Centenary Conference Committee,1907,p.217.转引自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32页。
删除James Jackson,Ancestor Worship,in China Centenary Missionary Conference,held at Shanghai,Apr. 25-May 8,1907,p.222.转引自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33页。
删除参阅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34—35页。
删除参阅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37—39页。
删除参阅吴德施《基督教在中国今日之实况》,见全绍武等编《基督教全国大会报告书—民国十一年五月二至十一日》,协和书局,民国十一年,第62—63页;参阅乐灵生《前二十年中国基督教运动之改革与进步》,见全绍武编《中国归主》,上海:商务印书馆,民国十一年,第1—2页;均收入王美秀、任延黎编《东传福音》第19册,第481—482、15—16页。
删除1922年召开的基督教全国大会未讨论祭祖问题。1922年大会报告有关祭祖的叙述,请参阅吴德施《基督教在中国今日之实况》,见全绍武等编《基督教全国大会报告书——民国十一年五月二至十一日》,第62—63页;另见王美秀、任延黎编《东传福音》第19册,第481—482页。也请参阅根据1922年出版的英文版《Christian Occupation of China》翻译的《中华归主》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71—72页。
删除James T. Addison,Chinese Ancestor Worship:A Study of Its Meaning & Its Relation with Christianity,Shanghai:The Church Literature Committee of the Chung Hua Sheng Hui by the Help of the Society for Promoting Christian Knowledge,1925.
删除参阅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48—49页。
删除参阅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65—68页。
删除参阅邢福增、梁家麟《中国祭祖问题》,第64—94页。
删除参阅姚西伊《为真道争辩——在华基督新教传教士基要主义运动(1920—1937)》,香港:宣道出版社200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