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文献详情

深思·彷徨·亮色 2015年散文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作者: 王兆胜 浏览次数:36
摘要: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到世纪之交,是中国散文发展的一个高峰。那时,散文昂扬奔放,舍我其谁的优越感成为散文家的主调,文体的探索与创新也不绝如缕。之后,散文开始如抛物线般下行,由原来的在舞台中心变为边缘的景致,甚至一度出现过于消沉和悲观的乱相。近几年这一现状有所好转,开始出现某些调整,而这在2015年散文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庸俗化令散文缺乏深度、厚度和境界,像被生活的污水漂洗过一样,许多散文方向朝下,如有作品写在普纳山品茶,寓意是很好的,但当写到在茶地屙了一泡晨尿时,一下子让文章倒了胃口。总之,散文写作不是大可随便,而是“易写而难工”的一项事业,决不能草率为之。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深思·彷徨·亮色 2015年散文创作综述
    作者: 王兆胜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到世纪之交,是中国散文发展的一个高峰。那时,散文昂扬奔放,舍我其谁的优越感成为散文家的主调,文体的探索与创新也不绝如缕。之后,散文开始如抛物线般下行,由原来的在舞台中心变为边缘的景致,甚至一度出现过于消沉和悲观的乱相。近几年这一现状有所好转,开始出现某些调整,而这在2015年散文中表现得最为明显。

    一、将思考镶在历史深处

    理性之思是散文的永恒主题,也是新时期以来的一个重要维度,因为无思考的散文既不是好散文,也是没多少价值意义的,只是思想的表现方式有所不同而已。不过,也应该承认,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散文尚处于百废待兴之时,时代的潮流汹涌向前,许多作家还来不及思考,即便有的思考也不深入;进入新时期,由于过于多元化的价值选择,尤其是后现代主义及新媒介的影响,许多散文开始变得碎片化、平面化、庸俗化,其思想性也就大大流失了。2015年散文在深思上有所推进,并呈现出令人称道的风貌。

    陈忠实的《不能忘却的追忆》通过向“包产到户口”第一村——小岗村的回忆,来思考当年那场中国广大农村轰轰烈烈的伟大变革,在钦佩带头人严俊昌这位“伟大的农民”的同时,又将笔触伸向历史深处——那个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因上“万言书”而惨死的杨伟名。同时,又写到原是“文革”造反派的刘景华,因了解情况后对杨伟名等人产生同情,以及他英雄的举动和离奇经历。最重要的是,作者说:“这一刻,我顿然悟到一个尤其关键的时间概念,即一九七八年这个非同寻常的年份。严俊昌们的幸运就在于秘密结盟于一九七八年,而杨伟名的悲剧概出于一九六二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及至更不堪的随后发生的‘文化大革命’的一九六八年。”这是一篇具有深度、有独特思考的反思之作。

    郭文斌的《根是花朵的吉祥如意》也从历史的文化深处发掘我们时代所需要的重要内容。众所周知,今天中国文化面临着重大危机,它处于中西、城乡、传统与现代的夹缝中难以抉择,这也是自“五四”以来为我们留下的巨大的问号。比如,从陈独秀、鲁迅以来,我们的文化与文学一直在批判“孝”,有人甚至将之视为万恶之首,是封建专制主义的帮凶甚至是罪魁祸首。因此,整个新文化和新文学就是鼓励甚至张扬“个性”对于“孝道”的突围。从历史发展和中国现代化进程看,对中国传统的“孝”进行反思甚至超越,这不无价值,它至少可冲破中国传统文化对于人尤其是人性的束缚;但问题是,当孝道被完全看成负面甚至罪恶渊薮时,也就面临着现代性异化的危险,因为没有孝顺与感恩就不会有“人”的健全与发展,也就会走向“非人”。也是在此意义上,郭文斌提出:“孝、敬、惜是人生这个大鼎最重要的三足。只有做到孝、敬、惜,才能把这个鼎立起来。孝、敬、惜的本质是感恩,是我们与这个世界沟通的桥梁。感恩的心、敬畏心、珍惜心,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三种能量。一个人如果缺了孝,缺了敬,缺了惜,他就缺少了在社会中立足的根本,他要成功很难,要健康很难,要幸福也很难。”“拥有了孝、敬、惜三心,就是拥有了感恩与爱,我们的心就是一个永远年轻的心,有生机的心。如果放弃孝、敬、惜这三足,那都意味着人生的大鼎永远举不起来。”这是对于近现代以来过于强调人的个性所导致的人的欲望过分膨胀的反拨,也是为现代中国人开出的药方。不过,如何辩证理解和运用“孝、敬、惜”,尤其是“个性”和“创造性”不被遮蔽,作者却语焉不详。因为在中国古代的孝道思想确实存在弊端,有时甚至走向人性的反面。但无论怎么说,郭文斌的思考是深刻的,是充满天地之道的。

  • 中国文学年鉴2016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吹尽黄沙始见金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现状考察

    像农人秋后丰实的收获,每年岁末都是我检测散文创作实质的关键时刻。一年中虽断断续续读过不少文章,但印象却总是零碎的、模糊的,而年底则一览无遗,将读过的重读,没读过的好好欣赏,如过秤和筛选一样,佳作留香,不满者淘汰掉。最后,手上剩下为数不多的篇章。这也颇似农民的谷粒归仓,不知要去除多少秸秆和皮壳。与去年

    诗人阳云逝世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年度逝世文学界人士

    散文诗作家、湖北省作协原《长江》文学丛刊顾问阳云,因病于2012年7月1日在武汉逝世,享年88岁。阳云,壮族,原名覃锡之,笔名阳翚。1943年开始发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长期从事文学编辑工作,并著有散文诗集《晨星集》、散文集《彩色的河流》、诗文选集《涉滩的纤手》、《火焰的舞蹈》等。

    2014年逝世的文学界人士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文坛纪事

    作家商展思逝世2014-01-09原军委工程兵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商展思,因病于2014年1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商展思,原名曾令铎。中共党员。1941年参加晋察冀边区文协,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晋察冀诗抄》《商展思抗战诗选》。《再过陈庄》和《私语》获晋察冀边区鲁迅文艺奖一、二等奖,曾获“敌后抗战作家”奖牌

    文学不死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文学访谈

    采访札记:2009年五六月间,张冠梓两次前往纽约法拉盛采访王鼎钧先生。王先生近90岁依然挺拔,清瘦而硬朗,睿智而健谈,高高的身架和从容的动作给人一种闲云野鹤、舒适优雅之感。张冠梓回国后,直到2013年初,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对王鼎钧先生进行联络采访,进一步丰富、更新和完善了访谈内容。受访者:王鼎钧,男,1925年4月生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