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摩擦取火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作者: 陈仓 浏览次数:188
摘要:  整整五年了,这是陈元第一次迈出大铁门。他在外边最后的身份是小学校长— —上海市大沙镇菜场农民工子弟小学的校长,而在里边的时候,他的身份却是“那种人” 。恐怕绝大多数人,比如菜场小学的师生,大沙镇的居民,还有陕西老家的乡亲们,包括老婆屈爱琴、儿子陈改朝,都认定他就是“那种人” 。一个是田老板,一个是仅有一面之交的不满十四岁的小丫头黄丽。有位大妈清扫完了落叶,放下手中的大扫帚,靠在马路边上的一个角落里,掏出打火机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然后远远地问陈元,你想借火吗?其实他走向的不是大妈,而是大妈靠着的一面墙壁。在邢小利那个民警那里,在姓田的那个超市老板那里,还是在十四岁不到的小丫头黄丽那里呢?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摩擦取火
    作者: 陈仓

    1

    凡事需要上天来证明的,那基本就是谎言。

    2

    整整五年了,这是陈元第一次迈出大铁门。

    陈元出门后,听到身后吱咛一声再哐当一声,已经走出十米开外了,他摸了一下自己的光头猛一回头,目光碰到大铁门的时候,像碰到一块冰一样打了一个激灵。

    在里边的五年时间,他无数次地想象过大铁门一开再一关的声音。他曾经想让提前出去的狱友告诉他那大铁门一开一关究竟是什么感觉。有一次,陈元跟第二天就要出去的大胡子说了自己的想法,谁料想,被大胡子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大胡子把拳头顶到陈元的鼻梁上,说,你什么意思?陈元说,没什么意思啊。大胡子说,你是在咒我吗?陈元说,怎么会呢?我就是想知道大铁门一开一关的时候,会不会像刀子捅进去再拔出来的感觉。大胡子正好是因为动刀子而进来的,于是骂道,妈的,要不要我像当年一样再捅你一刀试试?这是监狱,又不是婊子房,你觉得我还会回来吗?陈元说,当然不会呀。大胡子说,我不回来,又怎么告诉你呢?陈元说,那还是别麻烦你了,我争取早点出去自己体会吧。

    陈元发现这种声音并没有传说的那般刺耳。大铁门吱咛一声开了,而后又十分轻软地关上了。若真要他陈元打个比方的话,大铁门一开一关并不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样的凶猛,倒像是一把手术刀在做一场手术,切开了经过麻醉的腹部,是缓慢而麻木的,甚至有点明亮的快慰。

    陈元站在外边,打量着隐隐作痛的大铁门——大铁门漆黑漆黑的,虽然刚刚刷过了油漆,还是可以看出一点锈迹在努力地朝外透着。大铁门与大多数的门都是一样的,中间照样有一条缝,刀子一样的一条缝。陈元真想走近一点,从缝隙朝里看看,到底会看到什么。但是他一点儿也迈不开步子,因为里边的一切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扎根了,已经被放大了。比方说,院墙下边的一棵小草,在他的眼睛里,通过五年的时间,早已长成了一棵畸形的大树。

    陈元是陕西丹凤人,来上海已经十年了,前五年是在外边度过的,后五年都是在里边度过的。在外边的时候,他刚刚过不惑之年,自己却迈进一扇大铁门,等他再迈出这扇大铁门的时候,没有想到他马上就知天命了。他在外边最后的身份是小学校长——上海市大沙镇菜场农民工子弟小学的校长,而在里边的时候,他的身份却是“那种人”。那两个字实在说不出口,他总觉得用那两个字定性的,不是他陈元而是他的孪生兄弟。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角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我在火车站工作。不过我不穿制服,不是那种正式的可以领工资的铁路职工。那么我是哪一种铁路工作人员呢,你们慢慢往下看,如果有耐心,你们能够看到的。每天我都守在车站的出口处,我的眼睛快速扫描刚下火车的乘客,主要针对中老年妇女。比如我看到一个大妈拿着手机打电话,说,阿妹啊,我到了——哦,哦,我晓得我晓得,你

    末日谣言的蝴蝶效应及其传播动力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六篇 重要论文摘编及摘要

    由电影《2012》引爆的全球末日谣言中,“黑暗三日”是影响最大的。黑暗三日是西方古老的神话母题,它的现代演绎则是蝴蝶效应的典型个案。由中国网民拼凑的谣言网帖,在传播变异中兵分两路,一路走国际路线,风靡亚洲,并成功转化为美国版本;一路在中文网络反复流传,经过多次提炼,最终与美国版合流,走下网络,在多地刮起

    日夜书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多少年后,大甲在我家落下手机,却把我家的电视遥控器揣走,让我相信人的性格几乎同指纹一样难以改变。想起多年前我与他同居一室,同挤一床,实在不是一件太爽的事。他从无叠被子的习惯,甚至没洗脚就钻被窝,弄得床上泥沙哗啦啦地丰富。这都不说了。早上被队长的哨音惊醒,忙乱之下,同室者的农具总是被他顺手牵羊,帽子、

    人不可貌相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4 \ 作品选载

    写小说写久了,养成一个习惯,喜欢揣摩人。一桌人吃饭,会下意识地猜测都是些什么个性;一群人开会,也会揣摩台上台下的各等心事;一伙人聊天,也会从人家的对话里感觉到微妙关系,这纯属自己跟自己玩儿的单机游戏。一般来说,准确率八九不离十。有时我说出我的判断,人家会惊讶地说,你怎么知道?但真正让我觉得有意思的,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