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穿白衬衫的抹香鲸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作者: 樊健军 浏览次数:150
摘要:  豹皮樟担任教练之前,欢迎的队伍早已相当齐整,要说瑕疵,就是队员们彼此间的配合还不够默契,个别人的动作还不够完美。”白蜘蛛的父亲会捉山老鼠,逮到山老鼠就烤着吃,香喷喷的,马尾松的父亲就曾让他烤过两只山老鼠带进城去,也就那一次,之后马尾松的父亲没再带过山老鼠进城,估计马尾松的表舅不喜欢。马尾松也担心,万一表哥来访时遇见抹香鲸,恰巧他又不在欢迎的队伍中,表哥会不会觉得抹香鲸对他不尊敬,会不会以为孩子们不听马尾松的话。他们都很认真,丝毫不敢随意,仿佛抹香鲸就穿着白衬衫举着鞭子站在他们旁边,或者他们要向抹香鲸证明什么… …落在最后面的是马尾松,如果放在以往,那该是抹香鲸站立的位置。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穿白衬衫的抹香鲸
    作者: 樊健军

    豹皮樟担任教练之前,欢迎的队伍早已相当齐整,要说瑕疵,就是队员们彼此间的配合还不够默契,个别人的动作还不够完美。在马尾松的表哥到来之前,欢迎的队伍有足够的时间排练,豹皮樟毛遂自荐担任了他们的教练。他将他们集中到林场堆放木材的场地上,那儿总有地方空着。

    豹皮樟说:“从今天开始排练,谁也不能请假,更不能缺席,谁缺席谁就是咱们林场的敌人!”

    他跳上一个矮木墩,像他父亲那样吼着嗓子,挥舞着手臂,说话的方式同他父亲如出一辙。所有的孩子一声不吭,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木墩上。欢迎马尾松表哥的仪式是极为严肃而神圣的,没有谁认为他在开玩笑。

    他仿效他父亲做了一根鞭子,每次训练时都带着它,仿佛随时要把它派上用场。

    “一二一。”

    “左右左。”

    “向右边摆动。”

    “动作要大一点,倒向右边,倒向右边!栗子,你长着耳朵没有?!”

    豹皮樟气急败坏,朝叫栗子的男孩扬起了鞭子,就要劈头盖脸抽过去。栗子受到鞭子的威胁,努力向右边倾斜身子。他们都清楚,豹皮樟的性格是有遗传的,他父亲不折不扣执行马尾松父亲的旨意,从来不会歪曲,哪怕一根头发丝粗细的偏离也不会有。豹皮樟训练时的参照对象是马尾松,马尾松走步时习惯朝右边摆动身体,幅度还不小。体育老师都很宽容他,不去纠正马尾松走步时的姿势,豹皮樟更没有理由要求他改变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林场的孩子不多,就二十来个。几个女孩子想参与,马尾松不答应。剩下十几个男孩子,每个孩子都必须从鞭子下走一遍,走一遍不满意,就走第二遍,第三遍,豹皮樟满意了才会放手。

    “甜槠,你的步子小一点,别迈那么宽。”

    “白蜘蛛,你别他娘的像个蜘蛛,走正步,不是爬,不是爬,知道不?!”

    孩子一个个走过了鞭子,没走过的队伍越来越短。那走过了鞭子的,不允许离开训练场地,而是被动或主动留下来围观。那些被鞭子恐吓出来的诸种丑态,就像一种黏性极强的胶水,牢牢地粘住了他们的脚步。这种时候要赶走他们都不容易,甚至他们在暗暗期待着发生点什么。

    “棕榈,抬起头,眼睛看着我。”

    “大果,把手摆动起来。”

    “……”

    没走过的队伍更短了,就剩两个人:水蛇和抹香鲸。

    训练开始之前,豹皮樟就让水蛇给大家示范过,水蛇的一举手一投足,就像马尾松的孪生兄弟,分不出彼此。水蛇就是马尾松的影子,或者替身。果真,水蛇在众目睽睽之下毫无悬念地走过了鞭子,甚至在走步的同时朝大家得意地咧着嘴。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茅盾父亲沈永锡逝世年份的探究

    来源: 茅盾研究年鉴2016-2017 \ 第二篇 重要论文

    茅盾父亲沈永锡的生平及他对茅盾一生的影响是茅盾研究的课题之一。茅盾父亲出生的年份,茅盾在其晚年回忆录《我走过的道路》中明确表述为1872年。但逝世年份,茅盾未有明确表述。是茅盾回忆时疏忽遗漏了,还是另有原因?因此,对茅盾父亲逝世年份的表述,历来比较模糊,一般按茅盾自己的表述为“茅盾10岁那年,父亲去世,年

    狡猾的父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3 \ 作品选载

    父亲突然通身雪白地出现在我家里。老婆找了个机会,凑上来压低声跟我说:“真是令人惊艳哪!”她说的是父亲身上那套中式衫裤,一看就是在小裁缝店里定制的,当他上前一步,向我描述路上的情况时,白得晃人眼睛的仿绸大有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架势。要说,他这身打扮也无可挑剔,除了淡蓝色短裤在里面若隐若现之外。我只瞟了一眼

    又到清明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清明临近时,妻老在我耳边絮叨:“今年回去吗?”其实,回去不就是在父母坟前烧几堆纸钱吗?而这对故去的父母,又有什么意义呢?父亲是2001年患痛风瘤去世的,前前后后病了一年多。开始阶段,父亲还能坚持种菜,后来就只能呆坐或是躺在床上了。我们兄弟都在外面忙乎,隔三岔五回去看一下,陪伴他的就只有母亲了。我拍过母亲

    《寻找张展》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孙惠芬的新作《寻找张展》分为上下两部。上部寻找以主人公作家“我”的第一人称口吻出发,通过与已成年的儿子的精神对话与争辩引出他最欣赏的高中同学张展的不幸经历:个性我行我素,与父母长期失和,父亲在09年法航空难中离世。接下来的线索出乎意料,张展的父亲在出事前不久读过叙述主人翁女作家的《致无尽关系》,而且颇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