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你的麦子不能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作者: 蔡中锋 浏览次数:171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你的麦子不能割
    作者: 蔡中锋

    我那三亩麦子熟透了。那天天刚放亮,我就带领一家人拿着磨好的镰刀到了田头。可是正在我弯下腰要割麦子的时候,却接到了张乡长的电话:“我说王村长,听说你家的麦子是咱全乡长势最好的,你家的麦子先不要割啊!”我不解:“我刚到地头,正要开镰呢。您怎么不让我割呢?”张乡长说:“这个你不要管,你先不割就是。我申明,若你胆敢私自割了,我唯你是问!”

    过了三天,我那三亩麦子已经熟过头了,开始焦穗掉粒,我坐不住了,忙给张乡长打电话:“张乡长啊。别人家的麦子都已全部割完,只剩下我的这三亩了,这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这三亩麦子若现在再不割,就可能都坏在地里了。”张乡长非常严肃地说:“那也不能割。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没有我的命令,你什么时候也不能动镰刀!明白吗?”我虽然很不解,但也只能苦笑着说:“是!我坚决执行命令!您就放心好了!”

    那天夜里,下起了雨,不大不小的雨一直下了半个月,麦地根本进不去,等雨停了之后,我再到我那三亩麦地里去看,却发现麦田里所有的麦穗和麦秆都长满了黑黑的小霉点,不少麦穗上还发出了麦芽!

    我忙给张乡长打电话:“张乡长,您一直不让我动镰割麦,现在,我的麦子已经在地里发芽了,即使再割也没什么用,只能喂牲口了!多好的三亩麦啊,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张乡长一听,非常高兴:“你的麦子真的到现在还没割吗?”我说:“真的啊,你不让割,我哪敢割啊!”张乡长忙问:“麦子还都长着没倒吧?”我说:“那倒没有,这些天只下雨,没刮风。”张乡长一听,立即兴奋地说:“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大惑不解:“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张乡长说:“是这样的:李县长前几天说要到我们乡亲自割几垅麦体验一下生活,让我给他找块好麦地,于是我就想到了你。可是没想到他刚安排好这件事就生病了,直到今天才出院!不过还好,你的麦子还没割,我们现在至少还可以去你那儿补一下镜头嘛!”

    (原载《金山》2017年第1期)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稻草人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一 这顿午饭雷风景吃得心不在焉,一直不停地看表。族弟雷风光是老家的副乡长,亲自到村里来看他这位在城里做教书匠的出五服的堂兄,还请他在农家乐吃午饭,应该说是给足了他面子。可不敢小看这些村长乡长,别以为你走出了十万八千里就牛皮了,你祖宗八代还在这里。你当官了,你发财了,你想衣锦还乡没有他们打着灯笼,你最多

    奏鸣曲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每一次和你见面都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你的白发提醒我见一次,少一次死亡伸出晶莹的阶梯我艰难的吞咽你的白发试图和你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像在敲打一台老钢琴在灯光下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年轻的死神腰里别着镰刀死死摁住你灵魂的黑键听它嘶鸣、咆哮刮起风暴仿佛葬礼正在举行(选自谭五昌主编《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线装书

    我是我的妻子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5 \ 作品选载

    我是我的妻子一粒早产的麦穗我不需要粮食但请别带走它它能告诉我季节我不需要玫瑰但请别带走它它能绣我满身的刺青我不需要睡眠但请别带走它我的梦会找不到我我是我的妻子没有任何家当有时种树有时饮水(原载《诗刊》2014年4月号下半月)-李凤

    当我看清一年的衰老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作品选载

    我梦见一截朽木带来燃烧鱼苗带来河流的清晨我梦见早春碧绿的男孩跑过旷野夏日的新娘在麦浪上翻滚我梦见忧郁的镰刀被南风扇动麦穗子抱紧土地深处黑暗的宿根我梦见月亮挂在深秋的水里白霜隐去天空的辙印我梦见冬天的银雪落满铜镜的双鬓爱情鸟儿还没有醒来我梦见一个人在梦里叙述爱情他的内心像一座泪水盗空的仓库一座没有门的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