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7卷 >>文献详情

诗歌:回应“现实”与预叙“未来”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作者: 霍俊明 浏览次数:185
摘要:  在被指认为文学阅读碎片化的年代,近五年的中国诗歌继续在平稳中推进,在多元中发展,在沉静中开掘,在喧嚣中分化。繁荣、多元、和谐、共生是诗歌发展的关键词。其中,少数民族诗歌在关注各个民族独特的文化传统和地方性知识的同时也更为关注现实生活以及个体复杂的情感,整体呈现出绚烂多彩且风格各异的创作局面。同时,以底层诗人为主体的非专业写作成为近年的一大亮点。尤其是在新诗百年之际,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华诗词研究院、中华诗词网、中国诗歌网以及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西南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东吴大学等高校的诗歌研究机构以及《诗刊》 《星星诗刊》 《扬子江诗刊》 《。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诗歌:回应“现实”与预叙“未来”
    作者: 霍俊明

    在被指认为文学阅读碎片化的年代,近五年的中国诗歌继续在平稳中推进,在多元中发展,在沉静中开掘,在喧嚣中分化。繁荣、多元、和谐、共生是诗歌发展的关键词。尤其是新诗、旧体诗词、散文诗、儿童诗出现共同长足发展的局面。其中,少数民族诗歌在关注各个民族独特的文化传统和地方性知识的同时也更为关注现实生活以及个体复杂的情感,整体呈现出绚烂多彩且风格各异的创作局面。同时,以底层诗人为主体的非专业写作成为近年的一大亮点。

    “回暖”与反思

    碎片化、电子化阅读语境下,诗歌写作、阅读和批评实现了即时性、交互性、日常化和大众化。新媒体尤其是移动自媒体使得诗歌在写作人数、传播速度、接受面积以及社会效应等方面都出现了新变。而“媒体报道”的点击率法则一定程度上对“诗歌现实”构成了巨大的虚构力量,使得带有“新闻话题”、“娱乐效应”的诗人和写作群体一夜成名,比如余秀华现象、底层诗人、纪录片《我的诗篇》等。诗歌的跨界传播,如剧场化、影视化、广场化等成为令人瞩目的现象。由此,诗歌在社会和公众中的地位和形象有所改变,受关注度和社会影响力也明显扩大,但是在诗歌“活动”已达高峰期的时候,研究者应对以上的诗歌现象做出审慎的分析和判断。一方面是热闹的诗歌现场和诗歌文化的多元化,“大跃进”式的诗歌生产,频繁的诗歌活动和奖项,诗歌刊物“回暖”,各种渠道出版或自印的诗集、诗刊、诗选的繁荣局面以及难以计数的微信群和诗歌公众号;另一方面是新媒体和各种活动、奖项刺激下的写作者的虚荣心和膨胀心理,而大众对诗歌“读不懂”的困惑以及对“个人化”、“圈子化”、“小众化”的不满仍然存在。

    近年来,人们对诗歌的普遍观感是重新“回暖”了,诗歌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大众身边。而诗歌如何有效地重建与读者的密切关系,是诗歌界不断探索和热议的课题。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的文艺座谈会中提到传统诗歌和文化在教育中的重要性。孔子倡导的“不学诗,无以言”的诗教传统在今天该如何传承?北岛编选的《给孩子的诗》、王小妮编选的《给孩子的诗》、叶开主编的《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诗歌卷)、中国青年出版社《天天诗历》的热销以及全国中学校园诗歌节、广东小学生诗歌节,还有电视节目《诗歌之王》《中华好诗词》《中国诗词大会》等的热播,都引发了文学界和教育界对诗教问题的反思。适合儿童和青少年阅读的诗歌选本和相应的教材以及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推出的驻校诗人制度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诗歌教育的普及和校园诗歌文化建设。

  • 中国文学年鉴2017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8-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7》 \  创作综述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多种书写语言的交融与冲突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论文摘要

    新诗的创立并非一日之功,逐渐成为其书写语言的既有传统古诗、骚体、词曲以及古典白话诗,又有翻译体的挪用,还有对民间歌谣、歌词的借鉴。新诗的探索者也不限于胡适这样的新式知识分子,而是一直存在着试图变革汉语诗歌的不同群体、无数诗人,他们共同分享着变革的愿望与氛围。正是这种总体的“势能”让诗歌史的变革真正成

    诗歌创作与研究概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7-1998 \ 1996—1997年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

    关于诗歌现状和未来的大讨论 随着我们的社会和生活越来越技术化、商品化,诗歌一方面呈现出孤独无援的状态,另一方面又呈现出拒绝生存的态度。在过去的两年中,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怀疑和质问纷纷扑向诗歌,只有极少数人还沉湎于自我以幻想构筑的象牙塔里,还认为诗歌是文学乃至文化诸成分中最耀眼的明珠,如陈所巨说:“诗是一

    二维码时代,诗歌回暖了吗 2015年诗歌创作综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创作综述

    全媒体时代的诗歌写作空间如此开放,而每个人的写作格局和精神世界竟然如此狭仄,每个写作者都在关心自我却缺乏“关怀”,每个人都热衷于发言表态却罕见真正建设性的震撼人心的诗歌文本。2015年是名副其实的“微信诗歌年”,诗歌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入“微民写作”和“二维码时代”,“百年之后/就把二维码安放在我墓碑的

    世纪之交:中国诗歌创作态势与理论建设研讨会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1999-2000 \ 1998—1999年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

    1999年4月16日至18日,由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当代室、北京作家协会、《诗探索》编辑部、《北京文学》编辑部联合举办的“世纪之交:中国诗歌创作态势与理论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北京和全国各地的近四十位重要诗人、诗歌理论家和批评家与会,并就一系列诗学问题展开了热情的对话与研讨。这是继去年3月在北京召开的“后新诗潮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