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晴朗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作者: 姜念光 浏览次数:150
摘要:  没有风,雨点落在屋瓦和树叶上,粒粒可辨。云层早先一步就被拂拭过了,然后从薄薄的云层背后透出光来,先是朦胧柔和,像是担心过于猛烈的光伤害刚刚复明的眼睛,然后,云层渐渐分散和堆叠,成为大小不一、深浅各异的云朵。在河流的堤岸前面,开阔的斜坡上,遍地茅草已经足够高了,想必它雪白的根茎已经注满了甜味,它所铺排的细密的叶子掀着绿色波浪,风就在上面一阵阵跑远,而一丛丛野菊花招摇着黄金托盘,车前草们举着成串的花序。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晴朗
    作者: 姜念光

    夜晚,雨直在下。没有风,雨点落在屋瓦和树叶上,粒粒可辨。这种清晰和从容,像个胸有成竹的写作者在敲打键盘,又像一个训练有素的主持人正低声诵读。

    这样的雨之书,原是一部最古老又最新鲜、最恒常又最原创的经典,迥然有异于我们装腔作势的书面语,它以一种不需要比喻和暗示的语言写成。这一回,它用到了此时此刻存在的事物——夜阑的北京,城市东北四十公里的天空,五百米外的河流与湿地,灯光寥落的住宅,一个睡着的人和一个醒着的人,还有一片黑暗和宁静。当然也少不了众多的树木,白杨树啦、白蜡树啦、栎树啦、金银木啦、元宝枫啦,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和善意,就会知道,它们比人的性格要鲜明得多,在雨滴中各有各的口音。

    雨点落在白杨树上,圆形阔叶发出踢踏之声是什么意思?雨点落在栎树上,橡实与水滴一同落下是什么意思?雨点落在白蜡树和枫树上,在廊灯的映照下它们一明一暗是什么意思?雨点落在百米外的公路上,汽车呼啸而过,前灯雪亮然后消逝又是什么意思……与阅读深奥作品时的情形一样,我在不停歇的雨声或书页的翻卷中,臆测和想象着世界的各种可能,懵懂无绪,昏昏欲睡。听任雨声不绝,灌满了耳朵,但说不出任何有用的话。相对于雨之书的无限丰富和缜密语法,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的文盲,缺少教养,目不识丁。

    在雨后,我是亲眼看到天睛的。雨持续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仿佛听见一个人叫喊:瞧,太阳出来了!我将双手自琐事的缠绕中抽出,从布满灰尘的地面抬起头来,看见了正午的阳光。我早先已经适应了阴暗和淡漠,目遇从云层间涌来的光线时,便不得不眯起眼睛。起初只能觉察光影闪烁,一片炫耀,接着,我的被雨声浇灌了许久的耳朵,仿佛听到了窗帘徐徐拉开,还伴着细细的叮当声,像一串彩色琉璃轻轻摇动,又像泉水的淙淙。当明白这声音并不是来自外界,而只可能发自我的内在时,我真是惊讶,类似一个偶然接获珍宝的幸运儿,不敢相信自己竟有如此的好运气。心中满是感激,却不知该对谁表达。

    这会儿,大自然正按照它的法则,安排事物的边界和顺序。云层早先一步就被拂拭过了,然后从薄薄的云层背后透出光来,先是朦胧柔和,像是担心过于猛烈的光伤害刚刚复明的眼睛,然后,云层渐渐分散和堆叠,成为大小不一、深浅各异的云朵。蓝天初绽,就在云团推挤和移动时,从各处缝隙间,太阳开始掷下灿烂的光束。这些光直率、通透,在云天的背景上,看起来像闪光的弦索,而若有人用手指弹拨一下,这架大竖琴就会铿然而鸣。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又见苍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9 \ 作品选载

    又见苍鹰,又见苍鹰在那些悬崖林立的大地上在那些生长神话的山寨里苍鹰从云朵下面播撒下来的影子用梦幻虚构出来的色彩描绘着我梦寐以求的生动画卷苍鹰始终在自由翱翔展开的翅膀,在属于它的天空里遮住了大半个太阳遮住了大片的云朵又见苍鹰,又见苍鹰这是来自神话的祝福这是来自蓝天的祈祷我如梦初醒的期待犹如耀眼的星光凝

    能源科学技术

    来源: 世界经济年鉴1995 \ 世界科技

    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气)这是人类目前主要的能源。国际能源机构指出,到21世纪初,化石燃料仍将是世界电力生产的主要原料。在2010年以前,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化石燃料使用量每年将增长2.1%,而其他用于发电的燃料使用量,每年仅增加1.2%。就世界范围而言,化石燃料在能源消费中占去了87.6%(其中石油为38.

    古代人怎样发现了时间的秘密?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五篇 年度优秀论文

    一年有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有二十四个小时。每个小时有六十分钟,而每分钟有六十秒。这套来自西方的时间制度,我们都早已习惯了。时间就在我们身边。天上飞的飞机,地上跑的火车,大街上所有匆匆来去的人们,都走在时间的刻度上。但是,在西方的时间制度走进我们的生活之前,我们中国古代的先民们依靠的是怎样的时

    “新中关”即景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作品选载

    被急停的公交车倾泻在阶梯口,我们重新变回雾霾吸食者。天桥上脚步变换着悬空的节奏,而不变的永远对称着车流拥堵的闪光和云层滞重的高空杂技。从桥头到桥尾的距离,是这个晚春里几乎所有黄昏的长度:人缝中努力穿梭的胖男孩刚刚跳下最后的台阶,黑暗就如他的身体从重度污染的高空迅速跌落——哦,夜晚这一天中最年轻的部分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