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党员不能信教”原则不可动摇

摘要:  据人民网报道,中央巡视组在向2014年第二轮巡视的各省区市、单位反馈意见中,批评一些地方少数党员信仰宗教、参与宗教活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向,它表明,少数党员背离党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转而投向宗教的问题,已经引起中央有关方面重视,并纳入纪律工作的视野。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本来是我们党从建立之初起就一贯坚持的重要思想原则和组织原则,是没有任何疑义的。我们党政治上的正确和组织上的巩固,只能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基础之上,不可能有其他选项。
作者简介:  朱维群,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党员不能信教”原则不可动摇
    作者: 朱维群

    据人民网报道,中央巡视组在向2014年第二轮巡视的各省区市、单位反馈意见中,批评一些地方少数党员信仰宗教、参与宗教活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动向,它表明,少数党员背离党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转而投向宗教的问题,已经引起中央有关方面重视,并纳入纪律工作的视野。

    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本来是我们党从建立之初起就一贯坚持的重要思想原则和组织原则,是没有任何疑义的。但是近年这一原则屡屡遭到质疑和否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有一些“学者”在故意搅浑水。

    政治纲领和世界观高度一致是我们党的政治优势

    一个常听到的论点是,说共产党不能信仰宗教,是将政治信仰与宗教信仰混为一谈,是对信仰认识的专制与僵化。事实上,世界各国政党在政治主张与宗教信仰的关系问题上情况十分复杂,并无普遍适用之规。有的政党只对其成员的政治主张有所规定而不要求世界观一致;有的政党完全建立在相同宗教信仰的基础上,甚至明确打着宗教旗号;也有的政党只着眼一时选票,既没有长远的政治纲领,也没有完整的组织系统,当然更没有党内世界观的认同。

    而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鲜明特征,是政治纲领和世界观高度一致,党的全部理论、思想和行动都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基础之上。正是由于拥有科学的世界观,我们党才能领导人民依靠自己长期、艰苦的探索和奋斗,一步一步夺取革命事业的胜利和实现初步富裕,而不是引领人民把希望寄托于神灵和祈祷,去追求虚幻的天国和来世;才能通过亿万人民的实践不断探索和深化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客观规律的认识,而不是乞灵于神灵的启示和主观主义的臆想;也才能从世界观上为党保持统一的、严格的组织性和纪律性奠定坚固的基础,而不是把党搞成党员各信各的神灵,为眼前一时利益而聚散的松散团体。

    政治纲领和世界观高度一致是我们党的政治优势,也是我们实现全党团结的组织优势。没有这一世界观基础,党的全部思想、理论、组织大厦就要坍塌,我们就不叫“中国共产党”。笔者认为,如果有人把这也叫做“专制和僵化”,那么他离开这个党就是了,而不应一边挖党的墙角,一边又声称这是为了党好。

    他国政党的政策不能作为改变中共政策的依据

    还有一个常听到的论点是,现在越南共产党、古巴共产党和俄罗斯共产党都允许党员信教了,中国共产党应当学习他们。事实上,以上几个党所处社会的宗教问题的历史和现状都非常复杂,党的政治纲领、指导思想和社会作用与我们党相比都存在相当大差别。经历“共产主义阵营”解体之后,人们早都认识到各国政党有权选择自己的道路,制定自己的各项政策,没有哪一个党的政策天然可以成为其他党必须共同遵循的模式。

  •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5卷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12

    章节:《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5》 \  第二篇 重点文章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2 \ 第二篇 特约文稿

    近年来,随着社会上信仰宗教的人增多和对宗教认识的日益多样,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共产党员参与宗教活动、与宗教界人士建立密切私人关系的现象逐渐增多,有的党员实际上成为宗教信徒。与此同时,社会上乃至党内出现一种声音,认为应该“开禁”,允许党员信教,还罗列出党员可以信教的种种理由以及党员信教的诸多“好处”

    论“政教关系”——“全球化”的宗教与当代中国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07-2008 \ 专稿

    不可否认,当代中国对宗教的认知首先在于考释其与政治的关系。宗教作为人的社会存在之现实的反映,势必会与政治产生复杂的关联。这种政治与宗教的关系受到不同政教背景的人们的密切关注和认真对待。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宗教理论在不少方面都已涉及政教关系问题。从这一角度出发,宗教问题“无小事”,必须“讲政治”。但在当

    保护公民信仰自由,促进宗教服务社会

    来源: 中国宗教研究年鉴2013 \ 第三篇 年度论文

    当代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问题本不应该成为一个持有异议、产生争论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宪法明确表示公民有这种自由,并且得到国家的保护。然而,最近有一些言论和文章却直接或间接挑战这一宪法原则和公民权利,对公民信仰宗教的现象横加指责、上纲上线。对之指责者并不去专门调查研究这些信教公民的社会表现和政治立场究竟怎

    “让什么主宰中国命运:是鬼神信仰还是科学理性”问题引发讨论

    来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2014 \ 第四篇 热点聚焦

    近年来,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日益发展和思想文化领域的多元化,各类社会现实问题不断凸显。面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有些人借机大力宣扬宗教有神论的价值,主张发挥宗教信仰在国家建设、文化教育乃至经济发展中的作用。2012年初,复旦大学教授徐以骅等发表《信仰中国》一文,主张运用“国家力”,建构“信仰中国”,以改变西

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学科建设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