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殿堂之重器      学术历史之奠基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请输入关键词
请选择来源年鉴
  • 年鉴年份:
  • 主编:       
  • 年鉴名称:
当前位置:首页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文献详情

关于天地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作者: 陆春祥 浏览次数:161
摘要:  我们都要将杂草除之而后快。稗草是典型的杂草,人们虽尽力除稗,但它仍能让自己的种子混进稻种里,在来年一起被播种。人们只是不断陈述杂草的危害程度,却不太了解它的前世今生,更不知道无数杂草有着怎样的命运。其实,细细体味,杂草的生长,很有些哲学含义。英国博物学家理查德·梅比,他的《杂草的故事》 ,从园艺、文学、历史的角度,探究了许多杂草的来龙去脉,让我们重新审视那些不起眼的杂草。顺着梅比的思路,我们来厘清几个关于杂草的概念。杂草的故事,还有许多隐响,人类不一定非要将自然世界,拆分成野生与驯养两大部分,杂草至少在提醒我们,生活不可能整天整洁光鲜,一尘不染,人类应该像杂草一样,学会在自然的边界上生存。
  • 在线阅读
  • 原书中阅读
  • 关于天地
    作者: 陆春祥

    壹 杂草的故事

    我们都要将杂草除之而后快。

    在水稻生长季节,有稗草混杂其间,起初,人们还识不清它的面目,拔节时,稗的尾巴就露出来了,它显然比稻粗壮,且颜色越来越青,稻已经开始谋划孕育生命,稗却只顾抢夺稻田的养分。迅速拔掉,坚决不能让它伤害稻类。稗,虽然也是禾类,但它已是身份卑微的象征,和卑有关的词,都不怎么有地位,婢女,即便陪主子睡了,也很难成为夫人。

    稗草是典型的杂草,人们虽尽力除稗,但它仍能让自己的种子混进稻种里,在来年一起被播种。还有野燕麦,也一样能混进麦粒中而不被发现。人们只是不断陈述杂草的危害程度,却不太了解它的前世今生,更不知道无数杂草有着怎样的命运。其实,细细体味,杂草的生长,很有些哲学含义。

    英国博物学家理查德·梅比,他的《杂草的故事》,从园艺、文学、历史的角度,探究了许多杂草的来龙去脉,让我们重新审视那些不起眼的杂草。

    顺着梅比的思路,我们来厘清几个关于杂草的概念。

    1

    杂草是出现在错误地点的植物。

    这个观点,如同我们比喻垃圾,垃圾是放置错误的宝贝,因为垃圾是宝贝,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寻宝贝,而一般人都将它当作垃圾丢弃了。

    杂草也是这样,这个地方是宝贝,换个地方就成了杂草,反之亦然。

    例子比比皆是:独脚金,原产地肯尼亚,它的花朵被用来铺洒在迎接贵宾的道路上,而在美国东部,却使上万亩农田颗粒无收;罗马人把宽叶羊角芹引入英国,因为它有缓解痛风的药效,还可以当食物,但两千年过去,这种植物再无药用价值,变成了英国花圃中,最顽固、最难除的令人厌恶的杂草。

    2

    杂草只是没有被人类驯养。

    我们很自然地将叫不出名字的植物统称为杂草。

    但对于那些已经知名的草,却有一种莫名的崇拜。端午刚过,许多人家门上还插着干枯了的艾叶。古罗马哲学家阿普列尤斯,他的《植物记》中,这样讲“艾草”:若将此草之根悬于门上,则任何人都无法损坏此房屋。关于“蓖麻”,他这样写:将此植物种子置于家中或任何地方,可保此地不受冰雹袭击,若将此种子悬于船上,则可平息任何暴风雨。

    我居住在大运河杭州终点的拱宸桥边,运河两岸,长着无数的花草,有人工种植的,也有自然生长的,简单数数,不会少于一百种,可我只认识很少的一些,我的内心,常常将那些叫不出名的,称为杂草杂花,其实,在农艺花木专家眼里,它大部分应该是有名字的,只是一般人不知道。

  • 中国文学年鉴2018卷

    出版社:中国文学年鉴社

    出版日期:2019-01

    章节:《中国文学年鉴2018》 \  作品选载

    在原书中阅读
  • 相似文献
  • 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是顾希佳继推出六卷本《中国古代民间故事长编》后贡献给故事学界的一部力作。该书兼有工具书和论著特点,上编是“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表”和“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索引”,下编是作者撰写的关于中国古代民间故事类型研究的系列论文。从事中国民间故事研究的学人一方面为古籍中民间故事文本的丰富

    2014年故事研究综述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5 \ 第三篇 研究综述

    对中国故事学人而言,从事民间故事研究具有很多优势:一是随着“三套集成”工作的完成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深入,大量在民众口头流传的民间故事文本被记录下来;二是在一些农村地区,传统的讲故事活动依然存在,为故事讲述活动研究提供了良好的条件;三是中国典籍丰富,笔记小说、佛教、道教等典籍中保存了大量的民间

    民间故事讲述的话语互动及其田野研究

    来源: 中国文学年鉴2016 \ 论文摘要

    日常生活中的民间故事讲述活动(以下简称讲故事),是讲述人在特定场合用口头语言与听众互动中的讲述行为,其互动话语兼具口头艺术和人际交流的特征。有关讲故事的语言交流的深入研究,是我国故事学亟待拓展的视域之一。讲故事不仅关涉到语言,包括方言、语音、声调、节奏、重复、省略等口语媒介层面,还关涉话语互动的语境

    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

    来源: 中国民俗学年鉴2016 \ 第四篇 论著评介

    摆在我面前的这部《一个蕴含史诗魅力的中国民间故事》厚厚的书稿,是老友刘守华先生对一个题为“求好运”的中国民间故事(类型)30年的追寻史。书稿中收入了他本人和好几位世界知名学者同行就这个故事(类型)所撰写的研究阐释文章以及在中国各地区各民族口头流传的故事记录文本。作为对这一民间故事(类型)的采辑与研究,

中国文学年鉴

请输入收藏夹名称
您确定要删除吗?